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歪朵嘉浓化妆品
小歪朵嘉浓化妆品 > 游戏情缘 > 园有桃

园有桃

更新时间:2019-05-18

“咕噜噜……咕噜噜……”

被冰冷的海水包围,不断地下沉,听着耳边不断传来的气泡声。

长长的亚麻色发丝四散开来,就像是水草一般摇曳着。

这是一个被隔离开来的世界。

只能不断下沉,永远无法被阳光照进的世界。

即便心里知道这些……

可还是会听见那么一道声音说着……

就算这样一直下去,也没关系哟……

自由港的港口每天都很热闹,可今天却与往常不同。

人们纷纷围了上来,踮起脚尖,相互推搡着,朝人海中心望去,想要窥见些什么。

“听说有人捉到了一条人鱼?”

“我还从来都没有见过人鱼呢!”

“前面的别挡着啊!”

内圈中,那条被当作稀罕物备受关注的小人鱼,正躺倒在渔网里瑟瑟发抖,身体蜷曲着,双手交握放于胸前。她紧紧闭着双眼,不知道自己会被怎样对待,害怕的同时还有着些许懊悔。唯一庆幸的是粉色的发丝因为海水而黏在了脸上,以至于不用被看见脸,涌起的羞耻心好过许多。

捉到她的猎人,此刻正站在一旁与商人们讨论着价钱。

“一百金币如何?”一位头戴褐色毡帽的商人开口了。

猎人难以置信地看着他,“你是在说笑吗?这可是人鱼啊!她们平常都居于深海,行踪不定,就算能得一见,每逢靠近就会用魅惑的歌声蛊惑人心,从来没有人见过她们还能活着回来!”

“你不是就活着回来了吗?”

猎人闻言,得意洋洋地哈了口气,开始讲述起他那英勇的捕鱼事迹,“今早出海的时候,我坐在摇晃的船上,喝着小酒……”

“居然没有喝醉掉到海里喂鱼吗?”

猎人瞪了说话的人两眼,“突然!不远处的海中竟然伸出了一颗脑袋!我有些好奇地将船划过去一看……竟然是条人鱼!当时我……”

“一千金币。”

一枚枚金币从天而降,砸了港口众人一脸。

等到猎人注意到的时候,身边的小人鱼已不知所踪,“喂!我还没说要卖呢!”

而那些金币也开始被围观群众哄抢,“喂!不许抢!这些金币都是我的!”

一阵阵强风扑到脸上,那些人声也渐渐从耳边远去,小人鱼微微睁开了一条缝,想要知道自己现在的处境。

……她倒抽一口冷气。

身下的风景缓缓移动着,路上的行人也纷纷抬头打量着她……她竟然在空中?

突然意识到什么,她挣扎着想要顺着渔网抬头望去,却因太阳的照射与长时间的缺水,意识开始慢慢飘远。

“且遥姐姐……”

少女游遍了浅水区,避开了所有渔网。小心翼翼地探出头来,躲于礁石之后偷偷向港口张望……不行,她听不见港口的人们在说什么。

也许应该靠得更近一点,可是……她扫了眼渔民手中的渔网和鱼叉。

太阳的照射使她开始晕眩,她不得不潜回到了海中,游到一处人类的渔网无法触及的地方。

耳边只有水的声音,一直习惯的那种声音。

气泡迫不及待地从微微张开的嘴巴里挤了出来,“咕噜噜……咕噜噜……”

“且遥姐姐,我……我想要到陆地上去……”

记忆中的小人鱼鼓足了所有的勇气,这样对她说道。

“那个地方的人,说不定是不一样的……也许,我也可以在那里找到……找到……”

“再在这里多呆一秒都会窒息!”

然后不顾一切地游离了这里。

那孩子的速度飞快,她怎么也追不上。

所以直到最后一刻,也没有机会告诉她……

“噗通……”

接触到了水分,小人鱼也渐渐恢复了意识。她缓缓睁开眼,此时自己正身处于一个黑暗的空间里。下意识地挣扎着,却因为空间太过狭小而无法动弹。只能用很不舒服的姿势,维持着意识。

这里是什么地方?为什么会在这个地方?自己会被怎么样?没办法逃跑吗?

这样想着,心中愈发恐慌。

“你……”

寂静无声的四周突然传来了声响,小人鱼立刻停止了挣扎,一动不动地望着眼前的黑暗。

“……你还好吗?”

眼前突然亮了起来,小人鱼下意识地因为刺目而闭上了眼。待到眼睛好过一点后,她微微睁开了一条缝……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女孩的大脸,嫩黄色的齐肩短发上长了两只毛茸茸的兽耳,睁着一双如同青色宝石一般晶莹剔透的大眼睛望着她,拎着黑布的双手上还套着银色的手铐。

兽耳女孩似乎注意到了她的神情,踮着脚,费力地向旁边移动,这才掀掉盖在水箱上的黑布。

没有黑布的遮挡,小人鱼这才知道自己正身处一间牢房内。房门就在不远处,她努力想要扑过去,但是狭小的环境却限制了她的行动。

明明就在眼前,却什么也不能做。

小人鱼下意识继续挣扎着,不愿意放弃。

手碰到了玻璃,就像是一堵看不见的墙,阻隔了她幻想的未来。

小人鱼丧气地闭上了眼,心中不免绝望,难道这就是她的结局吗?

怀着满腔的期翼,告别了那个一直生活的地方,想要在新的地方,交到新的朋友,过上新的生活……和过去完全不一样的生活。

可是……

刚来到这里,刚遇到一个人,就因为相信了对方而进了渔网。还以为逃离了困境,却又被关进了水箱里。

和想象中完全不同。

甚至是更糟糕。

明明一直以为,只要离开了那里,就能够得到幸福。

结果无论跑到哪里,都是这样的结果吗?

“且遥姐姐……”

夜半,少女躲过灯塔的扫射,躲过渔船的巡逻,偷偷来到无人的沙滩边。

柔软的亚麻色长发湿漉漉地搭在肩膀上,不停地往下滴着水。

记得她看过一个童话故事,故事里的人鱼公主为了心爱的王子,用自己那美妙的声音换了一双人类的腿。接着满怀希望地登陆上岸,假扮成人的样子,只为再见到那久违的王子。

她们总喜欢幻想,幻想另一个世界一定是美好的,不会有烦恼,只有快乐。

可是……

“你一直所向往着的,那个被阳光照耀,会被人们喜爱的地方,其实也是一个地狱。”

“安德黛薇……”

那一天,她在这个世界醒来。

尽管那些用来处事的常识还理所当然地了然于胸,但记忆中的过去,却像是被摔碎的玻璃球一般支离破碎。

身边一直有一条叫做安德黛薇的小人鱼,不停围着她转,称呼她为“且遥姐姐”。

也是那条小人鱼,告诉了她很多关于她的事,那些被遗忘的事。

比如说,她常常在海水里玩着下沉游戏,闭着眼睛,听耳边的气泡声。亦或者是拿着竖琴,坐在无人的海岛岸边,吹着海风弹琴。

可对于回想起过去而言,这种情报可以说是毫无头绪。

唯一能够了解的,是她在这个世界没有任何亲友,除了那条小人鱼。

即便是半夜,自由港依旧灯火通明,酒吧里还不时传来碰杯声和笑声,广场上燃起的篝火前也还留有跳舞的身影。

蓝灰色拖地礼服,挤奶女工辫子盘发,银色高跟鞋,前柱和琴颈上都刻有精致花纹的竖琴,走在自由港的大街上。这种看似华丽高贵实则不接地气也不实用的打扮让她引来一路侧目。她暗暗抱紧左手上的小竖琴,保持着警戒的状态。

“嘿!妹纸!”

她将右手抚上琴弦,向四周望去,但却看不见任何人影。

“在这里!”她的裙子被不明力量拉扯了两下。

她低下头去。

一个仅到她大腿处,身高约为一米,裹着紫色连帽斗篷,背上背着一把几近等身火枪的……女孩子?该女孩仰起头,帽子下面是清爽利落的银色短发,眯着笑的紫色眼睛透出一丝狡黠。

“妹纸!你好久没上岸了!最近过得还好吗!”女孩放开了抓在手中的裙子,热情地挥舞着肢体。

她向着四周张望,不知是否有埋伏。

“哎呀!别用这种怀疑戒备的眼神嘛!”女孩边笑边拍了拍她的腿。

虽然没有看见可疑的人,但这不能说明这不是陷阱。

“诶!妹纸别这么冷淡嘛!……虽然我们完全不认识,”女孩带着爽朗的露齿笑又拍了一下,“等等!你现在是不是在想‘你都不认识我搭什么讪’?哎呀!就是因为不认识才要搭讪嘛!所有的关系都是从搭讪开始的!诶……妹纸!你跑什么妹纸!你穿着高跟鞋跑那么快不怕崴脚吗?!”

于是自由港的某条街上出现了这样诡异的一幕,前面的妹子拎着裙子脚踩高跟快速竞走,后面的妹子迈着两条小短腿边嚎边追。

一分钟后,“跑”了五十米。

女孩眼见与且遥的距离越来越远,从背上抽出火枪,瞄准一只高跟鞋的鞋跟,“砰……”

且遥因为子弹冲力,身体后仰,摔倒在地。而被打断的鞋跟,也因为冲力,像是脱缰的野马一般朝着一旁的酒馆里飞去。

坐起的且遥,脚部不住地疼痛着,连带着小腿都没有幸免,就连紧抱在怀里的竖琴也不翼而飞。

顺着且遥的目光看向她的脚,女孩微微有些尴尬,下手太重。

就在女孩准备说点什么安慰话的时候,地面突然像是地震了一样,“轰——轰——”

“梆梆……”旁边酒馆的木门被肉顶了开来,一巨大的身躯卡在门处,未见其脸,先见其肚。而肚子上似乎插着什么,特别眼熟……

看着那肚子,女孩突然意外地用正经的语气开了口,“你看那个是不是你的鞋跟?”

且遥也因为那肚子,一时忘记了提问的可能是个变态,点了点头。

“噼噼啪啪……”碎裂的木块木屑溅了一地。

“他一开始到底是怎么进去的?”

“这种时候应该关心那种问题吗!”

酒馆的木门“梆”的一声掉落在地,彻底报废。

“你说我们是先跑呢?还是先跑呢?还是先跑呢?”

“应该先道歉吧。”

眼见对方从相对狭小的酒馆挤出,正式露面,手上紧紧攥着那失踪的竖琴。两人这才注意到,原来它是和鞋跟一起飞进了酒馆。

“咔嚓……”竖琴的前柱被徒手捏碎,对方毫不在意地又扔在地上补上两脚,两人似乎还能听见从脚底传出的清晰碎裂声响。脚掌移开,刚刚还能称之为艺术品的竖琴,已化为一堆碎屑。

女孩正颜,侧头平视着此时和她同样高的且遥,一字一句,咬字清楚,“我们还是先跑吧!”说着,女孩的手指在空中点了两下,就见石砖地上浮现出一个魔法阵,从中钻出一只机械鸟。

两人在有着共同敌人这件事上达成共识,签订暂时合作协议,骑着机械鸟逃之夭夭,不时还往身后补上两枪作为拖延。

机械鸟载着两人来到一个无人而遥远的沙滩边,月光盈盈地照在海面上,波浪缓缓洗刷着沙滩,潮汐声就像是安眠曲般使人平静。

“原来是这里啊。”女孩从机械鸟上跳了下来,借着月光看着不远处的礁石,“你以前常常靠坐在那边,吹着带有咸鸭蛋味道的海风,弹着手中的竖琴。有时候嘴巴也会跟着动,以为你是要唱歌,但却从来都没听见过声音,还以为……”

“你认识我?”且遥有些意外,同时又有些惊喜,“难道我们以前是朋友吗?其实我最近……”

“不认识。”女孩回过头来,看了两眼像是被浇了整整一个海洋的冰水的且遥。

“……”

“其实也不是完全不认识。”她尴尬地摸了摸后脑勺,尔后露出洁白的牙齿,“我刷副本的时候常常会路过这里,而每次路过都会见到你。不过最近……我还以为……很难再遇见你了。”

“‘还以为很难再遇见你’……是什么意思?”且遥不解地望向女孩。

但对方却不知为何岔开了话题,而这个话题恰巧是且遥现在最关心的,“你上岸是为了找那条小人鱼吧?我白天看见她被渔夫抓住,然后被人买走。”

“你知道她的下落?”

“嗯!啊!说起来,”女孩眨了眨眼,“我找那个买走她的人也有点事,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

推荐阅读:
不灭绝仙
武祖在上古
彼岸的白罂粟
武逆之神锤破空
绝代凤唳
塔城之下
闯荡大学
重生爱情公寓

本文链接:http://www.sxzhlp.com/htmls/35930/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下一篇: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帮助中心 | 申请链接 | 网站地图 手机版

Copyright © 2006-2019 小歪朵嘉浓化妆品 All Rights Reserved. Processed in 2019-05-23 09:56:12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