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歪朵嘉浓化妆品
小歪朵嘉浓化妆品 > 异界大陆 > 乞丐疯狂路

乞丐疯狂路

更新时间:2019-05-18

本以为,闭上眼睛就可以无视整个世界,哪曾想,心中的世界更加复杂。

我在想,我心中的世界一定是完美无瑕的,谁知道,想着想着,总是无意间冒出一个污点。

污点一点一点的扩大,黑了绿绿的草地,黑了蓝蓝的天空,黑了不知所谓的人心。

最后,整个世界都是黑色的,我无助、彷徨、惶恐,不知道该向左,还是向右。

我试着向前迈起第一步,脱下鞋,扔了袜,脚尖轻轻向前试探,慢慢的下落。

当皮肤触及地面,坚硬的土地让我心中稍安,但传递回来的冰冷温度却让我打了个寒战。

脚尖落地,徐徐下落,再是脚前掌,然后是脚后跟,很久很久,第一只脚终于完完全全的踏在地上。

在这无尽的黑夜中,我终于跨出了这艰难的第一步,感受着沙粒带来的微痛,恍惚间,似乎找到了当年奋斗的光景。

那时,我心中也是害怕,但我并不畏惧,我心中所想之处,脚印必将留到此地,不论路途是否遥远,还是山高水深,哪怕坠落山崖,在落地的最后一刻,眼睛,定是看着那处。

如今,我小心翼翼,谨慎的迈出每一步,生怕割伤了脚,被疼痛激起已麻木的神经。

迈出了第一步,我又迟疑了,在原地久久呆立,我不知要到哪里去,该怎么走,是该向前,还是向后。

以前,我记得我总是有无数的目标,只要是目光所及,我都充满了好奇、兴奋,我迫不及待的走遍每一处,渴望在每一处留下足迹。

每到新的地方,视野里又有新的方向,我说,我要把所有轨迹印在记忆里,永不磨灭,死后,我也要带进棺材。

可是,如今,脑中一片黑暗,没有目标,没有方向,没有走动的欲望,没有奋斗的激情,就连那拼死也要保护的记忆,也不见了踪影。

站了许久,腿由麻木变的酸痛,于是,我猛然惊醒,我有目标了,原来,我要找个歇息的地方,沉寂的心,再一次掀起了一刻的波澜。

在我踟蹰的空间,不知何时,漆黑的世界里,突然悬挂了一颗星星,我抬头望天,看着那一丝希冀。

我知道,我的目标,就在那颗星星的下面。

可是,刚想迈出第二步,我又怀疑了,我要去的地方,那颗星星的下面,是不是和自己想象的一样?是否有富丽堂皇的大殿?是否可品尝酒肉佳肴?还是,能有一个陪我的人!

或许,说不定和现在一样,一样冰冷的地面,一样寂静如夜的四周,若真是如此,我又何必苦苦追寻。

累了,我索性坐在地面,又陷入了迟疑,到底该怎么办,走了,能得到什么,不走,还能失去什么?

我头痛欲裂,努力摇了摇笨涩的头颅,忽然,我停住了,我不愿承认,但头颅,却慢慢的,缓缓的,转了过去。

我的星星,消失了。

是了,那是星星,又怎么会一直停留,消失才是他的归路,我庆幸,幸亏我聪颖,否则跟着星星,那路,岂不是白走?

没了指明方向的星星,我却依旧看着那遥远的夜空,眨了眨有些酸涩眼睛。

咦?我为什么要睁着眼睛?一切都是黑的,何必如此费力?

我试着将眼睛闭上,努力的闭上,我想无视整个世界,不再看那不知何时会突然出现的星星,给自己徒增烦恼。

我尝试着,努力着,刻意的把持着,但是,到最后,我蓦然发现,这竟然不受我支配,眼皮一跳一跳的,总想上去。

是想保持双眼皮吗?还是不想和下面碰面?这是无尽的黑色世界,谁又能看见你是双眼皮?你们是一个整体,都是我的,又何必挑剔,不愿碰面?

我不服气,拗了半天,我用手猛扯,想让我的眼皮盖住眼珠,既然不看东西,何必睁着眼睛?

又是最后,眼皮应该是肿了,我也随之放弃了。

正当我低着头,我沮丧,我懊恼,我颓然的时候,突然,嘴角向上弯,我笑了,一定是这样。

是因为习惯,我习惯了醒着的时候睁着眼睛,所以,我不能急于一时,要慢慢适应,让闭上眼睛的时间越来越长。

不过,我记得只有睡觉才会一直闭着眼睛,若是有一天,我真的可以一直闭着眼睛,会不会睡着了?

我说,我不想去想,但是,它总会无意间冒出来,闭上眼——死了,这也是和在一起的吧!

算了,睁着就睁着,面对死,我又何必执着于省那一点力呢。

没有目标,没有方向,我准备就在原地躺着,留着时间去想我的美好世界。

突然,沉寂的夜里刮过一阵微风,正当我享受这天赐的洗礼的时候,身体一凉,我急忙伸手,向四周胡乱的抓,拿到眼前。

我下意识的看了看手中,又恍然,于是凭着我的触感,一遍一遍的抚摸着,我的心渐渐的从谷底,跌入地底深处,是的,我手中空空如也。

我的衣服!谁拿了我的衣服!没有衣服!我怎么抵御严寒!没了衣服!我如何能躺在这冰冷的地面!没了衣服!我又拿什么遮羞!

我愤怒了,我大喊,却没发出一丝声音,管他的,我继续咆哮着,发泄自己的不满。

“贼老天,你若存在,又何必降临这么多考验,你不是仁慈的代名词吗?你不是怜悯你的子民吗?你不是总给人一线生机吗?”

“若是如此,你直接渡我去你那完美国度可好?你说那里没有硝烟,没有战争,没有争夺,那里丰衣丰食,相亲相爱,互尊互敬。”

“既然这般,为何要下偌大的功夫,建造这么个无法无天的地方,非要经历那不知去向的抉择,死后,你却只挑选信你的人,你到底是何居心?”

我痛骂着,歇斯底里的怒吼,当真是痛快,从诞生起,我就忍着你,让着你,今天,我终于骂了出来,说出了我心中深埋已久的不满

你黑了我的世界,禁了我的声音,却封不了我的心,你若是天,你可知道我心中所想?

我的嘴角剧烈的变幻着,无声的对抗着。

风,越来越烈,我终于挺不住,慢慢的曲下身子,瑟缩的双手抱膝,蹲在地上,只剩嘴角在微微的抖动着,我累了,不愿做这无意义的抗争。

但,这风怎么变的真如刀子一般的锋利,割得我生疼,我双手刨地,不如埋葬自己,至少,不会这般痛。

“刺啦!”在这寂静无声的黑暗里,声音显得格外清晰恐怖,我下意识的停了手,寻找这声音的来源。

“刺啦!”“刺啦!”……

我终于恍悟,但,这,怎么可能,我惶恐,我惊惧,我不知所措,风真如刀子般割破了我的皮肤,这么清晰,这么不可思议。

我可以想象,我的皮肤在一丝一块的掉落,随着风,飞的不知所踪,此时的我,竟忘了疼痛,我的手不知该放哪。

我想要保护腿上的皮肤,手急忙护住大腿,不料风带走了手臂上的,我捂住了脸,却敞开了胸怀……

风越刮越大,我想,不如痛痛快快死去,结果,又不遂我愿。

不知过了多久,只知道我已经厌倦了拿手来遮挡某一处,任凭烈风挂过我的肉体,我恍然明白了一个词——体无完肤。

我不知道我现在是什么样子,此时的我,却感激这黑暗,因为有黑暗,我看不见自己,不必在意自己的外表,因为有黑暗,别人也看不见我,我不必在乎别人的眼光……

皮肤渐渐全无,再之后,便是肉体,我已麻木,或者说,我没有任何办法,只能感受。

眼睛,鼻子,耳朵……每一处都在逐渐的消失,我不知道这风为何要将我们分开,为何要带走一片片皮肤,一块块肉,它们将要去哪里?离开我,它们还是它们吗?

终于,空了,全都空了,但是,我诧异,迷惑,为何,为何我还有意识,肉体已经不见,只剩空旷的骨架。

下意识的,我试着举起手,果然,没有了肉的支撑,是举不起来的。

呵呵,这就是死也不放过我吗?我淡然了,我突然有些迫不及待,只剩骨架了,你还要拿什么来摧毁我?地狱之火?天空之雷?或是死海之水?还是,有什么更加新鲜的东西?

我想笑,却发不了声,也张不开嘴,但我的意识告诉我,我的确在笑。

“哈哈!”“哈哈!”“哈哈!”……

我笑了许久,久的连我也记不清,只知道,笑,已经变成了我的本能,可我期待的却始终没来。

而,意识,却是在不可察觉的消散着,很慢很慢……

我知道,我又想错了,事情根本没按照我想象的发展,百年,千年,万年……

终于,我要消失了,彻底陨灭在这个世界,此时的我,心中无喜无忧,泰然处之,这,就是命运……

突然,在我即将消失的最后一刻,我觉得我明悟了,我懂了我的一生,我知道了我为什么要经历这些,对,因为,我是我……

“乞天,浊中而生,愤世而灵,始之本,精之粹,概逸于无间,而缢于无相,乃悟乞之天耳……”

“哈哈哈……”我笑着消失在天地间……

“小姑娘,小小子,嘻嘻闹闹盖房子;垒块砖,砌道墙,长大之后入洞房……”几个孩子在路旁边唱着童谣、边过家家,即使每天都上演这同样的一幕,本应该麻木的心,却还是不自觉地划过一丝羡慕。

初秋的太阳格外喜人,小乞丐懒洋洋的倚在路旁晒太阳,面前摆着一个严重畸形的碗,从外表可以看出这碗已是颇有历史,凹凸不平的碗底和里出外进的碗口,让其勉强称得上是碗,还好碗的材料不错,楚世尘不止一次这样感慨。

他和几个乞丐一起蹲在道路旁边等待着别人的施舍,这就是他现在的生活状态,每天都要靠乞讨来应付肚子的需求。

如果非要说他和别的乞丐有什么不同,那就是楚世尘的身上看起来略微干净,即使衣衫褴褛、几乎是衣不蔽体,却还是能看出皮肤的本来面目,头发散乱却肆意而不羁。

阳光随意地洒在他的身上,显出一股慵懒之意,被凌乱长发遮住的双眼呆滞的看着前方,似乎要看透这无畏的空气。

傍晚,夕阳余晖洒满宁家村,只是这美景只有那闲人才有暇去欣赏,楚世尘可没有那功夫,因为又到了发放施舍的时候了。

每天的乞讨有太多的不确定性,楚世尘的等候其实也只为了这一顿饭,这是天齐大陆三大帝国中唯一有这种待遇的国家——紫燕帝国。

据说这是先帝打拼江山时保留下来的传统,不过这和楚世尘没有什么关系,只要有饭吃,管他谁的规定呢!

“排队!排队……”

“下一个!快点!下一个……”

发放施舍的是宁家的护卫队,明显不耐烦的语气并没有让这些乞丐退步,依旧推搡着向前挤进。

楚世尘身至拥挤中,脚底却默默地变换步伐,神不知鬼不觉地占据了靠前的位置,也只有在此时才能看到他嘴角轻轻上扬,几不可闻的低叹道:看来老乞丐教的东西还真是不错啊!

正独自感慨着,突然间,前面的宁家护卫和乞丐一阵骚动,楚世尘位置靠前,见此状况,不禁内心欢喜,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基本只有一个,那就是宁家二小姐来了!这可是楚世尘最期盼的时刻啊!

透过人群的缝隙,只见宁家二小姐宁茹心在两位侍卫的保护下款款而来,并不漂亮的脸蛋却有一丝格外宁静的柔和,让人如沐春风。

宁茹心似习惯了人群的熙熙攘攘,微笑着示意大家安静,也不知这女子有着怎样的魔力,所有人对她都流露出狂热的表情,瞬间便驯服的安静了下来,不仅是乞丐们,就连周围的普通人也慢慢聚了过来。

手中华贵的手杖轻举,淡淡地绿色光芒温柔的从天而降,如精灵般围绕在这些人身边,让人觉得暖洋洋的,舒服异常,身上的病痛似乎也减少了很多,所有人都沉醉其中,脸上露出享受的表情。

宁家二小姐宁茹心在大家沉醉的时刻缓缓上前,走到发放施舍的最前端,轻移的莲步和一直挂在嘴边的笑容无一不显示出其大户人家的风范,这让依旧保持清醒的楚世尘更加陶醉了!

和大多数宁家村人一样,楚世尘也是二小姐的爱慕者,倾心以慈善著称的二小姐已久,只不过自己也清楚,自己只是一个乞丐,又怎么能配得上二小姐呢,只有在心里念想罢了。

柔和的绿色光芒渐渐淡去,直至消散无踪,大家才缓过神儿来,安静的人群顿时充满感谢和倾慕的呐喊声。

每个乞丐包括一旁的宁家护卫,都向二小姐报以感激的目光,而二小姐又是展颜一笑,便让大伙又是一阵欢呼,原本已有些散乱的队伍也自发的变整齐,身周的一些普通人却是得了好处,便散去了一些,剩下的也与乞丐拉开了距离,远远地眼放光华看着二小姐。

在宁家村的乞丐和平民眼中,二小姐就是他们的大恩人,经常接济穷苦人家,尤其照顾这些乞丐,每隔些天就会来帮忙发放施舍,村里任何可怜人发生不幸,总能看见二小姐亲身照顾的身影。

“大家不要着急,慢慢来!”宁茹心的声音也是如天籁般悦耳,听的这些乞丐布满油腻灰尘的脸上喜意更浓。

此时旁边的宁家护卫也不再像之前那样跋扈,恭敬地向二小姐行礼,让出一个最佳位置,由二小姐亲自发放施舍。

楚世尘再一次近距离和宁茹心接触,心中还是悸动不已,宁茹心并没有出色的容颜,和宁家其他姐妹没法相比,但是楚世尘就是喜欢看二小姐,尤其是那一袭齐腰的青丝,总让楚世尘魂牵梦绕。

“拿好,慢点!”轮到楚世尘了,宁茹心给楚世尘盛好粥,又拿了两个馒头放到楚世尘手中,做完这些,宁茹心若柔夷的手指轻撩秀发,拨开遮挡在眼前的视线,温婉可人的面容再一次让楚世尘看的痴了,可惜的是,后面的乞丐不再给他享受的机会。

“快点!赶紧滚开!”后面的乞丐边低喝边拉扯着将他挤到了后面。

“二小姐人真好!”

“是啊,对我们乞丐总是这么关心!”

“二小姐真是厉害啊,我这脚前两天扭伤了,被刚刚的绿光一照就好了……”

“呸,有没有点常识,什么绿光,那是木灵力,咱们二小姐可是‘木灵师’呢……”

“是啊,刚才二小姐施展的那是‘甘霖诀’,是治疗系的灵诀,太厉害了,我要是灵师就好了!”

“你做梦吧,灵师是那么好当的?”……

楚世尘听着这些议论,心中高兴,就像是在夸自己一样,即使楚世尘非常了解这些乞丐趋炎附势的癖性。

而且二小姐也和自己一样是木灵师,还真是有缘呢,这话要是被别人听到,头皮都要掉一地,灵师竟然沦为一个低贱的乞丐?这简直是对灵师最大的侮辱!

谁不知这大陆上灵师就是高人一等的象征,灵师的荣耀,是他们永远的骄傲,记载灵师拯救大陆的那段历史,被大陆所有人所熟知,即使是乞丐,也能倒背如流。

不过楚世尘并不喜欢这段历史,虽然史上记载灵师为大陆的生存做出了巨大的牺牲,但那毕竟是古时候的灵师,作为余荫下的后代,这种荣耀逐渐变了味道。

自己作为一个乞丐,每天在路旁可以见到各式灵师,其中很多灵师都只是披着历史荣耀的真皮,在阳光下相互攀比,以眄视指使的姿态,炫耀各种浮夸不切实际的装束和奇珍异宝。

诚然,楚世尘心中有嫉妒的成分,但看不惯一些惺惺作态的灵师却是事实,每天坐在路旁乞讨,都能隐约闻到一股腐朽的味道。

楚世尘拿完施舍并没有离去,而是站在角落远远的望着宁家二小姐,这已经成为了习惯。

正当楚世尘看的痴迷,这时,一辆由麋鹿拉着的华美鹿车出现在路边,此麋鹿不知是什么品种,全身雪白,没有一丝杂色,一双灵动的眼睛看着眼前排队的乞丐。

看着鹿车的到来,乞丐们自发的让出一条道路,二小姐见此,眉头不自觉的微皱,放下了手中的活计。

一双柔手拉开了由珍珠穿成的挡帘,露出一张令人惊艳的脸蛋,与宁茹心的恬静不同,这种美丽带着一种妖娆魅惑之感,使人想据为己有,一时间看的周围人都痴了。

“姐姐真是宁家村的大慈之人,又在给这帮乞丐发放施舍了,姐姐千万不要累着了,若是你累病了,这帮乞丐岂不是要挨饿了?”

车中之人目视着宁茹心,话中带着挪揄,虽然嘴上叫着姐姐,但语气丝毫不见尊敬,原本令人惊艳的面容却说出这样带刺的话,听着十分的别扭。

“五小姐!”

此刻周围的护卫才缓过神来,急忙低下头不敢直视,恭敬的行了一礼,周围的乞丐也都畏惧的跟着低下了头,似乎这五小姐是山中猛兽。

“茹怜妹妹这是要去哪里?你这一说,姐姐还真有点累了,若是闲着无事,不如过来帮帮姐姐,你看这眼前,虽然是乞丐,不过总也算宁家村人,若是我们不帮着,莫不让外人笑话?说我们宁家安治不良,这太平盛世居然还有挨饿之人?”

宁茹心面带微笑,并没有因为宁茹怜的话而羞恼,生在大家族,亲情淡薄,姊妹兄弟间难有亲密之人,宁茹心习惯了这种争斗,也应付的得心应手,对宁茹怜的讽刺毫不犹豫的反击了回去。

“姐姐若是忙不过来,可以假于人手,我们宁家护卫多得是,何必自己亲劳亲做,作为宁家未婚嫁的小姐,和一帮乞丐有染,传出去不仅仅是有损姐姐的名声,对咱们宁家的清誉也是有影响的。”

宁茹怜说完这一通话,笑的格外灿烂,因为宁家所有人都知道,这是宁家二小姐的痛处,身为大家小姐,就应该洁身自好,随便与外人接触,少不了被人冠之生活不检点,白白污了自己,对宁家影响也不好,更何况是乞丐。

所以宁家人大都反对宁茹心做这种事,可偏偏宁家族长出乎意料的支持她,因此对宁茹心意见颇大的虽多,更有甚者像宁茹怜这样出言讽刺,宁茹心还是依自己本心坚持做下来。

“姐姐若是愿意,就继续在这忙吧,妹妹还有事先走了,就不打扰姐姐做这等大慈大善之事了!”

不等宁茹心开口,宁茹怜见此行目的已达到,便放下挡帘,坐回车中,心道你虽为姐姐,可论起姿色人脉声誉,你样样不如我,有什么资格和我争!

宁茹心轻叹一口气,深感活在大家族的不易,转过身,又看见眼前的乞丐此时却都抬起了头,望着宁茹怜离去的方向,脸上贪恋姿色之容易显,随即无奈的摇了摇头,世人都喜欢美女子,不仅眼前的乞丐这般,大家族中的弟子又何尝不是这样,一时间心中不知作何感想,只是低头继续发放施舍,只不过脸上的笑意少了许多。

已经拿到施舍的楚世尘在一旁目睹了一切,心中暗自气愤,替二小姐宁茹心抱不平,这种事情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每每发放施舍,总有人过来打扰,破坏自己欣赏二小姐的气氛!

唉!楚世尘也知道,自己也只能在心里替二小姐不平,自己又有什么资格去参与宁家的事呢!看来自己要加倍努力修炼了,说不定有一天自己可以光明正大的站在二小姐身边,守护着她……

直到发完施舍,亲眼看着二小姐离开的背影,楚世尘这才拿着东西恋恋不舍的往回走,因为自己凭空畅想了以后的生活,心中没由来美滋滋的,随即又突然清醒,那可是宁家二小姐啊,现在的我只有仰望……

天齐大陆东部,有着“凌天下”之谓的葬雪峰上,一老者赤膊而立,漫天飞舞的大雪在距其三尺处便自动滑落,老者望着眼前的众人,长叹一声,一时间杂念如潮,不管自己如何阻止,该来的,还是要来的。

“乞、堕、逆三部,经三年搜寻,天之部可齐聚?”老者眼睛半阖,对最前方得三人问道。

“回大人,因昔日之祸,天之部共49人全部分散于大陆,今查天之部余13人,已全部回归,共守护乞之子9人,仍滞留于大陆,且天之部实力大减,至今尚未全部恢复。”一人上前答道。

“唔,族中资源全部开放,全力助其恢复实力,还有……”老者说及此,难得的稍作停顿,半阖的眼中暗藏数不尽的失落。

“三月之内,未成年的孩子和女子全都遣散,剩下的……包括像我一样的迟暮之人,为了族人的将来……战吧!”

萧瑟的寒风带着无尽的飞雪盘旋在葬雪峰,此峰亦被大陆所有灵师称为“灵师的叹息”,因为,凡是能登此峰顶者,无一不是冠绝大陆的强者,这峰,埋葬了无数自认为实力超绝的各方强者。

就在此峰,数十人如同老者一样立于峰顶,眼中充满了决绝……

推荐阅读:
重生之人皮娃娃
十二宫之神魔双子座
封魔古玉
武林再世
求生之道
刚好的爱情
不朽神帝
当满天星光的时候

本文链接:http://www.sxzhlp.com/htmls/33330/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
下一篇: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帮助中心 | 申请链接 | 网站地图 手机版

Copyright © 2006-2019 小歪朵嘉浓化妆品 All Rights Reserved. Processed in 2019-05-23 09:06:34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