小歪朵嘉浓化妆品
小歪朵嘉浓化妆品 > 魔法校园 > 纤水乔木

纤水乔木

更新时间:2019-05-21

“张秋水!你来回答这个问题!”

正在转笔的秋水被数学李一点名,猛然一惊,求救的目光投向同桌小白,呆呆地站起来,手拉扯着校服衣袖。全班都注视着秋水。

小白在草稿纸上写了大大的“8.9”,把本子推给秋水,秋水一瞥,没底气地回答:“8.9。”“嗯,很好,跟大家解释一下你的思路。”

秋水咕噜了一下口水,“额,那个,你知道的!”

全班一阵哄笑。

数学李似笑非笑的说:“我知道有什么用,张秋水上课别转笔啦,你要参加高考,不是要参加转笔比赛。坐下!”

秋水闷闷地坐下,虽然是自己不对,可是还是在心里默默咒骂数学李。想起夹在数学书里的不及格的数学考卷就一阵沮丧。小白数学比自己好多了,却总觉得自己还不够好,她爸说学不好数学的人智商比较低。

小白说这话时秋水装作不在乎的说“放屁!我只是数学不好,我很聪明的!”却暗自怀疑了一下,“我智商难道真的不高?”马上又自我安慰说“不会的不会的,数学成绩能代表什么!”但现在却在心里大哭大叫:“我!好!笨!”一节数学课就在秋水走神之中度过了……

中午回到寝室,看到六六趴在床上看小说,秋水大叫一声跳到六六身上,六六内伤地说了声:“靠…”

秋水还是边着压六六边磨蹭说:“六六,陪我去晒被子顺便去图书馆嘛!”

六六又受重创说:“要被压扁…”

秋水继续磨蹭:“走啦走啦!”

六六受不了地大叫:“好好好!!!”站起来后舒活了一下腰背筋骨…陪着抱着大坨被子的秋水龟速下楼。

今天太阳很好,秋水喜欢大晴天,晒暖暖的太阳,睡晒过的被子。走在阳光底下,心里的阴郁一点点地消散。进入高中,秋水一直碰到烦心事,和同学在一起玩的时候照样大笑,但一个人的时候总是有点失落。重点中学,竞争大压力大。同学们又优秀又努力,秋水只是个还不错的懒学生。再加上规定住校,离开了爸妈,恋家的秋水很不适应。“一切都会好的!”秋水在心底郑重地喊了声“加油!”继续和六六说笑地往前走。

在图书馆,秋水坐在椅子上看小说,六六还在选择书。秋水靠在桌上身体前倾,翘起椅子一摇一摆,看书看得出神。中午的图书馆非常安静,同学们不是在看书就是在自习。秋水非常享受这种安静的感觉,“真好呀……”

不自觉地放松了神经。突然感觉椅子失去支撑力,往后一移,还没反应过来的秋水一屁股重重地摔在地上,退后的椅子往前一倒,发出很大动静。

屁股一阵疼痛,有一种眼前一黑的感觉。不少投入的同学吓得一怔,转头看向秋水。秋水觉得非常丢脸,但是屁股太痛,挣扎着也很难爬起来。

“同学你,你还好吗?”

秋水皱眉一转,顿时愣住,低下头说:“没事没事……”

六六从远处跑来,急忙扶起秋水。秋水拉着六六快步离开图书馆。

“今天太背了……”秋水心想,想着想着都有点想哭,不只是因为屁股痛还是因为……被他看到……

下午体育课打排球,秋水和来例假的小白坐在场边。

“什么!你说你今天在图书馆摔倒,还被乔煜看到?”

“对啊,他正好经过,一脸错愕的说‘同学,你没事吧?’我想他其实是想说‘同学你摔得好大声!吓死我了!’”

“那你至少跟他对到话了,还不错啊,你不是一直那什么他吗?”

“这种情况对到话是好事吗?!而且我哪有那什么他,我只是觉得他看着比较爽啊。”

对,我只是看他比较爽。秋水肯定地想。

乔煜,秋水隔壁的隔壁班的班草。180左右,小平头,皮肤偏黑,高鼻子,篮球打得好,人缘很好,学习却不怎么好,成天吊儿郎当的。平时打球时,很多女生围着篮球场看,伴随着高音调的尖叫。

秋水以前总是给她们白眼,“有什么呀,花痴!”连带讨厌乔煜。“以为自己很帅吗?篮球队了不起?!”但是有一天,秋水变成了以前她看不起的人。那天,秋水肚子难受没去吃饭,搬了张椅子坐在走廊晒太阳听歌看书。教学楼人很少,很安静,阳光暖暖得洒在秋水身上,指尖上,书上,思维中仿佛也流淌着阳光,懒懒的。无意间一转头,远远的走廊那端,有个人竟然再跟自己做同样的事,晒着太阳,戴着耳机,看着书。好神奇!秋水推推眼镜,想看清那个人是谁。挺挺的鼻梁在阳光照射下在脸上打下淡淡的阴影,偏黑的皮肤在阳光下泛着微光,校服拉链松松的露出里面的白色卫衣。这人是…?正巧有他的同学走到他身边跟他说着什么,他往秋水的方向转头,拿下耳机,抬头看着同学,跟他一边聊天一边嘴角上扬。紧接着站了起来,视线一转,好像发现秋水在看他,目光停在秋水身上两三秒,笑了笑。乔煜!是乔煜!秋水赶快撇过头看书。但是就是这两三秒,让秋水的心扑通扑通地安静不下来。书一直停留在那一页,脑海中乔煜看书的侧身,阳光下的微笑不停打转,却怎么也转不出秋水的脑子。

对乔煜改变了看法。

好感的产生就在那两三秒。

爱情果真是需要时机。

从那以后秋水会在人群中寻找乔煜的身影。下课了会站在走廊往乔煜他们班看,希望乔煜正好也出来。

路过篮球场,会拉住身边好朋友,说:“看一看好不好?”

闺蜜们对秋水的变化感到奇怪,起哄说她喜欢上了乔煜。

“以前笑那些花痴,现在要不要笑笑你自己啊?”小白打趣到。

“对啊,人真的是会变成自己讨厌的人呢!秋水你说是不是!”六六笑着故意问秋水。“哪有!我和她们才不一样!我只是觉得乔煜看着舒服~养眼~我又不是喜欢他。我觉得多看看帅哥心情愉悦~”

真的,秋水觉得自己仅仅局限于“看着舒服”这个阶段。尽管闺蜜们取笑秋水,但是还是会帮着秋水找乔煜的影子。看见乔煜,秋水不自觉的一天都面带微笑。

想着乔煜,秋水盯着远处发呆。突然天阴沉下来,雨“啪啪啪啪”地打在地上。

“啊!下雨了!”同学们抱着头赶快往教室跑。

秋水和小白也赶忙站起来。秋水心里突然咯噔一下。

“我的被子还在晒呢!”大叫一声,往宿舍飞奔而去。

当然已经来不及了,秋水浑身湿透,看着被子早已被雨水浸湿,有一种手足无措的感觉。为什么最近这么倒霉!就没什么好事发生过。到头来还是自己太没用,数学课上走神被老师抓到,图书馆坐得太得瑟害自己摔倒丢脸,晒被子前没有看看天气预报……根本不是什么运气坏,就是因为自己过得糊里糊涂。心里堵得慌,抱着湿湿沉沉的被子上楼,走在空无一人的楼道里,莫名的无助感扑面而来,泪水也不由自主地滴下来。走近寝室关上门,秋水抱着被子趴在床上哭,觉得自己特别狼狈。

突然有人打开寝室门进来,六六看到秋水趴在湿被子上哭,过去拍拍秋水的肩膀说:“别哭了,快去洗个澡。被子湿了晚上肯定不能睡了,我帮你打电话给你妈妈,你先去洗澡,不然要感冒的。”

秋水啜泣着抬起头,看到关切的六六,感动、失落复杂的心情让秋水奔溃大哭,问:“六六,我是不是好没用的?”“哎呀,快去洗澡,感冒了才没用呢!”秋水慢吞吞地整理东西去洗澡,听到六六帮自己打电话给妈妈,“阿姨,秋水今天被子晒在外面被雨淋湿了,晚上应该要回家睡觉,嗯,对,您等等来接她?好的好的,我帮她跟老师说。嗯,没事没事。阿姨再见。”自己总是被别人照顾,作业要请教小白,饭卡没带要向六六借,丢三落四的,干什么也不行,总要别人帮自己收拾烂摊子。

“哎……”长叹一口大气。

坐在妈妈车上,一顿挨批,“你都多大了,晒被子前要看看天气预报啊,现在这样的天气本来就容易变天。被雨淋了应该先去洗澡啊,还坐在床上哭,感冒了我可不管你。现在还在读高中,我还可以来接你。以后去外地读大学了怎么办!你怎么这么让人不放心!好好照顾自己都不会……”秋水心里也难受,不过可以回家待一会也是一件好事,昏昏沉沉地就睡着了。

回到家还是好困,眼皮垂下来难以支撑,一头倒在床上,蒙上被子。

捣鼓了一会的妈妈进来看到秋水倒在床上,伸手一摸秋水额头,“水水,你额头好烫!你人舒服吗?妈妈去拿体温计给你量一下!”

“哎呀,发烧了,你这孩子……妈妈出门给你买药…”

迷迷糊糊地听着这一切,脑袋好重,身上热乎乎的,楼下小区花园里刚刚放学的幼儿园小朋友又在跑来跑去哇哇大叫,窗外麻雀叽叽喳喳地叫个不停。很累,脑子里却一直是低分考卷,乔煜错愕的神情,自己丢脸的种种画面缠腰打转。秋水摇晃脑袋,想要把这些时赶出自己的思绪,却怎么也做不到。好想躲到世界的角落,没人的地方,好好安静安静。鬼使神差的,秋水起身,推开自己衣柜的,缩着身子坐了进去。靠在衣柜壁上,各种噪音被抽出耳朵,各种烦心事脱离自己的心而去,人也不难受了。

我好像真的在世界的角落里。秋水想。沉沉睡去。

迷迷糊糊地听到一阵歌声,很美很轻柔,但是好像透进人的心里,抚平情绪上每一寸褶皱。

这是我的梦吗?”

歌声越来越清晰,秋水撑开眼皮,眼前是一片巨大的湖泊,从没见到过得清澈透亮但又似乎深不可测。湖边一片草地花海,小小碎碎的花嫩绿柔软的草,有着难以抗拒的生命力,泛着一层似有似无的微光。草地一直延伸到四周的森林,高大的树木包围了湖泊,苍翠挺拔,但又没有遮天蔽日的阴森感。秋水转头发现自己背靠着一棵巨大的树,以前见过的百年老树要五六个人手拉手才能围得起来,这树比自己见过的百年老树还要粗多了。这棵大树还有一个树洞,幽黑得像要通向另一个世界。站在树下使劲抬头都很难看清树顶。秋水摸摸自己的脖子,

“高大的都有点可怕了。”暗暗感叹到。

原地张望了一下,发现远处湖边走来一个女孩子,即腰的淡粉茂密长发松松地绑成马尾,

“粉红色?杀马特?非主流?”

秋水疑惑地推推眼镜瞪大眼眼睛。皮肤很白,近乎透明,真的是肤如凝脂吹弹可破。女孩面带微笑,走到秋水跟前,淡粉的眼睛笑得弯弯的看着秋水。

“眼睛粉红色?!美瞳?!”

穿着露单肩的连身裙。不过杀马特也好,非主流也好,这个女孩真是个美女,大大的眼睛,秀气的鼻子,面带笑意,看着很温柔,很清新的气质。女孩亲热地拉起秋水的手,

说:“小水,你终于来了!”

“你…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女孩只是笑笑得看着秋水,拉着她就往森林里走。

“我在做梦?我肯定在做梦。继续下去吧,这个梦蛮有意思的。”秋水想,而光着脚走在草地上的感觉却如此真实,四周时不时出现秋水没有见过的动物,阳光正好,所有东西都散发一种让人安心的微光,走在这完全没有感到不安与陌生。

“小水啊,我叫纤歌,我现在带你去找木末,快到了,你看,就是前面那座小木屋!”

秋水往前一看,眼前的景象也太童话了吧?!森林深处的尖顶小木屋,外壁被些许藤蔓缠绕。虽然秋水不是什么小女孩了,但是也不免发出一声“哇”的惊叹,神秘的美,让人心都要融化。这时,从小木屋里推门出来一位男生,墨绿的头发,墨绿深邃的眼睛,尖尖的下巴,像纤歌一样的无暇的皮肤,浑身上下围绕着一股把人吸过去的气场,让人的目光无法从他身上移开。

“太……帅……了……吧……”

秋水呆呆地看着他的脸都发现自己直勾勾盯着人家很久了。男生微微一抬嘴角,与秋水四目相交。

“小水,你来了。”

秋水瞪圆了眼睛,他的眼神直击秋水眼底,心底。内心深处似乎和他的心产生了共鸣,站得这么远,却能感受他的呼吸他的心跳。一个陌生人,却让秋水觉得已经和他在一起生活了很多年,对他有着强烈的熟悉感,奇怪的感觉。

纤歌抬起手在秋水眼前晃了晃,

“小水?”秋水回过神来。

“来,进屋吧。小水。”

男生依然温柔地笑着看着秋水。纤歌拉着秋水进了屋。屋内空间比屋外看着的大多了,完全的木制结构。木柜上摆着一些相框,小玻璃瓶。天花板很高。

“小水,我叫木末。第一次来杙瀞,有点吓到吧?让我慢慢跟你介绍一下这个世界。”

“这个世界?这难道不是我的梦?”

木末温柔地笑着,“并不是梦。不过我能理解你的心情,这里的确和你原来的世界很不一样。这里叫杙瀞,是你真正的故乡。”

“我的故乡?”

“对。你的母亲和父亲是杙瀞伟大的掌管者,他们掌管水。117年前,这里发生了一场惨重的战役。外族索拉火族入侵,妄图占领杙瀞。掌管着们奋力守卫,参加战斗的包括你的父母,我的父母,纤歌的父母。他们的魔法都是和平的魔法,战斗起来很难抵抗邪恶,大火即将摧残一切。你母亲那时候怀着你,她不得不为杙瀞而战。为了保住孩子们。那一代的掌管者合力把还未出生的你送到了另一个世界,让你成为一对地球夫妻的女儿。把还小的孩子藏在有保护封印的山洞里。因为那场战役,上一辈的掌管者几乎全都牺牲,但是他们保护了杙瀞。”

“我的父母是杙瀞的掌管者?这怎么可能?别人都说我长得和我妈妈很像,我虽然是早产儿,但是也经历了必要的孕育过程的。我不可能不是我爸妈的孩子啊?”

看着秋水很严肃地皱着眉头,木末淡淡地微笑,

“小水,你别急。掌管者们在你身上保留了你在杙瀞父母的血液,你身上也流着你地球父母的血液。你在地球生活时,杙瀞人基因的部分不会被激发的。你也是你地球爸爸妈妈的孩子。两者并不冲突。”

“真的吗?”秋水思考着,木末说的似乎合理,“等等…你刚刚说117年前,那…”

“没错,我已经121岁了。”

“我比木末还小,但我现在也已经118岁了呢。”纤歌歪着脑袋说。

秋水难以置信,木末和纤歌看起来跟自己差不多大,怎么可能已经121岁了?难道他们是吸血鬼这类不会变老的生物?

“杙瀞的时间流速和地球不一样,比地球快了许多倍。但我们的衰老速度跟地球上也不一样。”木末耐心地解释着,“掌管者们送走你的时候,留下了复杂的密码。我和纤歌为了带你回来,花了好久的时间破解密码。终于找到了地球,找到了你。我是树木的掌管者。半年前你搬家,去选衣柜的时候一眼就被那个木衣柜吸引。那是因为我在木衣柜上施了魔术,让它与苍木连接,让它吸引你。”

当时爸妈带秋水去选衣柜,她几乎是一进店门就一眼看中那个木制衣柜,很喜欢推门上印的画。现在想想,那幅画好像刚刚的湖泊,刚刚的草地和森林。

“纤歌掌管声音,今天她让你周围的声音让你感到烦躁,想要逃避,让你躲进衣柜,又用歌声把你从地球引导过来。刚刚你就是通过衣柜和苍木连接的树洞来到杙瀞。”

秋水呆呆地听着木末解释,觉得这一切太科幻了。这时,纤歌转身从木柜抽屉里拿出一个精美的木盒子。

“我们做了这个。”

纤歌朝着秋水打开盒子。里面是一条项链,木末示意秋水拿起来看看。项链的吊坠是一片小小的粉红的树叶,呈现着自然地弧度。树叶又薄又透,像是一触碰就会破碎。树叶上还挂着一颗小露珠,晶莹剔透。秋水伸手去摸,这居然不是一颗真的露珠!简直逼真得看不出是装饰。秋水拿着项链看个不停,爱不释手。真是太特别,太漂亮了。木末看着秋水咧着嘴角拿着项链,笑得好开心。发现自从小水来到这个世界,出现在他面前,他的心情就一直很轻松,脸上不由自主地挂着微笑。这种愉悦,发源于内心深处。

定了定神,木末拿过秋水手上的项链,

“来,小水。”

拉着秋水来到一面全身镜前,镜子镶着有着复杂花纹的木边,复古又神秘。木末站在秋水身后,和秋水一起映在镜子里。他为秋水戴上项链,双手搭在秋水肩上。

“以后你可以通过这条项链来往杙瀞和地球,不局限与时间地点。不会耽误你在地球的生活,要来杙瀞也很方便。”木末看着镜子里的秋水,“轻轻摩擦那颗露珠,一边说‘镜湖之水’,一边想着你来的时候的地点就可以随意来回。这种穿越很耗费体力,所以小水你要量力而行。而且我们的功力有限,你不能在这待太久,最多十天。不然可能永远回不去地球。”

秋水低头托着项链,原来它不仅仅是个装饰,还是两个世界的媒介。

木末又说:“你应该发现了,杙瀞人的外表也和地球人有所不同。小水,你来到了杙瀞,身体里的基因会逐渐被杙瀞激发,外表与身体也会发生变化。”

木末伸手轻轻摘掉秋水的眼镜,秋水抬头看镜子里的自己。惊了,自己的近视度数很深,但是现在拿了眼镜竟然看得很清楚。瞳仁也隐约透着一丝深蓝,头发在阳光的照射下也浅浅得显出蓝意。秋水目瞪口呆。

“小水,你比我们想象的还有潜能,你变化的很快。随着时间的推移,你身体里的血液会变成蓝色,眼睛和头发的颜色会越发明显。项链让你的眼睛和头发的颜色在地球是看上去不那么明显,你要好好保护自己,尽量不要让别人看到你的流血,因为我们不能保证项链的功力有多大。很少人会相信有另一个世界存在,不要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秋水点点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和微笑的木末,恍恍惚惚,依然觉得这是个梦。

木末摸摸秋水的头,说:“小水,把头发养长吧。你的头发的颜色会很美。”

秋水看着镜子里木末的眼睛,“很美…他说很美…”,小小的开心。

“以后会慢慢教你掌管者的魔法。现在试试这条项链吧。”

秋水点点头,轻轻摩擦露珠说“镜水之水”一边想着自己的床,闭上眼睛,感觉四周起风了。迷迷糊糊的感觉又阵阵袭来。

“好好休息一会吧…”木末的声音越来越远……

推荐阅读:
魔临三界
仗剑天下之出尘若雪
界域至尊
秦时明月之无敌
爱之前世今生
巧入三国
一浅一念宜相依
新天使之恋

本文链接:http://www.sxzhlp.com/htmls/33025/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下一篇: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帮助中心 | 申请链接 | 网站地图 手机版

Copyright © 2006-2019 小歪朵嘉浓化妆品 All Rights Reserved. Processed in 2019-05-23 08:42:50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