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歪朵嘉浓化妆品
小歪朵嘉浓化妆品 > 婚恋情感 > 自恋王子和贪财灰姑娘

自恋王子和贪财灰姑娘

更新时间:2019-05-17

优雅的拿着酒杯,在自己的领地内,接收着臣民们的恭维的纪泽坤,站在宫殿的顶楼上,俯窥着一年一次属于纪氏集团的繁华景象,他微笑着,将红酒一饮而尽。

发下酒杯,不经意间,纪泽坤从杯子的倒影里看到一个在迅速移动的小黑点。

疑?

那是谁?

似乎有一个小黑点在像大门外移动?

难道还有没有被自己的才情、美貌、智慧、气魄······所迷惑住的臣民么?

纪泽坤心里想着。

这种一年一次的宴会,竟然有人不为所动,想要自行离开,真是不知好歹。

好啊,这个人最好不要被我知道是谁。

呵呵,如果这个人只是想单方面引起我的注意力,那么他(她)还真是成功了······

来到了宫殿的大门,冗长的长廊,让唐如是觉得腿都要折了,结果她迎来的终极挑战竟然是四五米高的大门。

看来只能硬着头皮爬过去了。

还好今天穿的是旗袍短裙,为了防止走光,里面还穿了打底裤,这个时候倒是凸显这种装备的好处了。

美中不足是今天穿的高跟鞋,爬起来不太方便。

好不容易爬上了大门顶端,正想着怎么转过身去爬到外面,一个不小心,唐如是的鞋子被甩了下去,罢了,都进行到这里,再回去捡鞋子也太得不偿失了,还是抓紧时间爬出去比较重要。

反正那个鞋子也只不过是花了几十块钱成功买了一打的地摊货而已。

如此想着,唐如是翻过身来继续往下爬,成功着陆。

终于出来了,可以回到自己温暖的家里咯。

唐如是此刻心情大好,顺手招呼了辆出租车,准备回家。

让她没想到的是,自己那只不小心遗落的鞋子,竟然惹出了麻烦。

······

在这富丽堂皇犹如宫殿一般的建筑里,此刻正在举行一场世纪盛宴,各种世间美味摆放在饮食区内,闪烁的水晶灯下,男女宾客们都穿着限量定制的晚礼服、佩戴着价值连城的珠宝首饰,身着华服,举止优雅的来宾们,伴随着悠扬的钢琴声,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他们都在等待宴会的主人出现。

忽然,钢琴的曲风变得剧烈,水晶灯也闪烁出别样的光辉,宴会的主人,纪氏集团的太子纪泽坤从天棚的升降梯上缓缓下降,出现在众人的视线里。

一袭白西装,笑容可掬的纪泽坤瞬间将宴会内的所有女宾秒杀了,面如冠玉,风度翩翩,仪表堂堂,温文尔雅,就好像只存在于童话世界里的王子从二维世界里走了出来。

时间好像静止在这一刻。

接收着众人仰慕的注视,纪泽坤心满意足的走到了宴会中央,他举起酒杯,环顾着这些被他的光芒照耀着的臣民们,然后,对所有人露出自己最完美的笑容,将杯子里的红酒一饮而尽。

呵呵,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臣民们,你们需要做的就是不断的瞻仰我,崇拜我,一如既往的被我的光芒所滋润吧。

······

这是纪氏集团每年都要举行一次的员工宴会,宴会上许多政经名人、文艺明星都会盛装出席,而宴会的*就是纪氏集团的太子纪泽坤以各种方式出现在会场中心。

纪泽坤的大名,早在唐如是以实习生的身份进入纪氏集团以来就耳熟能详。

所有人都说纪泽坤是王子!

他是年仅22岁就取得了哈佛MBA硕士学位,智商200的天才,他是对所有人都一视同仁和蔼可亲,对任何有困难的人毫不吝啬的救世主,他是多才多艺眉清目秀笑容爽朗,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罕见精英······

然而就是这么一位,无论在哪里都会引起轰动的王子,却内敛到从不在公开场合抛头露面,任何有关于他的影像图片都是尤为珍贵的,即便在这样的公司聚会里,拿着手机之类带有摄影功能的电子产品对王子殿下进行拍照也是不允许的。

真让人难以想象。

不过,可能正是因为这优雅的神秘,才让许多人欣然前往,想要亲眼目睹一下王子殿下的风采吧。

当然,最最令人难以想象的是,这么一位举世无双的完美王子,竟然还没有恋人!

于是,活跃在各个领域的御姐们、萝莉们、呆萌们、腐女们纷纷将其锁定为攻陷目标,梦想着有一天自己能成为王子殿下最亲密的人,更有甚者,部分正太和大叔也被王子殿下电到无法自拔、蠢蠢欲动。

······

好吧,既然王子这么抢手,就让大家去争去抢好了,反正唐如是的心里只想嫁个和自己门当户对兴趣相投的马夫而已。

眼镜妹唐如是心理最大的梦想不是什么飞上枝头变凤凰,而是自食其力的赚一笔钱,然后去周游世界。

目前,她看来最靠谱的赚钱投资就是每周三次、每次两元钱的大乐透开奖。

一旦中奖,唐如是的梦想就可以实现啦。

唐如是紧张的看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快开了、快开了,她心里默默的念着。

第一时间填饱了肚子的她,偷偷的将宴会上保质期稍长一点的美食塞进了自己常年自备的方便口袋里,然后又藏进了挎包里。

反正自己能来到这种高级的宴会,也只不过是因为走狗屎运,碰巧进到了纪氏集团而已,要是还幻想着自己能和太子什么人物坠入爱河,接着改变命运,那岂不是太不符合实际了?

虽然自己也称得上是个灰头土脸的灰姑娘了,不过还好自己没有坏心眼的后母和姐姐们,只不过是经济上不太富裕而已,这个完全称不上不是问题,只要肯努力一定不会被饿死什么的吧,自己四肢健全、不呆不傻的怎么会养活不了自己呢?

不过偷走宴会的食物应该不算是什么不可饶恕的事情吧,美味当前,自己又是常年蹭饭的高手,要是白白放过这些美食那绝对会遭天谴的。

反正这里看起来有数不尽、吃不完的各色菜肴,料想那王子殿下一家人,坚持不懈一刻不停的吃上一个月也吃不玩,而自己可是要独立生活,解决生计问题这个头等大事的人呢?

温饱问题都不解决,哪里还有心思思考别的问题的心情啊,吃饭什么的每一顿不是要花钱的呀,好不容易有这么好的机会,A走一些这种有钱人天天都能吃到,而且也许都吃腻了的美食也无伤大雅吧。

再者说,自己又不是偷走别的什么珍贵的东西,反正有钱人不是都很爱标榜自己是多么多么的有爱心、有善心么,电视里每次赈灾义捐、红十字会救助什么的,都会有很多有钱人来参加呀,还会毫不吝啬的捐出大笔善款,满口的仁义道德讲的异常好听诶。

那今天就当救助我这个可怜兮兮半工半读的穷学生好了。

如此这般想着的唐如是,不禁心安理得了起来,觉得自己这么做,简直就好像在帮助王子殿下发现内心深处的慈悲心的义举。

吃饱喝足,又顺带着装了满满一挎包美食的唐如是,终于完成了此次来参加纪氏集团年度宴会任务。

心态一放松,她不禁感觉呆在这种人潮涌动的地方真让人不舒服,又不是什么至交,还好像多么熟悉一样的天南海北的聊天,真是没劲儿,还不如回到家里做点零活,赚钱来到实惠诶。

话说这华丽丽的宴会什么时间才能结束啊?

······

不能说唐如是是个怪胎,谁让她出生在一个全部都是理想主义者的家庭里呢。

唐如是的爷爷奶奶这辈子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搜集企鹅相关的一切,完全是两个超级企鹅控,正是因为对企鹅有着非同一般的执着,所以,这两位老人不顾一切的去参加了世界民间组织的企鹅救援行动队,天天在南极洲附近出没。

唐如是的爸爸妈妈这辈子最大的成就不是养育了唐如是这么一个古灵精怪的女儿,而是对做各种义工有着异于常人的兴趣,而两人也正是因为做义工而结缘,相识、相恋、相伴到老。

唐如是从小开始,家里就经常会发生父母不时失踪的情况。

自从唐如是考上大学之后,父母就更是消息全无了,偶然想起还有这么个宝贵女儿时,便会寄回各种合影给唐如是。

如今的夫妇二人,更是不知道穿梭在世界的哪个角落里,热血沸腾的做着义工呢。

就这样,唐如是这个妙龄少女,虽然刚刚才开始了自己的大学生涯,却要一边打着工,一边读书,若不如此,恐怕她真的会被活活饿死。

不过,因为从小就在这样的环境里生活,倒是让唐如是养成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顽强性格,她喜欢做一切力所能及的事情,也不像现在许多年轻女孩子一样充满着许多不切合实际的幻想。

这样的性格究竟是要说是不拘一格好呢,还是要说心智成熟好呢?

不过心智成熟的人,怎么样也不会做出会在别人的宴会大厅里,偷拿吃的这样的举动吧,哎,没办法,唐如是就是这样一个只会思考生活实际问题,没有一点浪漫细胞的女生啊。

至于恋爱方面的问题,如果真的有哪个想不开的人想要从唐如是这里听到一点点建议的话,恐怕这个人的恋情离破裂真的不远了。

不过没谈过恋爱,在唐如是自己看来,似乎并不是个会影响自己生活的大问题,她现在要做的事情还多的很,哪有心思在这个问题上耗费心力。

因为家庭比较特殊,唐如是从小就比较独立而且相对比较实际,虽然很多时候,唐如是这个稍微有点特立独行的女孩子和同年龄段的其他年轻女孩子们并没有什么交流的话题。

她是真的对女孩子们的话题不了解,并且也没想过要去了解。

但是,交给唐如是的工作,她都会努力的完成的很好,所以很多时候,她还是蛮被长辈们信赖和放心的。

总之,唐如是就是这么个有点矛盾,有点奇特爱好的十九岁女生。

······

在今天这个一年一次的公司宴会里,本来唐如是也是打算一饱眼福,好好欣赏一下王子大人的优雅风度的。

可无奈的是,像唐如是这样的实习生,哪里有机会进到宴会中央,早被里三层外三层的守株待兔人员,挤到了九霄云外的犄角旮旯里纳凉了。

远远的望向宴会中央,确实是个身姿优雅的王子大人呢,可惜自己无福消受,根本看不清王子殿下丹青墨笔都难以描绘的绝佳面容,只能相距千里之外遥望着隐约的猜想罢了。

按照唐如是的性格,既然王子殿下是个自己无法企及的遥远人物,那么不如即刻作罢,变凤凰的美梦就交个其他人做吧,自己不凑这个热闹了。

美食当前,不好好犒劳一下自己的胃口,岂不是白来了?

吃饱喝足的唐如是,有顺手拿走了一下美味,准备下一餐接着食用。

不过此时的她,眼看着时间一点点流逝,完全将王子殿下什么的抛到了闹哄,只是想着这期的大乐透快开奖了呢。

要不是因为这个派对,还真想去电视机前坐等开奖呢,可惜可惜。

疑?

等等?

这么诺大个宫殿一样的城堡里,不会没有电视机什么的吧?

好吧,就去找找看好了,还真像是要开始进行一个刺激的冒险呐。

唐如是心里如此这般的打定主意,于是,她悄悄的退出了宴会场地。

她打算好好的参观一下,这个宫殿一样的建筑呢。

最好不过的,当然是让她找到电视机了。

还真是大啊,要是在这里迷路,怕是一时半会儿出不去了吧,光是房间就要有一百多个了,只不过不巧的是都是锁住的,到底有几层楼啊,穿着高跟鞋走这么远的路还真是不舒服呢,索性,唐如是把鞋脱掉拿着,光着脚走在漫长的楼梯漩涡里。

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让唐如是找到了一个房间是没锁门的。

小心翼翼的拧开了水晶门,这是个像是镜宫一样的屋子呢。

四周都是明晃晃的镜子,真是个奇怪的屋子,走着走着,唐如是总觉得身后好像是被人注视着一般,有点脊背发凉,偷偷潜进别人的屋子,终归是不占理的,被人发现了也不是什么好事,要是主人再不小心丢了什么东西,自己可是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

思来想去,唐如是决定原路返回,将水晶门像之前一样小心翼翼的虚掩上。

有钱人真是奇怪,唐如是心里想着。

好好的家里竟然弄了个镜宫,真是想不出来是为了什么。

该不会是有什么特殊的癖好吧,话说貌似官宦子弟有钱人家的子孙们多多少少都会有一些难言之隐呢。

这么想着的唐如是心里不禁有点同情起来还未曾谋面的王子大人了。

难道这位王子大人真的是因为有某种宿疾,才不得已保留着自己的所有音像资料,不流漏到外界。

还真是可怜的让人同情,绝顶聪明和富可敌国什么的,还真是和有个健健康康的身体比起来,真是显得渺小到让人不屑一顾。

虽然自己穷了一点,但是贵在有个好身体。

唐如是自我安慰的越想越远了。

······

就这样依照原路,返回宴会大厅后,另唐如是意外的是这个宴会厅里竟然还是灯火通明,看来这些疯狂的聚会人员,真是要通宵达旦的彻夜狂欢了,和不认识的人玩乐那么有趣么?

诶!

叹了口气。

唐如是最最不喜欢参加这种宴会之类的活动了,她那里有那种优哉游哉的闲情逸致去跟那些貌合神离、内心城府的职场老人去打交道啊,和他们打交道的结果往往是百害而无一利,一句话没说对,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呢。

况且,自己手头上还有每天要完成的手工零活什么的如果不按计划每天制作一点,这个月的任务肯定完成不了了,那自己的抵押金也拿不会来了,还要付给人家违约款,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得不偿失啊。

真是无趣,不过这里人山人海,到处都挤满了人,少那么一个两个的应该不会被发现吧?

唐如是突发奇想。

反正自己也只是个无足重轻的职场新鲜人,或者连新鲜人都谈不上,只是一个实习生而已,这么隆重的场合,许多人巴不得能让自己在这里,结交到富贵的有钱人士,扬名立万呢,谁会关心自己这么个没人搭理的小人物的去向呢?

看着那群虚情假意攀谈着的达官贵人们,唐如是不屑的撇撇嘴,她暗自决定趁着没人注意的机会,从这个宴会里偷偷溜走。

话说回来,想从宫殿里溜走也不是一件容易事啊。

数不清的出口,让唐如是觉得天旋地转。

走廊怎么会这么长啊,好像没有终止的尽头一样。

唐如是走来走去的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找对了方向,她竟然在这宫殿里发现了一处*,还真是别有洞天呢,看来宫殿的主人没少花费心思打理这个隐藏在宫殿里的花园。

花园的入口处,竟然被装饰成了一副风景画像,用精致的相框镶嵌在入口处,若不是阵阵花香从这张风景画里飘了出来,唐如是还真没注意到。

不过唐如是的鼻子向来是只对铜臭味异样敏感,不知道今天怎么会闻到了花草的香味,大约是今天的铜臭味已经异常猛烈了,物极必反,自己就只能闻到普通的花草香味了吧。

走进画像伸手一摸,唐如是才发现这是一个可以隐藏的入口。

好奇心驱使唐如是走进了*,真是芳菲美景,有钱人真是会享受,在这么一个仙境般的花园里小憩或是仅仅欣赏一下,所有不开心的事情都会一瞬间被遗忘吧。

原本还想继续走进神秘花园内部的唐突是,忽然注意到前方有个身影,似乎也是被这个美景吸引而驻足于此了。

呵呵,爱美之心人人有之,就不打扰这位有爱心的人,自己还是趁着没人注意悄悄消失吧。

那个神秘花园,着实让唐如是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不过没来得及多想,从神秘花园里出来的唐如是,不知究竟绕了多少个圈,才终于觉得自己徘徊到了宫殿外围了,看起来似乎穿过那个像是月亮门的拱形建筑就到了宫殿的大门处了。

终于走出来了,不过刚刚那个什么花园里的人会是谁呢?······

第二天。

看到自己的特殊助理林一凡手里拿着的那只看起来破破烂烂的鞋子,纪泽坤实在是难以想象,自己的宾客里,还有穿着这样鞋子的极品?

究竟是什么样子的女生,会做这种离谱的打扮?

长呼一口气,纪泽坤忍下这口气,这个藐视他翩翩风度无双美貌的极品女生,挖地三尺也要找到!

林一凡看到纪泽坤这幅表情不禁心中偷笑,呵呵,这个自恋大王终于棋逢对手了,不知道是哪位世外高人让王子殿下如此抓狂呢?

······

真是个奇怪的公司,为什么好端端的要进行仪表检查,真是让人想不通。

听说还是太子的特助,林一凡先生亲自过目!

唐如是听到身边的同事这么议论着。

看看自己的仪表,虽然不能够让人眼睛一亮,不过好歹也算是干净整洁。

况且唐如是自认为,既然是进入了企划组的临时工作室,目前负责的也不过是搜集各类努力减肥人士的资料而已,没必要每天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吧。

同组的女生们知道了这个消息都聚在一起,开始涂脂抹粉,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可是用自己最美的形象,来迎接上级领导的审查,总不会有错吧。

而且,如果万一真的是要有什么变故,谁不知道现在是一个需要美女的时代啊,美女效应还是适用于各个角落的,漂亮的女生总是要比平凡的女生来到吃香么。

看到唐如是并没有要打扮的举动,女生们心里还是有点小小的开心的,有这么一位不爱打扮的女生当陪衬,自己就不会是最后垫背的了。

······

清汤挂面头,黑框眼镜,过于苍白的脸颊,身体瘦弱到几乎可以在工作装里晃来晃去,真是太可疑了,这个女生。

再往下看,他绝对不会看错的,那么丑的鞋子,他看过一眼就绝对不会忘记的,正是和自己在宴会场外找到的破鞋子如出一辙。

话说,在纪氏集团这个世界知名的大企业里,竟然还能心安理得的做这种不合时宜的打扮,除了这个女生外,应该也找不到第二个人选了吧。

看看花名册,唐如是,不出意外的话纪泽坤要找到人就是他了。

林一凡在心里默默记住了唐如是的名字,将她列为一号可疑人物。

巡视了一大圈,除了唐如是之外,林一凡还真没碰到第二个像唐如是一样识时务的女生,这个到处充斥着漂亮女生的集团里,怎么会进来这么一位奇异人士?

林一凡去仔细打探了下唐如是的底细。

唐如是,女,十九岁,A大二年级学生,家有父母双亲,皆出国去了,目前自己在半工半读状态,课业成绩良好,人际关系简单。

今年十月份才进到公司的临时工作室做实习生的,之所以能在众多竞聘者中成功竞聘是因为在竞聘期间,公司的元老已经退休颐养天年的穆先生,在偶然的机缘下,发现了这个女生与众不同的珍贵品质,才决定给她一个来的公司发展的机会。

至于到底穆先生发现到了什么,林一凡还没和穆先生取得联系。

目前,了解的只有这样,林一凡向自己的顶头上司纪泽坤汇报着。

哦,原来如此。

穆先生这个老奸巨猾的人,竟然会特许招进来的人,想来一定是有什么有趣的地方吧?

纪泽坤想着,心里对唐如是这个人不由得有点感兴趣了。

呵呵。

孤芳自赏了22年,是该有个什么人,让这位自恋的王子感兴趣一下了。

好吧,这个艰巨的任务,就交个我们看似柔弱,内心却是打不死的小强一样的唐如是来完成好了。

······

难得的周末,唐如是本来正在自己家中酣睡淋漓,却被隔壁的装修声搅醒了清梦。

推开门,只见门口堆满了大大小小令郎满目的家具,活脱脱的公主范儿田园风家用摆设,看着质量,应该是价值不菲吧?

不过好端端的,怎么想到要搬到这个老式住宅楼里了,果然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不过这跟唐如是并没有丝毫的关系,只要他们装修的声音调小一点就可以了,比较这里是老宅子,禁不起这么翻天覆地的大修。

不知道邻居张叔叔一家是怎么想的,忽然就把自己的房子卖掉了。

不过据说房子的买主出价不菲,像他们这个老宅子,住了至少二十年,能在此时脱手赚一笔,真是命好,应该向张叔叔打听一下,要是价位合理,干脆也把自己的房子处理掉得了,反正老爸老妈一年到头也不回来一次,房子空着也是浪费。

这么想着,唐如是忽然突发奇想,既然如此,何不就找个人合住,以来自己有多了一笔收入,二来两个人一起住还可以安全点,省的类似于闯空门之类的事情再度发生。

唐如是的脑袋果然是毫无疑问的赚到钱眼里了,拔是拔不出来了。

既然有了主意,唐如是就即刻行动了起来,睡意全无。

既然是周末,那么估计公司里是没什么人的,所以关于传单用的纸张呢,就顺便拿公司里的好了,反正自己又没有要拿很多,应该不会被人发现吧。

取来纸笔,唐如是开始自制传单,公开征集合租的人士,自己的家里虽然是老房子一座,但是地点比较好,楼下银行、饭店、理发店、药店一应俱全,而且还距离公交站点只有5分钟距离,要不是因为交通特别便利,估计这栋老房子的房价也不会还保持在那么高的水平。

做好了传单,唐如是像许多发小广告的人员一样,开始偷偷潜入民宅,趁保安不注意,就往单元门上粘贴。

哈哈,终于大功告成了,传单全部搞定了,接下来,只要等消息就好了。

······

休息日总是如此的短暂,还没彻底的放松够,就又要迎来下一个星期的开始了。

令人讨厌的星期一。

终于下班了,天煞的,怎么会有这么多活儿呢。

虽然都是打杂的事情,但是唐如是也被折腾着来来回回跑了好多次外勤。

她的科长似乎用她很顺手,连买饭之类的小事也不放过唐如是,唐如是倒是乐得去买饭,每次都能顺便A点吃的,拿回家当自己的晚饭享用,何乐而不为?

大概职场就是这个样子吧,唐如是心里从没有觉得有什么不舒服的,拿人钱财,为人办事,人之常情。

况且,唐如是自认为自己的科长对自己还是不错的,起码会交代自己做什么,不像是对待同组里混日子的女生们,完全不理会她们,也不交付工作给她们做,成天只只能听那些女生在张家长李家短的八卦着。

虽然,在外人看来这样优哉游哉的混日子才是舒服的活儿法,不过我们的唐如是是个怪胎,她是那种比起混日子更喜欢自己能真正学到本领的人,所以尽情的使唤她,看起来还是很受用的。

······

刚刚从唐如是家里出来的纪泽坤,坐在自己的房车里,这下子,终于看到了那个和摄像机中显示的出现在自己镜宫里的身影一样身形的人出现了。

凭自己过目不忘的超级记忆力,出现在自己领地的人绝对不会认错,那个偷偷溜出宴会和闯进镜宫的人,肯定都是这个人了。

好吧,让我好好见识一下这个胆大包天,藐视王子殿下我的女生,到底出落成什么样子了吧。

这么想着的纪泽坤从房车里出来了,站在唐如是回家毕竟的路口处,打算仔细打量一下唐如是究竟是何方神圣?

走在回家的路上,唐如是低着头,思索着今天晚上回家要做多少件手工零活,还有刺绣的工作也要及时做完,不能出差错,想要把一切都顺利完成,最好每日都按照既定计划,坚持好。

恩,很好。

应该没有什么事情被自己不小心忘了吧。

忽然,唐如是看到了一个东西从自己的脚步滚过来。

啊!是一元钱硬币!

哈哈,赚到了,一元钱也不能放过!

不是有那么一句话么,瞧不起一元钱的人,一定会被一元钱所累的。

就这样,追着一元钱跑的唐如是,从纪泽坤身边走了过去,正眼也没瞧纪泽坤一样,她的眼中只有那个被视为自己囊中物的一元硬币!

出乎纪泽坤的预料之外,他看到了一个平常到不能在平常的眼镜妹,又瘦又小,脸色苍白,还梳着一副清汤挂面头,不知道是不是被穷神附体了,她旁若无物一样,眼中只看到了一个一元硬币,丝毫没注意到自己的身边站着一位王子大人。

在纪泽坤22年的人生里,所有的其他人存在似乎都是为了证明自己的优秀。

自己就应该是像王子一样的伟大人物,受到所有的瞻仰膜拜。

可是,今天,王子大人被人藐视了,或者说是视而不见到不如一个一元钱的硬币来的有价值。

王子大人积累了22年的自尊心极度受挫!

他一定要一雪前耻!

······

好像刚刚自己经过了什么不寻常的东西吧,将硬币一脚踩住,唐如是将它捡起来装到了自己的口袋里。

算了,不管是什么东西了,今天捡到钱了,运气真好!

这么想着的唐如是,心情愉快的走进楼道里。

奇怪,自己家里不会是进了小偷什么的吧?

怎么总感觉,家里有点小小的变化?

不知道是不是唐如是多心了,她总觉得自己的家里好像被不知名的人士光顾了一样。

如果真的进小偷了,自己好不容易攒下的私房钱应该没有被偷吧?

唐如是赶紧跑到客厅里的鱼缸边,仔细看了一下那些鹅卵石排列的顺序。

很好,最重要的财物没有丢失。

怪胎终究是怪胎,藏钱物的地方也这么的与众不同,试想谁会将钱物藏到自己家的鱼缸里。

虽然钱财并没有丢,可是还是觉得哪里怪怪的,真的像是有人来过一样。

唐如是仔细检查了一遍家里。

呃,下星期要交的手工制品还在,这是唐如是私下里揽下的零活,手工制件,按个数付钱。

然后,刘阿姨服了订金的给儿子结婚用的花开富贵的绣图还在,这是唐如是用来打发无聊时间顺便赚钱的刺绣制品。

最后,哈哈,终于被唐如是发现是哪里不对劲儿了,原来是爷爷奶奶留下的企鹅仿真制品的位置改变了,明明每天企鹅的嘴巴都会指向西北角的时钟方向,可是今天的企鹅嘴却指向了西南角的房间位置。

不过到底是谁呢?

又没有拿钱,来到自己家里到底是要做什么啊?

真让人想不通。

······

真是幼稚!

虽然林一凡这位和纪泽坤从小一起长大的特殊助理,心里这么想着,可是他还是忍住没有说出来。

好不容于将已经石化了的纪泽坤接到家里,林一凡今天的任务这才刚刚完成。

不知道是受到了什么打击,王子大人竟然露出如此失魂落魄的样子,在返回纪泽坤宫殿般豪华的宅院的路上,这位王子破天荒的一句话也没有说。

要是有机会的话,林一凡还真想见识一下这个高人。

大家都认为纪泽坤是王子,虽然他的确智商高、多才多艺、外表完美,可是他自恋的臭毛病也真是让人望而生畏,无法企及。

在林一凡和纪泽坤认识的二十多年时间里,他还真想不出什么人能让王子殿下改掉自恋这个臭毛病,估计难度系数是相当的高了。

······

回到自己豪宅的纪泽坤,脑子久久不能忘怀的是唐如是一脸无视的表情。

第一次能有人把自己这个无论哪方面都称得上完美的王子当空气!

这个女人到底是何方神圣,纪泽坤心里愤愤不平的想。

她的家里,放的净是一些什么乱起八糟的东西,怎么会有一堆组装的零件,还有一幅巨大的刺绣图,另外好好的家里放什么巨大个的企鹅,差点没把自己吓到。

至于家用电器方面,似乎这个女生的家里只有一台电视机、一个热水器还有一张床,吃饭的锅子什么竟然都没有在她家里发现,真是诡异!

难道她都不吃饭的?

凭他纪泽坤220的智商,还是没弄明白这个奇怪女生脑袋的神秘构造。

22年来,第一次纪泽坤对自己以外的人有了兴趣,而且这还是位,从来都让他不屑一顾的异性。

当然,此时的纪泽坤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他只是认为这个古怪的女生严重打击了自己满到爆的自尊心,谁让他是位从小到大都被人服侍的像王子一样尊贵的人呢。

“一凡你有什么注意么?”纪泽坤表情诡异的问道。

“恕我愚钝,王子殿下,实在是没有什么好办法。”林一凡毕恭毕敬的说道。

“你看这样如何?”纪泽坤招呼林一凡来到自己身边,一阵耳语。

林一凡的脸上黑线越来越重了。

只不过是从你的宴会上偷偷跑出去而已,没必要这么介意吧,王子殿下,您会不会是太闲了啊?

自恋的纪泽坤每天起床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对着镜子,找到自己最美丽的一面,只有露出了完美的弧线后,才会开始新一天的工作。

好吧,今天的头等大事,就是抓住那个从自己的完美宴会上偷溜的女生——唐如是。

一定要让她认识到自己犯下的错误。

自恋的王子大人受挫了,后果很严重·····

推荐阅读:
xn死灵骑士
盘龙之金乌啼鸣
灵魔圣皇
永昼
冷傲才女总裁请离开
荣华锦年
天幕危机
女神之巅

本文链接:http://www.sxzhlp.com/htmls/37897/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帮助中心 | 申请链接 | 网站地图 手机版

Copyright © 2006-2019 小歪朵嘉浓化妆品 All Rights Reserved. Processed in 2019-05-23 09:11:21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