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歪朵嘉浓化妆品
小歪朵嘉浓化妆品 > 校园风云 > 穷小子1

穷小子1

更新时间:2019-05-16

灰黄的路灯光洒在潮湿的水泥路面上,街道在夜近深时显得格外安静,此时的灯光仿佛在与黑暗进行着一场持久的拉锯战。远远看去,一盏较暗的路灯下有一团黑影蜷缩着,走近了似乎还能一阵断断续续的抽泣声。他双手环抱着自己,把头深深的埋在双臂之间,似乎不愿被别人看到。明天就是他高中入学的第一天报名了,由于中考分数低了二中2分,他只能选择就读于离家比较近的一所三中了。汪清是一个乐观开朗的人,高大的个头使得他在工地里帮工的时候,叔叔伯伯们都很少把他当成一个只有十几岁的孩子,因为他做事的范颇具他爸爸的认真卖力范儿,并且他的个头已经直追成年人了。缓缓地,汪清站起了身子,眼角还挂着淡淡的泪痕,但是不难发现他的眸子似乎变得更加光亮了。渐渐的,他的身影被路灯越拉越长,消失在了黑暗中。清晨,一抹亮丽的阳光照进了屋子,此时的汪清早已经起了床。门前那棵樟树的叶子在阳光下显得格外绿,依稀可以瞧见昨晚被雨后潮湿的水汽笼罩过后的清新。爸爸妈妈在天还没亮的时候就已经出工去了,弟弟妹妹在他出门时还在床上打着呼噜,他舍不得吵醒。汪清经过一番简单的整理,捎上录取通知书便自己一个人踩着一辆破旧的自行车出门了,他的嘴上惯例地挂起了他那一抹让人忍不住想要亲近的笑容。骑着自行车十来分钟,汪清就来到了高中的大门口,和别的高中不一样,大门并不是那么辉煌大气,相反的,却透漏着一点沧桑。这所高中据说很早以前是省立一中,可是由于某些复杂的社会的原因,已经落为3线高中,但是这所学校似乎一点都不服老,她依旧保持着环境清幽,与自然契合的优美姿态。但是汪清此时有些无语,自以为来的很早的他却发现此时的校门口已停满了各种各样的车子,不是很宽阔的大门在人流中显得有点狭窄。汪清无奈的找到一个较远的地方停好车子后就顺着人流走进了校园。对于这所学校,汪清并不陌生,因为他曾和朋友来过数次,而更多的时候,是来这里给“大哥”交保护费,对于这个有一些熟悉却又厌恶的环境,不免勾起了他的一些不愉快的回忆。顺着人流,汪清很顺利的找到了收费处,他很从容地把录取通知书递给相关人员后,便以学杂费全免的待遇很快地办完了入学的相关事宜,无所事事的他开始在校园内闲逛起来,可是现在的汪清并没有显得很高兴,平静的脸上看不出什么情绪,但是了解他的人会觉得有些反常。现在的他似乎陷入了某些时候的回忆之中。“钱带来了吗?”一个头发不长却染的深红的青年略带殷切的问道。“带来了,洪哥!”汪清随意的把钱递给一个年纪二十来岁的青年。“怎么就这么点儿?”洪哥有些着急了。

“怎么了?这不是跟从前一样吗?”汪清有些疑惑的问道。

“可是最近有点急事儿,这点钱怎么够啊?”洪哥语气有些不好了。“那怎么办?现在总不能去抢吧。”

“去你妈的,老子跟你这么大的时候都开始拿刀砍人了!这小子怎么这么没用?”虽然不高兴,洪哥还是骂骂咧咧地带着俩小弟走了,汪清也很不爽的苦着脸讪讪地往另一个方向走了。伴着街灯,汪清一个人在街上逛了许久后,被骂的坏心情平复下来后就不疾不徐的走在了回家的路上。当路过一条伸手不见五指的巷口时,汪清隐隐约约能听到一阵呜呜的声音,随即传来一声极为短暂的呼救声,汪清有些矛盾,犹豫一会后,在地上捡起一块石头,对着不远处人家的住处的窗户扔去,咔嚓一声,对于安静的街道无异于晴空霹雳,巷子里的动静似乎没有了,但是对面不远处却传来一阵大声的喊骂声,汪清很机灵的找了个地方藏了起来,而巷子里传出了一阵急切的脚步声,或许是他们运气不好,在他们刚好跑出巷子口的时候,被大骂砸窗人的妇女看到了,妇女提脚便追,那俩汉子以为事发,发疯似地狂跑而去。汪清淡然一笑地拿出随身的小手电筒往巷子深处走去,下一刻,汪清有点吓着了,只见一光着上身的女子倒在地上,不知道是没有力气起来,还是晕过去了,汪清隔着约莫两米远距离喊叫着,十几分钟过去了,不知是该女子恢复了力气还是醒过来了,嘴巴发出了喊救声,汪清缓缓走过去,却不敢靠近。该女子却似乎被雷电击中似地立马做起来蜷缩在墙角里,嘴巴不停地传出极为低沉的求饶声,汪清拿灯照了一下那女子,然后柔声解释,解释半小时后,巷口对面似乎又传来了妇女的骂声,汪清只好向外走去,喊住了妇女,并告知刚路过此处时,巷子里有哭声,妇女带着疑惑的神情打着手电过来了,妇女也被眼前的一幕惊住了,立马将汪清轰出了小巷子,汪清只好苦笑着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地回家了。这事还是发生在他14岁时的事,而对于他来说却记忆尤深,因为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也有英雄救美的时候,可惜的是自己连人家的面都没见过,不过除此之外,汪清总觉得似乎还收获了一点点其他的东西。在他中考前不久听到了一则消息,他听说洪哥为了给小弟出头打架群殴,被警察抓捕入狱,他差一点就会背上人命而被枪毙,还好那人被抢救过来,洪哥才被收监3年。自此之后,汪清开始反省自己,他的心也在慢慢成熟,似乎有着一种远比同龄人稳重的气息在身上缓缓凝聚。现在的他,脸上的笑容也不知不觉变的多了。当汪清走在校园的某处角落时,他不自觉会想到曾经的自己,因为他就是经常和洪哥在这里碰头,上交他收的其他人的“保护费”。一番回忆过后,汪清的眸光又回复了光亮,他静静地走着,欣赏着这校园的独特风景。

校园占地面积没有市区的一中二中那么大,但是胜在环境很是幽美。学校有三栋教学楼,呈“工”字形布局,以那一竖为轴,坐西向东。每栋教学楼都有四层,两个拐角处便是楼梯,而西栋却在南面还有一楼梯道,这使得学生可以抄捷径去到背面的竹林,竹林中参杂着几棵三人怀抱的高大杉树,使得整个竹林在夏天格外阴凉。汪清现在正漫无目的地走到了竹林之中,竹林的幽静与教学楼前的喧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在初中时,汪清就听说过这所高中后山有名的竹林乃是情侣们的幽会胜地,当看到竹子上铭刻的一句句誓言时,才不由得感叹“前人果不欺我也”,不知道是该为竹子的痛苦而感到同情,还是该为前辈们的纯情而感到钦羡。不知不觉,汪清随着阶梯走到了竹林深处,此时已经听不到人声了,只有清风吹竹叶的阵阵哗响,似在演奏一部宏大的交响乐。在竹林的尽头,一所低矮的房屋若隐若现,这场景跟令狐冲来到绿竹巷见圣姑颇有几分相似,只不过汪清却没有见到圣姑,而是一座空无人影的琴房。穿过竹林,汪清顿感豁然开朗,空旷的操场没有一个人影,这使得汪清忍不住想大喊一声。寻一片视角较好的草坪躺下,汪清静静地看着有些晃眼的天空,天上云卷云舒,白衣苍狗,或许成长的路就是如此。

“啊,你真讨厌!又解人家鞋带。”

“谁让你又把脚伸这么长啊,又把我屁股踢着了咋办?”汪清有些挑逗地道。

“人家那次是不小心啦,瞧你个大老爷们还记得!”女孩有些不好意思却又故作硬气地辩解。

“哈哈哈,那你让我不小心一次试试,我好想呢!”汪清有些无赖的话语把女孩逗得脸蛋通红,女孩低着有些矜持地再不作声了,而汪清也很恰到好处的闭嘴不言了,彼此陷入了沉默之中。女孩儿叫周玲,又黑又长的头发加上瓜子似的脸颊让她在佯怒时显得格外动人。或许是座位太矮了,坐的时间长了,她总会伸腿舒展一下,伸腿次数多了总会有不小心的时候,就有一次她不小心就踢着了汪清的屁股,这令得汪清脸蛋红了好半天,不过伺候两人的关系却变了好多,而且还经常在一起说说笑笑的,汪清的心里多了一种莫名的情绪,他很清楚这感觉来源于异性,要说这是爱情,却显得很牵强,连汪清自己都不愿意相信,但是他却很享受这种来源于异*流的快乐。

不知躺了多久,汪清在迷迷糊糊中听到了阵阵笑声,他努力的睁开了双眼,回想刚才似梦非梦的回忆,汪清仍然有些恍惚,中考已过,或许从此跟她各别东西了吧。汪清坐起身子,有些潮湿的地面已经被太阳晒干了,虽然感觉后背有些凉意,但这并不影响汪清的心情,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他不疾不徐的往来时的路走去。竹林里依然有阵阵悦耳的笑声传出,这是女子的笑声,当走近时汪清才清楚地看到竹林里有两男两女似乎正在聊着很搞笑的话题,其中一男子很瘦弱,不是很大的衬衫在他的身上显得很松垮,此时的他正站在一棵竹子旁用力的用小刀刻写着什么,而另外一男子则蹲在一旁用手指画着,汪清没有过多看他们便穿过竹林而去了。

已临近中午,教学楼南面的操场和教研楼右侧的篮球场此时已停满了车子,收费处的人似乎并没有减少很多,汪清穿过车丛,直寻自行车而去。当他推着车子挤出人流时,他深深地看了一眼学校大门,一种异样的感觉从心底涌出,这所学校似乎不再平静了。很早就有人说这所学校是块风水宝地,因为学校所处的地理位置很好,小镇交通本就四通八达,是好几个大城市间来往交通要道,而学校坐落在小镇外围,距离街道恰到好处,既不嘈杂,又很方便与街市联通。学校的大门前有座石桥,是镇上的人们筹资建造的,在桥的旁边还立着一块过路人必会瞧见的功德碑。逆流而望,小河两岸杨柳青青,顺流而植,不知绵延了多少里,这给学校更增了一番风景,使得原本炎热的气候更添了一股若有若无的清凉。汪清伴着嘈杂的人声踩着自行车微笑着走了,看不出他对这所学校是否满意。

似乎想起了什么,汪清踩着自行车更快了,才不过三分钟便来到了街道,急急忙忙停下车就冲着菜市场而去。“已经临近中午了,爸妈要回来吃饭了,也不知弟弟妹妹在家里煮好饭没有,应该已经煮好了,就等我回去弄菜了吧,还不知道他们是不是看电视又看忘记了。”汪清边买才边嘀咕着,脸上还挂着着急两字,这与他在学校时的惬意散漫全然相反。说来奇怪,家里爸妈不在家时,基本上都是他在操持着家务,而仅小他一岁的妹妹却没有像别人家的女孩子一样很勤快地忙活,不过偶尔也帮他洗洗衣服,这已经是令他很愉快的事了,要说帮他最多的还是弟弟,每次做饭时,弟弟总是一旁扮演着打下手的角色,而且还乐此不疲。弟弟和妹妹有一个共同的爱好,那就是看电视,而且还时时忘掉汪清这位大哥出门时的千叮万嘱,这次也难怪汪清有些着急了,着急归着急,汪清也很少生气,在他眼里,弟弟妹妹除了那么点点不好之外还是很听他话的,也懂得为爸妈分担,这是汪清倍感欣慰的。出于对弟弟妹妹的“不信任”,买完菜后,他还是疯狂地踩着自行车往家里赶,甚至于路过某条巷口时也只是撇了一眼就匆匆飞过。呼吸已经急促了,风从耳边一吹而过,仿佛有人喊叫他名字似的,汪清完全没有在意。

推荐阅读:
史上最强医生
屠神灭魔之重掌混沌
反恐精英之逆灭边境
神魔万界
末日之绝处逢生
金商天下
杀意逼人
嫁个侍卫好好爱

本文链接:http://www.sxzhlp.com/htmls/33222/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
下一篇: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帮助中心 | 申请链接 | 网站地图 手机版

Copyright © 2006-2019 小歪朵嘉浓化妆品 All Rights Reserved. Processed in 2019-05-23 09:42:47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