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歪朵嘉浓化妆品
小歪朵嘉浓化妆品 > 都市异能 > 四十七天穹界魔

四十七天穹界魔

更新时间:2019-05-17

第一章陌玲

小吃街永远是一个城市夜里最热闹的地方之一。S市的小吃街便是如此,不管那天晚上都是人山人海,但今天人最多的地方莫过于一家烧烤店“聂诗祖传烧烤店”……

店里唯一的服务员是一位十五岁左右的少女,精致的瓜子脸随意配搭上一个马尾,素颜已是美丽至极,若再稍作打扮,那很可谓是倾国倾城。

少女再次记下一位客人点的菜,就飞快的走到正在飞速烤着烤串的男子身后,报出了客人们点的菜,然后便站在一旁看着男子忙碌的身影,也是在等待更多客人光临。

说是男子,倒不如说是少年,年纪与少女差不多,也就十五六岁上下,但少年是一头暗紫色的中长发,他的头发并不是被染成紫色,而是天生如此。而他的眼睛也是紫色,像是镶嵌了俩个颗宝石,在稍觉昏暗的灯光照耀下,泛着奇异的光芒。身高大约一米七五,身材略显单薄,却不是很瘦。而最让人在意的是,他有一张让知名明星都嫉妒的倾城倾国的脸,皮肤也极其白嫩,第一眼看去,绝对不会认为他是男孩。

少年用那双修长的手以极快的速度翻动着烤架上的烤肉,动作极为熟练,明显是老手。而这可以也算是这家店的特色之一,因为可以透过窗子看到少年熟练而快速地烤烤串。认真的男人总是容易吸引女人,何况是一个长相近妖的正太,所以来这家店的有不少是女人。相对的,来看美少女服务员的男人也不在少数。

几分钟过去,烤串散发着香气被少年熟练地放进盘子里,然后转过身递给后面等待的少女。

“婉莹,可以了。”

“恩。”聂婉莹接过烤串,微微低头闻了闻烤串散发的香气,一脸疑惑的看着少年,微微睁大那双泛着光的双眼,略微惊讶的问道:“陌玲,你真的是第一次做烧烤吗?怎么看都不像啊。”

“是吗?”陌玲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巾,擦了擦因长时间烤烧烤而沾在手上的油渍。“烧烤是第一次,不过在家里我经常做饭。”一边说着,陌玲也端起一盘烤串,和聂婉莹并肩走出厨房,将烤串送到相应的桌位。

……

时间慢慢过去,直到九点左右才客人渐渐变少。陌玲也没再烤烧烤,而是和聂婉莹坐在一起,有句没句的聊着。

“累吗?”聂婉莹问道,今天整晚的烤串基本上都是陌玲烤的,她自然觉得有点过意不去,毕竟这家店是她家的。而陌玲是因为他父母临时有事,而接下了这个担子,以往她的父母两人都有点应付不过来,何况今天人比以往都多。额,这貌似从侧面说明陌玲这个以前从未烤过烧烤的人烤的烤串比她父母烤的更受欢迎,更加的好吃,使得聂婉莹自己都有点怀疑自家的“祖传秘制烧烤”。

陌玲微眯着双眼,慢慢吸气,他能从这充满油烟与烧烤店特有气味的空气中感觉到少女身上散发的独特的处子香气。而听到聂婉莹的关心,陌玲边转过头,看着她,回答道:“不累。”这是事实,聂婉莹看着陌玲那张未有一滴汗水出现的洁白脸颊,如果这事发生在别人身上,她或许会感到惊讶,但发生在这个从小便创造了无数奇迹的人身上,她已经免疫了,她明白,奇迹在他身上不能算奇迹,或许这“奇迹”对他来说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她在这时才发现,貌似自己问了一个很愚蠢的问题,至少她自己这么觉得。但对于陌玲来说,那句“累吗?”已经住够了。

之后的半小时内,二人左一句右一句的聊着,直到聂婉莹父母回来。

“婉莹,小玲,我们回来了。”聂婉莹的父亲聂华是一个比较开朗的中年大叔,一进门便是一脸笑容的和二人打招呼,而聂婉莹的母亲闻人净月则紧跟其后进入烤店。闻人净月算是一位大美人,但似乎经历过大风雨,整个人显得比较苍老。

“哈哈哈,小玲,麻烦了,让你帮忙看店。”聂华走到厨房里倒了两杯开水,自己一杯,递给闻人净月一杯。然后对陌玲说道。

陌玲还未说话,聂婉莹就不干了,站起身对着聂华说道:“爸唉,小玲好不容易来这玩,你竟然让他帮忙看店,好吧,他答应了,但是你就一句话表达你的谢意和歉意吗?”

聂华嘴角一抽,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不过瞬间,他就想到了如何反击,“哎呀,是我不好,打扰了你和小玲的约会,唉哟,下次一定注意,哈哈哈……”

聂婉莹听到聂华如此打趣自己,顿时感到一阵脸红,双手在胸前乱挥。想要狡辩,却又因为害羞而无法流利的说话,只能断断续续的说了句“什……什么……约……约会,不是的……不是这样,再……再说,我和小……小玲不是那样的关系。”

“嘿嘿,女儿啊,就你那小心思,谁不知道啊。”聂华看着自己女儿慌乱的样子,心里想到。但也没有继续说什么,而是进入厨房,再出来时手里端着一大盘还未烤的烤串,递给陌玲,“自己去烤吧,我请客,哈哈……”说完便哈哈大笑的去前台找闻人净月去了。

陌玲将聂华递过来的烤串拿到厨房,架在烤架上熟练的操作起来,而聂婉莹则是站在他身后,一脸笑容的看着陌玲,几分钟后烤串烤好,陌玲将烤串装好盘,递给聂婉莹,微微一笑,说道:“一起吃吧。”聂婉莹点了点头,算是回答,与陌玲一起坐在靠近厨房的餐桌上,慢慢吃了起来。

将烤串放入口中,聂婉莹便觉得这时她这辈子吃过最好吃的烤串,肉质细腻有嚼劲,焦嫩适中,火候把握得极好,再加上自家秘制的酱料,很难再挑出毛病来,这也难怪今天客人比往常都多。

“怎么这么好吃,比我爸烤的还好吃,你真的是第一次烤烧烤吗?”聂婉莹又再次问了这个问题。陌玲回答道:“是第一次,不过也略微有点投机取巧。”

“是吗?”聂婉莹慢慢接受了这个事实,只是觉得算是青梅竹马的少年更加的神秘,自己跟看不清他了。

两人边吃边聊,慢慢的盘中烤串已经过半。这时,一位少女走了进来,然后走到前台,伸手抱住闻人净月的手臂,笑眯眯的说道:“小姨,我来啦。最近还好吗?”

来者名叫闻人红燕,是闻人净月的侄女,闻人家族的大小姐,年龄十五岁上下,正值花季,长得和闻人净月有几分相像。皮肤白净,双手修长,身材也是极佳,不过个子略微偏高。

闻人净月和闻人红燕关系貌似不错,两人欢笑的聊着天,聂华就在一旁矗立着,看着二人一边聊一边笑的样子和聊的话题,也是呵呵的轻笑起来。

陌玲二人吃烤串的速度也不慢,主要是有聂婉莹在,她对好吃的东西一向没什么抵抗力,所以大半烤串毫无疑问的进了她的肚子。而闻人红燕也是注意到了二人,感觉有些熟悉,但因为近视看不清两人的容貌,印象也很模糊。但看到陌玲那头紫发之后便想了起来,陌玲是自己班里的尖子生,虽然时不时就请很长的假,两人在班里也没有见过几次面,所以对他的相貌记得不是很清楚。但是他的那头紫发几乎被全校人所知,至于为什么,他是年级第一啊,受校方邀请站到讲台上发言时可是引起了不小轰动。当然,也与关于他的某场闹剧也有关。

于是乎她便跑过去和陌玲打招呼,但陌玲的回答着实让人汗颜。

“你是谁?”陌玲看着眼前这位长得非常好看的女孩,貌似自己印象里没这号人物啊。

“……”闻人红燕有点气结,脸上浮现些许怒气。但还好,聂婉莹站出来打了圆场,“她是闻人红燕,我们班的班长啊。”

“额,是吗?抱歉,我学期开始那两个星期请假,没有参加班会,所以不知道。”陌玲挠了挠头,干笑道。

而此时,闻人红燕也将聂婉莹认了出来。

“聂婉莹?你怎么也在这里?”闻人红燕倍感疑惑,貌似这两人不是普通客人,对此别是疑问的她问聂婉莹。

“这是我家开的店,我当然在这里啦。”聂婉莹回答道。

“你家开的?”闻人红燕更加疑惑了,“这不是我小姨家的店吗?”

“你小姨?”聂婉莹不知其所云,“你姓闻人?是妈妈的家人吗?没听她说过啊。”

……

两女在为这个问题伤死无数脑细胞,陌玲在一旁觉得非常无聊之时,闻人净月也是感觉气氛略显怪异,就过去,让三人坐下,稍作介绍。

闻人净月原来是闻人家本家人,因某些原因而离开家族,不过也没有和本家断绝联系,所以虽然常年未见却知道对方的现状。而闻人红燕则是闻人家这一代最杰出的子弟之一,又是本家家住的女儿。她有很强领导能力和学习能力,说以她在学校担任班长和学生会副主席,而在家也是经常为家族事业献计献策,算是学校与家族的焦点。

……

第二章某对男女和“秘制酱料”的故事

而上一章说的让闻人净月离开家族的“某些原因”并不是闻人家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情或是她做了对不起家族的事。也不是与聂家关系不咋滴就阻拦她与聂华的感情,相反两家关系相当好,两家老辈都是一个地方长大的,一起创业,,一起发达的朋友,两家算是大家族里关系最铁的家族了。

然而,她离开家的原因也是非常简单。从小去青梅竹马(聂华)家玩时,和那位青梅竹马从家里的书房里搜出了一张《秘制酱料》,不过有破损,记录的材料并不完整,不过经过两人反复试验,味道也是极其美味。然后又是几年,两人发现在烧烤上最能体验“秘制酱料”的价值,所以,两人打算开烧烤店。

这想法刚提出就被老辈否决,让两家的继承人去开烧烤店!说出这样的话的二人被批评之后,对老辈不服。于是乎,两个小家伙决定离家出走。但是这离家出走可真是……。

二人没带多少钱(可能本来就没多少钱,额,这里的没多少钱是指以富有家庭而言),然后毫无准备的风风雨雨的离家出走了。这“离家出走”的过程可谓极其简单,就是从大门大大方方的走出去,离开老家,来到了S市。当然,老辈们不可能不知道,但是就当做是社会历练就这样让两人离开了,不过还是派人监视二人。毕竟还是挺担心的。

从此,两人开始了快乐又痛苦的烧烤生活。

开始的时候,两人开的是路边摊。不过因为风味独特,味道也不错,在加上相当便宜,再加上店主是一对年轻男女,所以当时两人和他们的烧烤在小吃街也算是名声响亮。两人这样也算是在小吃街扎下了根。

毕竟第一次接触社会,不懂江湖险恶,两人也是吃了不少苦头。当然,*烦基本上都是两家族派来的“保镖”解决的,两人自然不知道。

两人再呆了一年多时间后,也对这个社会有了点了解,知道路边摊怎么做,怎么红都是无证经营,就有了开正规店的念头。目标一出,双倍努力,有了大笔收入后就去租门面。然后是公关部门,在这里遇到了小挫折。

闻人净月貌似天仙,红颜祸水,美若天仙的闻人净月非常无辜的被一屌丝部长盯上了。对闻人净月是动手有动嘴,各种调戏之后,又对两人进行威胁。此事让两人对官员的印象大跌。

但等过几天硬着头皮再来时,屌丝部长已经被撤职,其他相关人员则是对两人尊敬有加,两人在此时才意识到自己发展如此迅速是家族的原因。

不过,也正因为如此,两人更加坚持把烧烤店做大,不想被家族里的人看不起。在在梦想与压力的双重作用下,烧烤店越做越大。

经过疯狂努力几年后,他们两拥有了一家完全属于自己的,中的规模的店“聂家秘制”。两人也有了爱情的结晶。

人生如此多难,老天自然不会让二人顺风顺水。随着烤店越做越大,二人进入了大企业的眼中,以如此快的速度成长起来的店,必有过人之处。有的企业想收购“聂家秘制”,而有的企业想要击垮“聂家秘制”。但是,两人拒绝了收购二人的企业,也顺利地应付了想击垮“聂家秘制”的企业并给予还击。

但毕竟年轻,防明不防暗。自某天起,店里开始出现了很多闹事的混混,一开始认为只是单纯的小混混在闹事。但不久就感觉到了当中的不寻常是就打算报警,然而就在此时,冲进来几个混混,一进门就是先有目的寻找,发现二人后什么也不说,对这二人就是一顿殴打。

这次事故完全在意料之外,两大家族派出的保镖也是认为两人能解决这些小事情,哪里会料到会出现这样的变量。时候虽然倍感后悔,但已经无法挽回。

在此事故中,闻人净月没有受到多大伤害,但是聂华却因为要保护她而身受重伤。对此,她除了心痛还是心痛,也明白到了社会的残酷和自己之前的想法多么的无知,多么的幼稚。也首次对未来感到迷茫。

……

在聂华住院养伤那段时间,孩子被家族带回去抚养。而闻人净月整个人显得很颓废,也苍老了很多,对生活也丧失了激情。不过好在有聂华的鼓励下慢慢振作起来,家族也给来信息,制造这一切的凶手已经被家族处理。

现在摆在两人面前,回家族;还是继续做两人的烤串生意。对此,两人陷入沉思,一般来讲,回家族是最好的结果。但是,两人选择了后者,或许是为了追逐两人从小的梦想,也可能是想反抗命运,或者两者皆有。

不过既然做出了选择,老辈也没有阻拦,只是说希望二十年后看到成绩。两人也明白这是最后通牒,二十年没有大成绩就要真的返回家族了。于是从家族带回孩子,开始两人的第二次考店生活。

人走茶凉,再回S市时,所有店员一走而尽,两人算是这真的打回原形。二人毅然从零做起,不停地修改配方,改善烧烤技术。发展至今,虽然店规模还是那么大,但收入不知翻了多少倍,知名度也上升一大截,算是小吃街的知名品牌之一。

……

闻人净月的自传故事虽然很长,但真正说起来也就十几分钟的事,在她讲故事期间,添加了一位听众。

是一位与陌玲年龄相当的少年,长得英俊潇洒,斜刘海和黑边框眼镜的搭配。

这人聂婉莹算是认识,因为他经常和陌玲一起来店里。而且,他的名声虽比不上陌玲,但也差不了多少。此届初三各种传奇、奇迹相当之多,全市,甚至全省乃至全国都名声大噪的“妖孽”陌玲,以全满分并列第一的三大旷世奇才“S市第一初级中学”的陌玲、陌悦;“S市第三初级中学”的岳无义。

来者正是岳无义,当然他的出现没对众人产生多大影响,两女向闻人净月打听更多关于两人的问题。不过陌玲却是左手撑着下巴,一脸的不解,眉头微皱,像是在思考某些问题。

……

聂婉莹发誓,这时她第一次看到陌玲露出这种表情。而岳无义更是张大嘴巴,一脸诧异的看着陌玲,大叫道:“魔君,什么把您老人家给难住啦?”

“陌君???”,在场除了陌玲和岳无义之外,都对这个称呼感到奇怪,但是碍于此时气氛不对,所以都没说什么。

此时气的氛略微显得有几分诡异,聂婉莹几人注视着陌玲,对他突兀的陷入思考感到不解。而陌玲则是皱着眉头,以细微的声音喃喃:“恩?为什么会这样,这酱料第一口下去虽然辛辣,但入口后会慢慢地有一股清凉的感觉。”陌玲闭上眼睛,细细回想烤串的味道。“嗯?材料的搭配竟是这样,是偶然?还是本来就是这样,如果本来就是这样,那制造此酱料的人岂不就是个疯子。不对,是疯狂的天才。”随后陌玲又是皱了皱眉头,“不过感觉少了什么,到底是什么?”

……

看到陌玲这个样子,闻人红燕脑子里充满了疑问,不就是一个故事吗?用得着那么思考吗?而岳无义却感觉到陌玲从闻人净月的故事里得到了什么东西,虽然他不明白到底是什么,但那是值得陌玲这种存在去追寻的东西,绝对不是普通人能理解的。当然,如果他也能像陌玲那样去用心品尝“秘制酱料”的话,也能看出什么来。

聂婉莹看着陌玲皱着眉头当样子,她虽然很不解,但更多的是一种莫名的心疼。自从她和陌玲认识到现在,不管是以前那总是一副冰冷样子的陌玲还是现在开朗的陌玲,她都从未见过陌玲深思的表情。但现在,她看到了,陷入沉思的陌玲,虽然表情与常人沉思时没什么区别,但他的眼神却显得格外平静。平静得可怕,但眼睛里那种奇异的光芒却消失得无影无踪,使得他的一双紫瞳显得格外无神。

说实话,虽然没见过陌玲深思的表情,但是陌玲的这种眼神聂婉莹见过三次。

第一次是陌玲失去几乎所有家人之后的一段时间,魔灵总是露着这种眼神,再加上他当时那毫无表情的面孔,透露出几分诡异。让人从心底感觉到一股恐惧气息,所以在那段时间段不管是谁都不敢靠近他,不过这种情况持续很短,不久陌玲便恢复到原来的模样。第二次是聂婉莹和陌玲两人小学时期唯一的真正的朋友“受伤”的那段时间。虽然陌玲自己认为隐藏的很好,但是被心细的聂婉莹还是察觉到了。

……

而第三次就是这次。

聂婉莹认为这种表情。

于是乎,聂婉莹不由自主的大声叫了陌玲一声。

正如聂婉莹所想,陌玲这种状态是在他心情波动极大或者遇到极大的难题时才会出现。这时聂婉莹冷不丁的大喊一声,着实把陌玲吓了一跳。

“想不明白就别想了。”聂婉莹看着被自己惊吓到的陌玲,眼里流露出不忍,望着陌玲说道。

陌玲也是点了点头,他知道这个问题以现在的这丁点线索是不可能想明白的。就起身告辞,岳无义和闻人红燕也没有再呆下去的念头,就和陌玲两人一起离开。

推荐阅读:
情缘未定
生肖流动
逆天皇途
唯美的奋斗
明暗异世夜涌
武星圣尊
重生郡主嫡女
惊梦的指碎梦的剑

本文链接:http://www.sxzhlp.com/htmls/46070/

转载请注明出处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帮助中心 | 申请链接 | 网站地图 手机版

Copyright © 2006-2019 小歪朵嘉浓化妆品 All Rights Reserved. Processed in 2019-05-23 09:11:23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