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歪朵嘉浓化妆品
小歪朵嘉浓化妆品 > 异界大陆 > 踏梦凌天

踏梦凌天

更新时间:2019-05-20

梦界。

九天之上,晴空万里,不染星点霞尘。湛蓝而广袤的天空,透彻的让人嫉妒,好似它内心之中没有丝毫的隐晦之地,让人一览无余。难道这是它故意展现出来的姿态?

可是,这高耸透亮的天空,竟然没有太阳,这让人感到诡异莫测。

星岛。

诺大的广场中央,一名十三岁的少年笔直的站在那里,眼露微芒,凝望着浩瀚的天空,似乎对于这天空寄予了特别的关注与憧憬,不过更多的还是不甘。

病病殃殃的梦九缓缓闭上双目,一滴泪水从其清秀的眼角渗出,滑过他稚嫩却显苍白的脸庞。

泪水的滚烫,似乎令少年有些难忍,他紧紧握起了自己的拳头。

一双巧手,温柔的盖在了梦九紧紧攥起的右拳之上,一股暖意瞬间便是温暖了梦九发冷的身躯。

梦九睁开双目,看到眼前早已哭红双眼的姐姐梦八,十分勉强的挤出一丝微笑,安慰道:“八姐,放心吧,我没事!”

看到微笑在梦九苍白稚嫩的脸庞上,更显凄凉。梦八好不容易止住的泪水,再次喷涌而出,啜泣道“九弟,要不我们……”

看到梦九眉宇间的坚毅,梦八便把自己想要劝说梦九话给咽了回去,并且对着梦九投以微笑,表示尊重梦九的决定。

此刻,广场上的其他人,都在看着梦九,如同再看一个怪物一般,眼神中充满了不屑和厌烦,并且极尽所能的谩骂和讽刺。

“这个梦九现在愈发的架子大了哦,出门都要人护驾,可真够气派的啊!”

“哈哈,谁说不是呢,这个废渣,也就这么做做样子了,看他的样子,是活不长了啊,哈哈。”

“不能修炼的废物一个!”

“你们……”听到周围众人的嘲讽,梦八本就哭红的双瞳变得猩红起来,刚想要扭头暴走之时,却被梦九轻轻拉住。

梦九双手紧紧握住梦八纤小温柔的手,对着梦八摇了摇头,表示他已经不在意这些嘲讽了,梦八这才强忍着自己内心的愤怒,作罢了然。

“时间要到了!”正在众人对于梦九恣意的挖苦讽刺之时,人群中想起了一道不一样的声音。

此人一喊,其余众人终于是不在羞辱梦九了,他们立即纷纷回到了自己原来的位置,然后不约而同的抬头看向天空,并且出颇为兴奋的神色,显得激动起来。

梦九在姐姐梦八的搀扶下,也和众人一样,开始抬头继续凝望天空,或许,这是他在天空下的最后一次了。

时间要到了?难道,天空会掉馅饼?

高耸的天空,碧空如洗,一片光明,照向大地。可是,没有太阳,这透天的光亮真是有些诡异。

天空之中的光亮,丝毫看不出有丝毫黯淡的迹象,可是整个天空之中的光亮却是在瞬间消失,不过眨眼功夫,白天俨然已经变成了黑夜,同样没有月亮,也没有一颗星辰。

黑压压的天空,根本看不到顶,放佛其深处是无尽的黑暗深渊,刚才的光亮都是被这黑暗所湮没,其中似乎孕育着无数恶魔,随时都会连这片大地也一同吞噬掉,森然诡异,让人不敢多看一眼。

白天的光亮究竟是从何而来,一瞬间,光亮究竟又是去了哪里?难道是被这无尽得到黑暗夜空所收回,这一幕幕究竟是怎么回事?这高深莫测的天空是否蕴藏着惊天的秘密?

根本就没有人关心这些,因为这便是梦界,自始至终,梦界都是如此,没有日月星辰,没有黎明黄昏,白天和黑夜的交接只在刹那之间,毫无过度。

梦界的人们自有他们关心的事情!

黑夜到来,天空一片黑暗。广场倒是被周围的荧光石照的分外明亮。所有广场上的少年皆是目露喜色,原来他们等的并不是天上掉馅饼,而是这黑夜的到来。

黑夜一经来临,众人皆是不想浪费丝毫,赶紧原地坐下,成打坐之势,每个人都是微微张口,然后从各自的口中吐出一枚玉珠,约有葡萄大小,稍显黯淡。

每个人都是右手掐诀倒放于右膝上,同时左手张开放在另一膝上,左手掌心之中拖着黯淡的玉珠,这个姿势一经形成,其口中便都开始念出奇怪的言语,好像是什么法决之类的东西。

随着众人口中念出法决之后,令人难以置信的一幕发生了!

每个人手中那原本黯淡的玉珠周围,竟然开始莫名的泛出些许星星白芒,这白芒似是被这玉珠,从其周围看不见摸不到的空气中,给生生抽离出来的一般。

白芒一旦出现,就开始朝着玉珠移动而去,虽然速度缓慢,犹如蜗牛爬行一般,但好在它们离玉珠非常的近,只是片刻功夫,便是渗入到玉珠之内,随着这白芒渗入玉珠之后,玉珠周围又会产生新的白芒,继续朝着玉珠而去。

这星星白芒被梦界之人称为梦之源,是这梦界修炼的根本。不过,这梦之源白天是没有的,这就给这梦界的修炼之人出了一个大大的难题,而那玉珠便恰到好处的解决了这个难题。

玉珠,名为梦源珠,它是用来吸收和储存梦之源的,是梦界之中人类修炼的必备之物。有了梦源珠,不仅可以白天修炼,还可以补充体内消耗的梦之源。

而梦源珠,是有着星级划分的,星级越高,其吸收的梦之源的速度越快,储存的也越多。

在这广场上的青年,都是处在修炼的起步阶段“凝梦境”,他们所使用梦源珠也只不过是最差的一星梦源珠。

不过,自始至终都有一人与其他人有些不同,显得分外扎眼。

其他人口中吐出的梦源珠,皆是黯淡的,或者稍稍有些许光泽。但是,梦九从怀中拿出的梦源珠却是晶莹剔透的,尤其在这夜间更加夺人眼球,好似一颗璀璨的夜明珠。

梦九手中的梦源珠比别人的光亮,是因为他的梦源珠之内,梦之源一直是满的,而其他人的大多都因为白天的修炼而消耗了大部分或是全部,才是黯淡的。

梦九紧紧的握起自己的梦源珠,扫视了一眼其他人,看到别人的梦源珠,开始从黯淡变得明亮起来,他眼中露出了羡慕和不甘。

这种羡慕和不甘已经整整积攒了五年,今夜是他最后一次有这种情绪了,他自知,活不过今晚!

回过头来,再看了看自己手中璀璨的梦源珠,梦九面色十分难看,嘴角微微撇起,露出了一个十分自嘲的笑容。

内心之中,他在咆哮:“为什么偏偏是我!我不甘心!”

他在发泄对整个世界的不满,为什么梦界的人都能修炼,唯独只有他,不行!

梦九八岁生日的时候,父亲梦北辰,送给了他一颗一星梦源珠,这让他十分的开心。从那一天开始,他也和其他孩子一样,每晚都到这广场上来修炼。

可令他更加绝望的是,自己的体质太虚弱了,梦宫不仅无法承载梦源珠,甚至根本不能修炼。

梦九不相信这就是这是命!从八岁到今年十三岁,整整五年,风雨无阻,每天都和平常人一样来到这个广场上,等待着黑夜的来临,然后盘坐在地上,一手掐诀一手握住梦源珠,可悲的是,别人的修为在一天天的长进,而他却从来没有一丝的长进。

十三年来,在家人的保护下,他基本没有受到欺负,可是别人看他的眼神,却无不带着讥讽和嘲笑。这种眼神好比一柄柄锋利的刀刃深深的刺进他的心脏,他的心,在滴血!

“噗嗤!”

气急攻心,一口鲜血自梦九口中喷出,十三载的痛苦连同五年来积攒的压抑,在这一刻爆发。

一旁梦八,赶紧上前,将眼前这虚弱的少年揽入怀中。

梦九在姐姐怀中,仰望天空,奋力怒吼:“老天,你为什么要如此对我?为什么?”

喊声震天,回荡天地之间,久久不消。这喊声用尽了梦九最后的力量,夹杂着他的不甘和对老天的怨恨。

可惜,天地本无情,根本不为所动,天空之中,依然无比漆黑,黑的让人发寒。

一名老者,满鬓斑白,十分的苍老,似乎他的生命力马上就要耗尽,随时都会死去。

虽然苍老,但是他表情凝重,速度也是极快,在向着一个地方拼命逃窜,他身后不远处,有许多人在疯狂的追他,令他丝毫不敢大意。

他们所处的空间一片黑暗,没有陆地,没有光明,甚至连天空似乎都没有,神秘而诡异。

老者实在是太过苍老了,似乎身体也有伤在身,不一会儿便是被众人追上,他眼中露出犹豫不决的神色,不过紧接着这抹犹豫便是消失不见,换上了一副决绝的目光,在这神情变换之时,老者必是在心中下了一个巨大的决定!

老者突然手心张开,一粒形状不规则的小石头出现在手中,呈土灰色,只有樱桃般大小,这石头一经出现在老者手中,那群追逐老者的人,顿时眼中精光乍显,贪婪之色更是毫不掩饰,他们似乎开口向老者发出了威胁的言语,而且摆出一副要动手的架势,但是老者却丝毫不为所动。

老者看向众人贪婪的神情,竟是露出了一丝不屑的微笑,这笑容甚至有些森冷。

微笑过后,他立即张口,吐出一团精血,喷洒于手中的小石子之上。

这不规则的小石子似乎对这精血一点也不反感,反而全部吸收了起来,刹那时间,便是将老者吐出的那口精血全部吸收而尽。

然后,其土灰色的外表,竟然开始慢慢变得透亮起来,甚至开始绽放出一些光芒,瞬间,便是照亮了老者周围的片许空间。

不过,其透亮的表面上显示出了一朵朵的猩红斑点,但紧接着,这血红色的斑点也立即消失不见,仿佛这精血被其消化了一般,而小石子却又恢复到了之前的土灰色,黯淡无光。

众人看到老者吐出精血,表情立即变得狰狞起来,各个眼中赤红一片,杀意滔天,其身体上的能量也是喷发而出,气势磅礴,浩荡于空间之中。

老者见到那群人突然能量暴增,也不犹豫,赶紧将手中石子吞入腹中。接着,他手指掐出一个奇异的印结,口中吐出几个字,不过具体是什么字,梦九倒是感觉不出来。

老者口中的字一吐,其周身一处空间之中,竟然开始躁动起来,然后生出丝丝的裂缝,好像有什么东西要从虚空之中急切的钻出一般。

裂缝愈演愈烈,刹那间,便是演化成了一个巨洞,巨洞之内虽然也是无尽的黑暗,根本看不到底,但感觉到一圈圈的涟漪在其中波动,就好像水面上一圈圈的水纹在波动,并且永久也不会消散。

虚空之中的裂缝一出现,先前那一群众人,各个目瞪口呆,眼中露出惊异之芒,显然难以置信。巨洞的形成更是令他们开始慌乱起来,也是不敢轻举妄动,好像那巨洞极为的可怖。

而那老者一手掐诀,神色凝重,谨慎至极,见到裂缝一步步演化为巨洞,眉头紧锁的他稍稍缓了口气,但是仍然不敢太过放松。

这巨洞一经形成,从其内瞬间喷发出万道光芒,每一道光芒都有着独特的颜色,耀眼刺目,令人根本无法细看。

万道光芒犹如一道万色彩虹,延伸至老者身边,形成一座夺目的彩虹之桥,连接着老者与那巨洞之中,更加为整个场面增添些许妖艳!

万色的彩虹之桥成形之后,一股吸扯力自巨洞之中喷薄而出,顺着彩虹之桥,向老者席卷而来。紧接着,老者连同那万色彩虹一同被这股吸扯力,卷入巨洞之中。

……

梦九的意识慢慢的清醒了过来,感觉身体稍有舒缓,有了些力气,似乎自己死死的睡了一整夜,他睁开眼睛,眼前一片漆黑,自己到底躺在什么地方,他不得而知。

下意识的摸了摸周围的东西,这才恍然大悟起来,态度也开始慎重起来,他感觉到自己似乎在一个密闭的箱子里面。

“好像记得,我是死了吧?这里难道是阴间?”梦九回忆起来了,他清晰的记得自己死在了家族中的一个小广场之上,那是每晚小伙伴们聚集在一起,吸收梦之源的地方。

“不会吧,阎王也这么小气,阴间的小鬼都住在这么一个小箱子里面?”梦九深信自己已经身死,自己的身体情况他还是非常清楚的,而且大夫也已经说过他根本活不过那一夜。

这阴间之说,还是梦九从家族里面的一些书上看到的,因为他从小身体虚弱,大多时间都在养病,所以他唯一能做的便是看书。疼爱他的八位哥哥姐姐,更是他找来了各式各样的书籍,其中有一本书叫做《维界论》,他甚是喜欢。

《维界论》中讲述了他们这个梦界的起源和各个世界的介绍。其中提到,梦界的起源界是另一个世界,那里叫做“宇宙”,梦界便是由宇宙中天地万物的“梦”,而衍生出来的世界。

在宇宙,有一些人,他们相信人死了就会到一个地方,叫做“阴间”,而“阴间”的主宰便是“阎王”。

梦九认为自己已经身死,更是莫名奇妙的认为自己倒了那所谓的阴间。想到这里,他自觉的有些好笑,自己竟会相信另一个世界的东西。

忽然,梦九心里咯噔一下,感觉全身毛骨悚然,事情有些蹊跷。如果说真有阴间,那么也就是那个世界的事情。

可是自己身在梦界,根本不在什么宇宙,那么便是说,自己根本不可能是在阴间!

既然如此,那便是说,他,还没有死!

这个想法,令梦九冷汗频出。

“我在梦界,梦界是由宇宙的‘梦’衍生而来,‘梦’?”梦九的心中突突起来。

梦九分明的记得,在他身死之后,到刚才醒来,似乎自己脑海中多了一段记忆,那便是那老者和那诡异空间的事情。

根据《维界论》上面所说,睡觉的时候多出来的记忆便是“梦”,可是梦界根本就不会有“梦”,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情?

“对了,那段记忆之中的那个形状不规则的小石头,我感觉好熟悉啊。”梦九突然想到,那段记忆之中,神秘老者手中的小石头,他好像有些熟悉,似乎在哪里见过。

梦九心中充满了疑惑,他开始烦躁,身体也是频频出汗,可他在一个密闭的箱子里面,根本无法出去透气,他下意识的,用手松了松自己胸前的衣服。

这一松衣服,触手碰到了一个东西,他再次不淡定了!

梦九从小到大,脖子上一直挂着一个吊坠,吊坠是用一块兽骨制成,虽然这兽骨并没有什么稀奇的,但是他却知道这兽骨之中还镶嵌着一个与他生命戚戚相关的东西,那便是他的本命玉石,“九玉”。

从有记忆开始,这个吊坠就已经在自己的脖子上挂着了,他曾经问过父母,他每次提起,父亲梦北辰都是略显尴尬,而母亲上官雪,则是狠狠地瞪了梦北辰几眼,然后敷衍自己道,这吊坠里面有着它的本命玉石,叫做“九玉”,至于这九玉是怎么来的,只字未提。

心急之下,梦九一把捏碎了吊坠上的兽骨,兽骨捏碎之后,一股极为柔滑的感觉入手,同时一个不起眼的小石头出现在手中,果然是它!

石头约有樱桃大小,这不是和那神秘老者手中的小石头一模一样了,但是根本没有任何光泽!

“难道那段记忆,是九玉带给我的?”梦九心中开始猜测起来,不过这个猜测,连他自己都无法相信,一块自己脖子之中所带的玉石,会给自己带来一段记忆?

可他的另一个猜测,倒是有几分可信之处,那就是自己真的死而复生了,或许因为这九玉!

既然没有死,还在一个密闭的小箱子里面,这小箱子又是什么?

答案只有一个,那便是,棺材!

这个答案,让梦九再次惊出一身冷汗。

正在梦九惊讶之时,他听到棺材之外一道熟悉的声音“起!”

这声音,好像是家族中的六长老发出的声音。

身死、棺材、六长老、“起”。

这几个词语联系在一起,梦九心中大骇:“外面这是……这是在……沉尸!”

自己莫名其妙的因为九玉死而复生,却又要被作为死人就这么下葬了!

梦九脸色瞬间大变,愤怒吼道“贼老天,你他妈在逗我?”

推荐阅读:
浮生图
凰舞苍宇
冰山殿下的迷糊丫头
蓝都
盛世谋后
英雄联盟之女神爱上我
蝠翼遮天
圣斗仙史

本文链接:http://www.sxzhlp.com/htmls/35352/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下一篇: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帮助中心 | 申请链接 | 网站地图 手机版

Copyright © 2006-2019 小歪朵嘉浓化妆品 All Rights Reserved. Processed in 2019-05-23 09:11:25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