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歪朵嘉浓化妆品
小歪朵嘉浓化妆品 > 奇幻修真 > 吾道无仙

吾道无仙

更新时间:2019-05-18

1.每日一更,稳定3000字更新。

2.时间段:上午12:00

PS:第一轮修缮章节开始,部分设定有可能会随时改动。

“眸……”

疏懒的一声牛叫,在这山村田地间回荡不止,此时正在田丰乡的地头,一名瘦小的孩童半蹲在低头,专心致志的盯着手中一本破旧的古籍。

“铁牛,你爹喊你回去,你家里来了贵人了!”

正在此时,忽然在他的身后有一声高昂的叫声传来,却是一名肥胖的孩童面带着惊喜和羡慕望着那满身泥土坐在低头的铁牛嘿嘿傻笑着。

“贵人……”

那铁牛眉头紧锁,想了半天像是从脑海中翻过八遍族谱也是没有找到自己的亲戚有过什么贵人。

他扑腾起身,拍了拍屁股上的土灰将那破旧的书收在了粗布衣衫间的怀中,向着那肥胖孩童后的房屋走去。

“哎呀,他二舅啊,你看你来也不打声招呼,家里没什么好招待的,就这只老母鸡,你可不要介意啊……”

此时正在屋中桌椅前坐着的,除了一名做商人打扮的中年人,另还有一男一女两名孩童各自乖乖的坐在他身旁,望着面前这憨厚老实的农家夫妇在中年人面前拘谨的样子颇有些觉得好笑。

“娘!”

那铁牛刚刚走进屋中,嗅了嗅鼻子似是闻到了平日里根本闻不到的气息。

他转眼看向一旁灶台干柴烈火上的锅中正冒着的热气,不时有鸡块被沸腾的水冲上来,突然之间大喊一声。

“娘,你怎么可以把这鸡杀了,这可是我们家唯一的……”

“闭嘴!”

他爹瞪了焦急的铁牛一眼示意他向那中年人看去,奈何这不开窍的儿子哪里有看那中年人一眼的意思。

“我不管,我就是要我的鸡,他们凭什么吃掉我们家的鸡?!”

“哈哈哈……”

正在这时,那中年人大笑一声,在此刻看向铁牛大声笑道:“好小子,年纪轻轻就会为家里人着想了,倒是你爹娘没有白教育你!”

“你是谁?!”

铁牛直言问道。

“大胆!”

在那中年人身旁的俊秀男童此刻实在是看不下去这土包子这般无礼的样子,怒喝道。

“他可是天骏城商会中赫赫有名的富甲商人赵天应,你这呆子鼠目寸光,还不快向他赔礼道歉?”

“呵呵……”

中年人另一旁的女孩捂嘴轻笑,此刻只是觉得这铁牛一脸的滑稽。

“这孩子!”

此刻铁牛他爹大骂道:“不识好歹,你二舅这次是带你到望云山去参加天骨门一年一度的弟子招收大会,这赵家的姐弟可是大家子弟,以后跟了你二舅一定要向人家学学!”

铁牛撇着嘴一脸不情愿的样子,对于所谓的大会显然是毫无兴趣,此刻望着那锅中一起一伏的老母鸡竟是却是快有哭出来的意思。

“好啦……”

那中年人笑道。

“你若是舍不得这鸡,回头到了城里,我叫人给你爹你娘带十几只回来给你们陪个不是,还不行吗?”

这一番闹剧着实是让这中年人一番无奈。农家孩童,生活拮据,今天自己到来,倒是弄得人家一脸的不情愿。

“你们虽然长年生活在这山坳乡村,但对于外面门派的势力想必也有所耳闻,这天骨门掌管南域三十二都城,势力之广实力之强我也不用多说,此番你家铁牛也算是占了这王家天鹰和天玺的便宜,我也只是奉命接送人家孩子去应邀顺便带上他,你们铁牛能不能被收下,也是要看他的命的。”

“铁牛,你可知道,这一次机会对你来说可是千载难逢,若是真能够有幸进入天骨门,日后你家的境况,必然会好上千百倍不止,你爹娘养你这么多年,你难道不想借此报答他(她)们?”

铁柱突然眼前一亮,切声道:“真的?!”

“哼……”

正在这时,一旁的天鹰上下打量了铁牛一眼嘀咕道。

“就他这般资历和头脑,若是能够进天骨门,这地方我倒是也不稀罕进去了。”

“住嘴!”

赵天应终于是在此刻有些不耐烦,干咳之后瞪了那天鹰一眼,随即又敞开话题道。

“此次我带铁牛去应试,如若能够成功,我会亲自再回来报信,但要是那天骨门没有眼光看不上铁牛,也会在十来天的时间内尽快回来的,你们就放心吧。”

吃过饭后,铁柱的行李早就被他娘收拾成一个很大的包裹,收拾完毕就此随着那赵天应以及两名孩童离开。

“铁柱,加油啊,一定要应试成功啊!”

“孩子,失败了也没关系,爹娘永远会在家里等着你的!”

远望着爹娘略有些弯驼的脊背和苍老的面孔,正坐在马车上的铁牛心里在离开家乡慌乱之间又是添加了不少的酸楚。

“喂,我说你练过武功吗?”

赵天应在外面与那马夫攀谈,此刻车厢内仅剩下孩童三人,那天鹰再没有的拘束四处打量之后向着铁牛蔑笑道。

铁牛紧低着头在此刻略有些抬起,只是看到这天鹰衣着之上的光亮似若能够刺伤自己的眼睛一般,摇头之间依旧是没有看他。

“没练过武功也去应试,可别到时候被天骨门的人打成残废,回家连地都种不了。”

那天鹰看铁牛低头一脸懦弱的样子更加得寸进尺,嘿嘿笑声之中似是在关心,但实际尽皆是嘲讽。

“我要你管!”

铁牛身为农家孩童,虽然性子懦弱但却由不得别人如此三番五次的冷言讥讽,低头轻哼之中,那天鹰却是将这四个字听在了耳中瞪着眼睛收起手中的折扇指着铁牛道。

“你说什么?你敢再给我说一遍?”

“好了!”

一旁正在拿着一本古文书籍正在专心致志看着的天玺抬头瞪了天鹰一眼,冷哼道。

“你再敢这般不拘礼数,我就回家告诉……”

“啊……那个好姐姐,我闭嘴,闭嘴还不行吗?”

那天鹰瞬间变了脸色嘿嘿一笑,用手捂住自己的嘴急忙不再说什么,显然是对于自己这天玺还没有说完的话很是忌惮。

车厢之中一时间陷入了长久的安静之中,此刻有人替自己出头,铁柱心中也是有一阵莫名的感动和慰藉。

他抬头用余光看了那天玺一眼,一番清丽的面容如是美玉一般完美无瑕,绝非是他能够在乡村之中见到的。

但随即他便不再看向人家,似是怕自己的眼神引起什么误会,又会是觉得自己的目光会亵渎对方一样,这小小的农家孩童,此刻在与两人的对比间,尽已是自惭形秽。

马车行走了大约有三日的路程,一路上三人也是随着赵天应在旅途之中的客栈或者酒楼住宿,那天鹰对于这客栈五花八门的食物多有意见,不时批评着这里师傅的厨艺,只是一旁的铁牛望着面前琳琅满目的菜肴止不住的吞咽着口水,年纪小小的他,第一次懂得所谓的奢侈究竟是什么含义。

到了第四日,马车也在一路山水景色过后的迎面而来的颠簸山路前停了下来。

此时赵天应也在客栈之中雇佣了两名脚夫,背负着各自的行李。

这其中,唯有铁牛无论如何也不愿意让这些人帮自己背着包袱,小小的身躯对于娘亲临走前给予的东西哪怕是睡觉都没有过离身。

赵天应看着这孩子年纪虽小却是无比的执拗,也是在无奈之中没有多说什么。

一路的山坡陡峭,四个人加上两名脚夫在这山坡茂密丛林间的羊肠小径间行走着,时至上午都已是累的是气喘吁吁汗流浃背,终于是在下午太阳将近落山的时候才来到此行的目的地。

这一座巨大无比的建筑群正立在此处若云山的山巅之上,正门巍峨上有鎏金三字,正是赵天应口中的“天骨门。”

“二位,还请行个方便。”

赵天应擦了擦头上的汗望着面前之景终于是松了口气,将怀中信函递给门口看守之人,但听那人道。

“你们在这里稍等片刻。”

那看守之人随即进入到其中,想必是报信去了,只是在此刻的天鹰看来如此的无礼,几人一路奔波跋山涉水,如今到了地方竟然是连门都不让进。

许久,那看守之人身后才有一名青年慢腾腾的来到此地,看到等候几人的身影略有些歉意的笑道。

“小生虚言,诸位,久等了,赶快进来吧。”

几人欣喜,刚要准备进入,正在这天鹰天玺身后的两名脚夫却是被门口守卫迎面拦住。

“你们退下!”

与此同时,那青年回头看了看此刻一脸纳闷不知其意的天鹰天玺,又转眼打量了此刻身负着包裹汗流浃背的铁牛,摇头间并没有再说些什么,但似乎在沉默间内心已经开始有了明断。

推荐阅读:
龚斌的异事见闻
大贼王
明末英豪传
秋先生
星际之传奇机师
名剑扶龙传
嬉笑江湖
枪炮玫瑰

本文链接:http://www.sxzhlp.com/htmls/42612/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下一篇: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帮助中心 | 申请链接 | 网站地图 手机版

Copyright © 2006-2019 小歪朵嘉浓化妆品 All Rights Reserved. Processed in 2019-05-23 09:37:49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