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歪朵嘉浓化妆品
小歪朵嘉浓化妆品 > 洪荒封神 > 修仙第一人

修仙第一人

更新时间:2019-05-18

到了!前面就是落霞山了!

陈子涵仰起头,望着隐现在天边的连绵群山,眼神变得复杂了起来。

陈子涵虽然只有十六岁,但是他的脸庞瘦削而坚毅、棱角分明,显得比同龄人成熟许多;一双眼睛炯炯有神,透露出坚毅和决然。

“子涵!这一路上我看你好像重重心事的样子,你到底在想什么呢?”身旁的父亲伸出右手拍了拍陈子涵的肩膀。

转过头看了父亲一眼,父亲今年四十五岁,头发却已经有了几缕白发,脸上的皱纹堆垒,背微微的有点驼,跟自己说话时似乎是在点头哈腰一般。

陈子涵长叹一声,感慨道:“这一路走来,有近千里的路了,我看了这广大的河山,心里一直在琢磨,我该怎么办才能把这万里河山都变成我的呢!”说完之后,陈子涵举目四顾,自觉心怀大畅。

一阵疾风从身后袭来,是父亲朝自己的脑后拍来,陈子涵忙一低头,躲过了父亲打来的一巴掌,脚下一软,差点从脚下的仙鹤背上跌落,幸好父亲伸手拉住了自己,这才站稳身子。

再看父亲,他一张满是皱纹的脸上尽是怒色,眼中满含怒火,狠狠的瞪了自己一眼,大声喝骂道:“畜生,你有日天的本事!说出这种没有天日的话来!”

陈子涵不敢顶撞,低声嗫嚅道:“我就心里想想,随口说说,你至于发那么大的火嘛。”

只听父亲“哎”的一声,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声音之中充满了失望和无奈。良久,才轻声说道:“你也不算算,你都拜了几个师父了,家族里装不下你了,咱们星月城的几大门派也都装不下你了。还不都是因为你这无法无天的性子吗!你跟爹说句实话,你到底想干什么?!”

陈子涵看到父亲失望难过的表情,见父亲又问的这样郑重,抬起头看了看深蓝色的天空,想了想,觉得确实是自己心中所想,就平静而认真的说道:“我就想成为咱们修仙世界的一个传说。”

“呸”的一声,父亲朝左侧吐了口唾沫,双眼圆睁,盯着陈子涵,几乎将眼珠子瞪了出来,气得嘴角颤动,半天才开口骂道:“‘你是仗跑啊,你是仗咬啊!’要不是这次赶上落霞宗门派扩张,大量招收门徒,你小子这辈子恐怕连修炼的机会都没了!你能跟你爹争口气不?不要老想这种云彩边上的事了,也别净干些不自量力的事了,好好的修炼,安安分分的,成不成啊!”说到最后,父亲的声音之中都有点乞求的味道了。

陈子涵的心中也觉得有点过意不去了,想起自己被撵出门派的耻辱,心中一狠,紧握着拳头,狠狠的说道:“爹,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的修炼,给你争口气,我这一次要不能学到一身本事,绝对不回星月城。”

父亲听了这话,愁苦的脸上微微露出一丝笑意,但是转瞬即逝,用力拍了拍陈子涵的肩膀,安慰道:“到了落霞宗,不要惹祸,好好的修炼,对不对得起我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你要对得起自己。一个人,你没本事,就注定要一辈子被人欺负。”

陈子涵重重的点了点头,心中暗暗发誓:总有一天,我一定要成为这个世上传说一样的人物,让所有曾经轻视我的人都仰视着我。

脚下的仙鹤飞行极快,这会说话的功夫,落霞山的草木已清晰可见了。

落霞山实在是高,陈子涵都不得不仰起头来看。只见一座连绵无尽的山峰直插人云霄,山腰处有着朵朵白云飘动,几个衣袂飘飘的修行者驾着仙鹤在青天白云间飘过,不时的有几道流光穿入云海之中,这是修仙高人驾着飞剑飞过。

来之前陈子涵就听家人说落霞宗是一个大门派,当时还当是父母是宽自己的心,故意这样说。这时亲眼所见,心中惊喜过望,心中暗想:真是因祸得福啊,要不是被星月城的几个垃圾门派赶出来,哪里能赶上落霞宗收徒的机缘呢!

这时,身旁的父亲也是脸露喜色,缓缓的取下左肩上的包袱,跨到陈子涵的肩膀上,又拍了拍陈子涵的肩膀,欣慰的说道:“子涵,落霞宗可是一个大门派。你能赶上这样的机缘,这是你的运气,要好好珍惜,在门派中一定要听话,不能闯祸。落霞宗不让外人进入,待会到了,你就拿着令牌进去,我就要回去了。”

陈子涵点头答应,说道:“爹,你放心,这么大的一个门派,绝对不会像之前的小门派那样不讲道理!只要他们将道理,我又怎么会闯祸!”

距离落霞山的山脚已近,不时有人骑着仙禽飞过,父亲看了陈子涵一眼,摇了摇头,也就没有再说什么。

到了落霞宗山下的驿馆,交了令牌,不多时,接引的人下来,陈子涵就送别了一脸不放心的父亲,跟着接引之人朝山上行去。

接引之人名叫王佐,年纪不大,只有十六七岁的样子,前额极为突出,一双鹰眼,薄嘴唇,身材颀长,着一身淡青色衣衫,身周流溢着一股出尘之气。陈子涵只看了一眼,便知这人修为至少有聚气期六层的修为,比自己高出了一层。

陈子涵跟着这名少年,一路上听他介绍山中的景致和门派中的一些规矩,知道了自己被分到了门中长老元阳真人的门下,眼前的王佐以后就算是自己的师兄了。陈子涵跟他稍微交谈了几句,便知道他极富机谋,是个绝顶聪明之人,但是为人却又是极为平和,陈子涵感觉应该不难相处,心下欢喜。

到了山腰,转而向左,上了西南一座低矮一点的山峰。不多时,便看见一大片青石房屋,王佐指着其中的一个宽大的院子,说道:“前面就是我们的住处了。”

两人加快脚步,还没走动院门口,耳中就听到一阵吵吵嚷嚷的声音。王佐的脸色一变,口中低声骂了一句:“畜生!”转过身看了陈子涵一眼,轻声说道:“陈师弟,待会你跟着我进去,不要多话,知道吗?”

陈子涵不明所以,也就点了点头。

王佐又强笑着对陈子涵说道:“陈师弟,其实也没什么事,就是门派中有一两个猖獗的师兄在挑事,这不干你的事,你不用怕。咱们进去吧。”

到了院门口,陈子涵就看到了这是一个可容纳三四百人站立的院落,此刻密密麻麻的站满了人。

跨步到了院中,跟着王佐朝人群堆里走去,还没走出两步,只听一人大声喊道:“王佐,站住!还有那个新来的,也站住了!”

陈子涵回头看了说话之人一眼,是一个身材中等,脸色微黑的家伙,正一脸凶相的看着王佐。时不时的,又是一脸凶相的扫视了一圈站在院中的众人,仿佛每个人都亏欠了他的东西似的。

王佐微笑着说道:“我先安排这个新入门的师弟,待会再过来?”

一脸凶相的家伙伸出右手食指,朝人群里面一指,傲然道:“先站着,等我的事完了,你再干你的事。”

王佐脸色微变,但立即又露出了笑容,强笑道:“好。好。好。”

说着,拉着陈子涵钻到了人群之中。

“你们说,你们今天到底是交还是不交?”陈子涵刚刚在人群中站稳脚步,就听到那个一脸凶相的家伙咆哮着说道。

没有人吭声。

陈子涵心中疑问不解,转头看着王佐,意在询问。

王佐抬头看了看前面,抿了抿嘴,压低声音解释道:“这个家伙叫沈立,是沈宇浩的弟弟,替沈宇浩来收灵石的。自从沈宇浩成了这一帮外门弟子的头头之后,规定每人每月要向他交纳两枚一品灵石。这个月沈宇浩奉命外出未归,现在他弟弟来替他收,根本都没人鸟他。”

陈子涵听了之后心中骇异,怎么跟地痞流氓一样,还收灵石!

灵石是修仙之人常用之物,是一个修仙世家炼制而成,便于修仙之人吸收灵石中的灵气,现如今已演变成了修仙世界的货币。一枚一品灵石差不多刚好能够满足一名聚气期的修士一日所需的灵气。

“你!出来!”沈立挤入人群,拉着一名一脸怯懦的弟子,连拖带拽,那名怯懦的弟子踉踉跄跄的到了人前。还未等站稳,沈立已一把抓住了他领口的衣襟,右手伸出食指,指着这人的鼻子,怒道:“你他妈的交不交?”

陈子涵瞥了一眼王佐,王佐脸上露出了忧色,似乎察觉到自己在看他,回转过了头,悄声说道:“我们本来商量好的,都不交的,以后也不打算再交。刚才那个被抓的师弟,是前天新来的,怕是会交,一旦开了头,估计胆小的就会跟着交了。”说完之后,又伸着头看向站在人群前面的沈立和那名新来的弟子。

那名新弟子一脸的惊恐,吞吞吐吐的道:“旁人交,我就交;旁人不交,我也不交。”

话声未落,“啪”的一声,沈立一巴掌扇到了那名新弟子的脸上,顿时留下了一个紫红色的巴掌印。

人群登时一阵骚动。

再看那名新弟子,眼中含泪,右手摸进怀中衣兜,不知道是气的还是吓的,抖动着右手拿出两枚一品灵石。两枚一品灵石通体透明,在午后阳光照耀之下泛着夺目的白光。

沈立松开抓着那名新弟子的左手,退后一步,将右手伸到那名新弟子的胸前,歪着头,瞥着嘴,冷笑道:“递到我手里。”

那名新弟子低下了头,不看众人,也不看沈立,将两枚灵石放到沈立的手掌之中,然后转头朝院内的一间屋中跑去,躲进屋中不敢再出来。

沈立故意将两枚一品灵石在手中摩擦,发出轻微的“叮”声,人群之中却响起了一阵“嘘”声。

沈立右手抚摸着灵石,傲然的目光扫视了众人一圈,众人都是一脸的怒色。

“现在谁交?”沈立根本不理睬众人,依旧傲然的说道。

没有人说话。

沈立等了好一会,还是没一个人吭气。沈立突然朝陈子涵所在的地方大步走来,伸出右手手指,指着陈子涵所在的地方,口中大嚷道:“你!你!你!别看了!说你呢!你!出来!”

陈子涵正转头看沈立在找谁,听到沈立的话声和射来的凌虐的目光,这才明白是找自己。陈子涵的心中一恼,就想一拳将沈立打残,眼前的沈立也不过聚气期六层的修为,当真动起手来,以自己打架经验之丰富,他未必是自己的对手。但一想起父亲那张苍老的脸,又忍了下来。

陈子涵将肩上的包袱递到王佐的手中,身旁的王佐拉了自己的衣袖一下,陈子涵装作不知,大踏步走了出去。

昂头挺胸的走到了沈立面前,陈子涵轻蔑的看着沈立,心中打定主意,这么多同门看着呢,大家肯定都是不想交这种钱,我是绝对不会开这个头的。

陈子涵见面前的沈立脸露惊讶之色,看了自己几眼,退后了一步,回头看了一眼跟着他身后的一个矮个子,似乎是在探询自己的来头。矮个子摇了摇头,沈立转过头,跨步上前一步,咳漱了一声,沉声问道:“小子,你叫什么名字?”

陈子涵瞥了沈立一眼,眼中满是鄙视,却不答他的话。

沈立又大声喝问了一声,陈子涵还是不答,人群中传来一阵哄笑声。

沈立脸上挂不住,脸色一黑,怒道:“小子,新来的是吧!你这样的刺头我见的多了,老子会教你怎么做人!”说着,就握紧了拳头,又走上前一步,撇着嘴狞笑道:“小子,你的灵石今天必须交,否则,刚才那人就是你的榜样。”

陈子涵冷笑一声,弯下腰,捡起了地上的一块指头大的石头,捏在右手拇指和食指之间,扬了扬手,笑着对沈立说道:“看到这块石头没有?从我捡起来之后,他就姓陈了。你想要,除非你能够叫到它答应!”

“找死!”沈立咬着牙,又上前了一步,伸出右手食指,指着陈子涵的脸,愤怒的说道。

陈子涵心神一动,灵气灌注全身,迅捷的朝身后退了一步。伸出左手拇指,放入口中,轻轻一咬,拇指顿时流出鲜血。陈子涵的鲜血一滴滴的滴落到了地上,鲜血在流出身体的刹那间,化成了朵朵燃烧的火焰,滴落到了地上,兀自燃烧—滴血成火。

与此同时,陈子涵的心念电转,一条神龙的幻影盘旋在陈子涵的身周。

哗!众人顿时议论纷纷。

沈立吃了一惊,退后一步,脸露惊骇之色,问道:“你想干什么,难道想造反不成?”

陈子涵用九龙降魔诀祭炼出了一条神龙,他之所以敢挑衅沈立,是因为见沈立实在猖獗,众位同门都是脸现愤怒,现在沈立挑上了自己。自己想趁此机会挑动众人,只要有人愿意将灵气灌注到自己身上,神龙的幻影就会被灵气充盈。那时候,只消自己心念一动,神龙扑去,立时能将沈立打成重伤,也正好是自己在门中出头的好机会。

盯着沈立,陈子涵脸上带着戏谑之色,冷笑一声,然后转头对着同门大喊道:“谁来助我?”他天生血脉奇异,正适合习练九龙降魔诀,但是这种无上的功法单单一个人的灵气是不足以将幻影凝实的。九龙降魔诀在修仙世界流传几千年,后来因为其中八卷法诀散失,才流于凡俗。但是只要是修仙之人,几乎没有人不知道这套曾经天下第一的功法。

本料到会有人激愤,正好可以借自己之手惩戒沈立,哪知道居然没有一个人出手往自己身上灌注灵气。

这么一来,原本惊骇的沈立,见到众人一味的隐忍,面上的惊恐渐渐散去,露出了看傻瓜一样的神情。灵气灌注全身,握紧了拳头,一步步朝陈子涵走来。

糟糕!陈子涵的心中暗惊,看来没有人敢出手。心中不甘,他朝众人投去期许的目光,又大喊了一声“谁来助我?”

还是没有一丝一毫灵气灌注到自己身上。

眼看着沈立带着老猫戏弄老鼠的眼神,一步步朝自己走来。唉!这次看来是自己失误了,在之前,只要自己一祭炼出神龙,就有人帮助自己,自己也藉此横行家族和几个门派。由于没有顾忌,自己也惹出了不少是非。

陈子涵无奈,只得收摄了心神,转念将灵气灌注身周。

“沈师弟,请等一等!”王佐从人群中钻出,挥动着双手,大声喊道。

王佐气灌全身,如同猎豹一般,几步就窜到了陈子涵和沈立二人的中间。

站稳了身子,王佐脸上堆满了笑意对沈立笑道:“沈师弟,陈师弟的灵石我替他交了。他刚来不懂事,你不要跟他一般见识。”说话间,右手已掏出了四枚一品灵石,左手握着沈立的右手,将右手中的灵石朝他的手中按去。

沈立一甩手,将王佐的手甩开,冷声说道:“这小子可是个人物啊!要是搁在四百年前,学成了九龙降魔诀,只怕要纵横天地了。嘿嘿,只可惜,这小子晚生了四百年,九龙降魔诀已经失传。可是,这个小子居然想挑动众人造反,你说我哥要是在这里会怎么样?”沈立越说越是大声,唾沫星子溅到王佐的脸上,王佐伸左手摸了一把,只得推开一步。

王佐走到陈子涵的身前,背对着沈立,朝陈子涵使了一个眼色。随后将灵石递到陈子涵的手中,低声笑道:“陈师弟,你刚来,何必自找麻烦,认个错吧。”

陈子涵伸手接过了王佐递来的灵石,握在手中,心中却是明了:这个沈立仗着他那个什么哥哥,自己既然有了刚才的那一出,只怕自己再怎么哀求,沈立都是不可能放过自己的。难得这个王佐一番好意,也不好推却,只得接过他递来的灵石,然后皮笑肉不笑的看着沈立。

这时,沈立已一把拉开王佐,走到距陈子涵面前半步距离处,头一伸,几乎将脸贴到陈子涵的脸上,盯着陈子涵狞笑道:“小子,你今天不跪下来求我,这事咱们没完。”说着,右手一挥,一巴掌朝陈子涵的脸上打来。

陈子涵何曾受过这样的羞辱,心中大怒,右腿一踢,直朝沈立的小腹踢去,非迫使沈立退步躲闪不可。

在这瞬间,沈立脸上怒色更重,大骂道:“你居然敢踢我!你……”。沈立的口中骂着,不仅不闪避,而且左手也伸了出来,身子跟着跳了起来,似乎要左右两手同时开弓去扇陈子涵的左右脸。

陈子涵心中也是骇异,这个人真是可恶到了极处,猖獗到了极处,居然吃定了自己,连闪躲都不闪躲。当下心中一寒,一脚朝沈立的裤裆踢去,看你这下子躲避不躲避。

哪知道,直到陈子涵的右脚踢中了沈立的裆部,沈立还口中骂着伸着手来扇自己的脸。在自己的一脚踢中之后,沈立的骂声如同被掐断了一般,戛然而止;伸出的双手也敏捷的缩回,捂住了裤裆,身子重重的摔倒了地上。落地之后,喉咙中才发出痛苦至极的“啊,啊”之声;双腿夹着捂在裤裆的双手,身子在地上打了个滚,紧接着仰面左右滚动了几下,最后趴在地上,撅着屁股,身子抖动着,口中“唔,唔”之声不绝。

哇!人群顿时炸开了锅,一股脑的围了上来,全都愕然的看着在地上痛苦不堪的沈立。有几个大胆的同门指着沈立谈论着他的伤势,争执着,还有人出言剖析陈子涵这一脚的方位和力道。

陈子涵的心中也是骇然,他这一脚只是威胁,只要留心根本不可能躲不开的,他没想到沈立居然猖獗到完全不理睬自己的袭击,结结实实的挨了这一脚。这一脚的力道也不能算小,加上沈立又是用力的往前冲,弄的自己的脚现在还是隐隐的发疼,而沈立裆部的疼痛肯定不用去想了。

陈子涵蹲下身子,扶着沈立的双肩,轻声询问道:“没事吧,要不找人看看?”

弓着身子趴在地上的沈立猛的抬起头,眼中冒出要吃人的凶光,张了张嘴“唔、唔”两声,没有说出话来。这时,原本跟在沈立身后的两人走了过来,将沈立翻过身子,一个人抬着头,一个人抬着腿,将沈立抬起。沈立的身子根本直不起来,两人一拉沈立的身子,沈立的头和脚就朝腰部缩,两人只得摇摇晃晃的半抬半拖着将沈立拖走。

陈子涵站起身,看着眼前乱哄哄的人群,心中郁闷,暗叹了几句倒霉,呆在原地愣愣的说不出话来。

过了好一会,跑出院门去看沈立的人都已回来,围着陈子涵,默默不语。

“哎,对了,陈师弟,我只听说过九龙降魔诀,想不到你也会,不如趁着大伙都在,给大伙演示一下如何!喏!这棵大枫树堵着院门,一到夏天,树上的知了叫的人心烦,试试看借着众人之力能不能将这棵大枫树给剔除掉?”王佐率先打破了沉默,开口说道。

陈子涵抬头朝门外那棵两人合抱的大枫树看了看,又看了看众人,心中立时明白了王佐的用意。王佐是想让自己显示一下自己的能力,或许能够得到众人的支持,看沈立的猖獗样子,显然后台是有来路的,如果没有人支持自己,只怕自己在这个师门中就呆不下去了。

陈子涵的脸上勉强挤出笑容,朗声说道:“我有幸练成了九龙降魔诀的第一卷,这是我自己也没想到的事情。王师兄既然想看,小弟只好献丑了。呆会神龙一现,还要烦请各位师兄借一把力。”说着,陈子涵向众人一抱拳,躬身一礼。

“陈师弟客气了!”

“正好,九龙降魔诀我只是听说过,这种神功非命世之人不能练成,今日正好一见!”

“呵呵,陈师弟露一手,让愚兄见识见识这种失传了的绝世功法吧!”

……

陈子涵迈步走出院门,在距离大枫树尚有五丈处停住了脚步,回头朝众人一抱拳,谦虚了一句“献丑了!”

说罢,陈子涵将左手拇指放到口中,用力一咬,已经合拢的伤口顿时裂开了一道大口子,鲜血涌出,陈子涵的全身瞬间如同燃起了火焰。陈子涵的心神一动,灵气在体内沿着九龙降魔诀所需的特异经脉流转。瞬间,一条张牙舞爪的金色巨龙在陈子涵的周身浮现。

王佐第一个转动心神,将自己体内的灵气灌注到了陈子涵的身上,这种灌注之法是有危险的,如果那条金色巨龙遇阻或受伤,一旦灵气散了,灌注灵气之人的心神必然受伤。

随着王佐的灵气灌注,盘绕在陈子涵周身的金色巨龙变得清晰了一些,麟角隐隐可见。

“我来!”“我来!”

只是对付一棵大枫树,这是不可能受伤的,众人也就没了顾忌,一道道灵气汇聚到那条金色巨龙的幻影之中,灵气充裕,金色巨龙已经麟角毕现。

“好了,够了!”陈子涵大声喊道。“小弟的修为太低,灵气太多,小弟就驾驭不住这条神龙了!”说完,陈子涵的心念转动,那条金色巨龙张大了口,舞动着金色巨爪,身子摆动,朝大枫树扑去。

伴随着陈子涵的心念转动,金色神龙从树梢穿过,神龙过处,刚刚冒出新芽的枫树枝叶瞬间消散,化成灰烬,金色神龙从上而下在枫树上盘旋舞动。片刻,这棵大枫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化成飞灰,风一吹,飘散不见。

呼!众人都是倒抽了一口凉气。这九龙降魔诀实在是太恐怖了!当年若不是自降魔真人之后散佚,九卷功法大部分失传,要不然能够练成九龙降魔诀的话,那当真有毁天灭地之能了。仅仅这一条神龙,仅仅是陈子涵聚气期五层的修为,加上众人的灵气汇聚,只怕筑基期的高手对上了也是死路一条啊!

“陈师弟当真是当世奇人呐!能够练成这种绝世功法,当真令人羡慕啊!”王佐鼓掌称赞道。

陈子涵叹了口气,笑道:“唉,只可惜生不逢时,不能一睹其余八卷功法!”现如今流传在修仙世界的这一卷功法已经没有什么稀奇,只要像陈子涵这样子能够滴血成火的体脉都能够习练。

众人也都纷纷向陈子涵道贺,陈子涵谦虚了几句,心中的忧虑依然不能够放下。沈立伤成这样,依那小子的猖狂的性子,恐怕会跟自己不死不休的。

“各位,这就散了吧!”王佐对着众人笑着说道,然后提着陈子涵的包袱,走到陈子涵的身旁,拍了拍陈子涵的肩膀,安慰道:“事已如此,难过也是无用,慢慢想办法解决吧!我先安排你的住所吧!”

陈子涵朝王佐投去感激的目光,点了点头,跟着王佐朝院子中走去。

推荐阅读:
祖始八道
花开相惜花落莫离
封魔古玉
璨灿花开
禹门
校园天空
网王之美男优优
魔王的猖狂妃

本文链接:http://www.sxzhlp.com/htmls/41687/

转载请注明出处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帮助中心 | 申请链接 | 网站地图 手机版

Copyright © 2006-2019 小歪朵嘉浓化妆品 All Rights Reserved. Processed in 2019-05-23 08:41:48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