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歪朵嘉浓化妆品
小歪朵嘉浓化妆品 > 武侠同人 > 射雕之长刀

射雕之长刀

更新时间:2019-05-16

第十四章美人如玉

谢一鸣三拐两拐就把那红衣女子给甩掉了。不禁有些洋洋得意:“小样,还跟我斗,早就甩你几条街了。”

“你说谁呢?”一个清冷的声音传来,那浓重的寒意,好似要冻澈天地,让谢一鸣不由自主的大了一个寒颤。

缓缓地转过身子,他只觉得自己全身僵硬。谢一鸣看到在他十步开外站着一个红女女子,她还是那么的美丽。虽然一脸寒霜,但却一点也不影响她的魅力,还是美得惊心动魄。谢一鸣不由暗暗埋怨自己的老爹,这么漂亮的女子,却不和自己明说,就算不能结合养养眼也是好的。却忘了当时他听到要和一个没见过的女子相亲时,如避蛇蝎;哪里还有什么心思去了解对方相貌如何。

红衣女子不知道这么短的时间谢一鸣心里已经转了这么的想法,见他半天没有回答自己,以为他是看不起自己,不屑于回答,不由气极。想到自己因为他受了多少委屈,可他却是一副无动于衷的模样。

手中的长鞭如有毒蛇般的击向谢一鸣,招招攻向他周身的要穴。谢一鸣不由得傻眼了,怎么又是这样?杀人不过头点地,你总得给人一个解释的机会吧。怎么又是一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的模样。

但也知道自己的“逃婚”对你个女子的伤害是多么的严重,但是头脑一发热,就逃了。当自己回过神来的时候,却没有胆子回去。现在弄得这个样子,谢一鸣也是一脑子浆糊,也不知道怎么处理了。

谢一鸣这一分神,被那红衣女子一鞭子抽到了背上。好在他这些不断坚持修炼《铁布衫》,要不然就这一鞭子下去,肯定就是皮开肉绽的下场。虽然如此,他还是觉得背上火辣辣的疼。

也是这一鞭子将谢一鸣打醒了,知道一味的闪避,是不行的。就算自己的公子再高,久守必失,更何况谢一鸣算是看出来,这红衣女子的功夫只是比自己差了一筹。鞭法更是精妙狠辣,就算自己全力出手也要在百招开外才能将她制服,更何况自己只守不攻呢。在他遇到的使鞭高手,没有一个有她这么厉害,对此谢一鸣也是敬佩不已。。谢一鸣猜测可能只有《九阴真经》中的白蠎鞭才能一较高下。

那红衣女子也没想到,谢一鸣居然会伤在她手上。因为据他父亲将谢一鸣的功夫应该比他更胜一筹的。更何况他见到谢一鸣背上的衣服裂开了好大一个口子,隐隐的能看到一条红痕。不由得有些心软,说到底她还是一个心地善良的姑娘。这次要不是听到那些碎言碎语,一气之下跑了出来,想向谢一鸣讨还公道。这一鞭子下去,红衣女子心中的气也消了不少,也觉得自己太蛮不讲理的,应该给他一个解释的机会。于是收鞭站在那里望着谢一鸣。

谢一鸣可不知道这些,他见红衣女子站在那里不动。不由得大喜,真是天助我也。一个跨步来到红衣女子的面前,在她愕然的表情下,瞬间点了她的穴位。等谢一鸣做完这些,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心想这下就和可以好好的谈谈了。

红衣女子先是不解接着露出了愤怒的表情,最后双眼一红,豆大的眼泪就从眼眶中流了出来。

谢一鸣一下子傻眼了,这怎么回事呀?好像受伤的是我也,我也没把你怎么样,就是想有一个解释的机会,这要求过分吗?不由无语问苍天。

但没办法,他这人天生对女人的眼泪没有办法。见红衣女子哭的个稀里跨啦,不由手忙脚乱。

赶紧解开她的穴道,陪着笑脸道:“怎么了?你要是要什么委屈,你就打我骂我吧,求求你不要再哭了。”

红衣女子穴道一解就趴到谢一鸣的怀里,用拳头捶打着他的后背,大声哭道:“都怪你,都怪你,害得我被人笑话。”

谢一鸣苦笑,只得连连出声道:“对,对,都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

慢慢的谢一鸣觉得在他身上的拳头力气越来越小,不一会儿就不再动动了。谢一鸣往怀里瞧去,只见红衣女子不知何时在他怀里睡着了。不由的有些哭笑不得,心想我们今天才第一次见面,你就这么相信我?

无奈,只能站着不动,好在这个地方很是偏僻,几乎没有人过来。谢一鸣不由得放下心来,还好、还好,要是被人看到的话,自己的一世英名就毁了。

谢一鸣看着怀中的女子,一副梨花带雨的模样。近距离的看着他,觉得他生的更好看,如果用一个名字来形容她“美人如玉”。

见她在睡梦中也不时的蹙眉,看得谢一鸣好是心疼。谢一鸣知道自己沦陷了,这是两世来第一个让自己心动的女孩,不由得很是欢喜。可是又想到这些天她这个大姑娘为了追踪自己奔袭了上千里,可真是难为她了;不由得暗恨自己这么好的女子,自己怎么就恨得下心去伤害她呢。可现在不仅伤了,还伤得不浅。她现在一定恨死自己了吧,那我该怎么办呢?谢一鸣不由得患得患失了……

“嗯”的一声打断了,谢一鸣的胡思乱想,赶紧往怀里看去。

红衣女子觉得睡得好舒服,好像这些天都没这么舒服了。不由得打了一个啊欠,慢慢的睁开眼睛,却见到谢一鸣一脸猪哥样看着自己,就差没流口水了。

不由得暗自得意,可是他怎么离自己这么近?大脑从睡梦中醒来,才发现自己居然睡在他怀里。

“啊”一声震裂耳膜的声音在谢一鸣耳中响起,一下把他给震傻了。怎么回事,刚刚还一副没人初醒的样子,怎么就…….

“啪”的一声,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疼。这一巴掌也把他给打醒了,刚想解释。

红衣女子就哭道:“流氓,色狼”。谢一鸣傻眼了,这什么跟什么呀,是你主动扑到我怀里的好不好。不过他还有点自知之明,知道自己要是把它说出来,一定会死得很惨的只有一脸无辜的站在那里,一言不发。

等红衣女子发泄得差不都了,谢一鸣道:“对不起”

红衣女子不好意思的看了他一眼,想来是记起了之前的事了。

见她不说话,谢一鸣只得硬着头皮道:“元宵节那天的事真是我的不是,我不该逃的,对不起!”

谢一鸣一说起这个事红衣女子脸一下就变了,气愤的道:“你怎么逃呢?你知不知道那些人是怎么说我的?他们说我们人要?就你这个样子,本姑娘还不稀罕呢!“

“是,是。一千个一万个都是我的错,姑娘想要怎么处罚我都可以。我要是皱一下眉头,歪一下脖子,吞一下口水,我就不是英雄好汉。”

红衣女子被谢一鸣的搞怪给弄笑了,鄙视道:“你就只知道欺负我这样的小女子,还英雄呢?我看就一只大狗熊。”说完,不由的‘咯咯’的笑出声来。

谢一鸣见她笑了,心中很是高兴。

接下来,谢一鸣用现代的泡妞手段都使了出来。终于让红衣女子忘记了“逃婚”的不快,原谅了他的过失。

“对了,聊了这么久还不知道姑娘芳名呢?”谢一鸣道。

红衣女子见他不知道自己的名字,可能真如他所说的一样,不喜欢和一个陌生人在一起。也不计较,警告他到:“听好了,这次要是还记不得,可得小心了。我姓王名如玉。”

谢一鸣不停的念叨:“如玉,如玉”

见他不停的念自己的名字,王如玉有些奇怪,凶巴巴地道:“你干嘛?”

谢一鸣一脸讨好的道:“我这不是听你的话吗。把你的名字记到心里,让它深入骨髓,一辈子不忘记。”

王如玉红着脸嗔道“傻样!”可心里却甜甜的。

“咕咚”一声打破了这有些暧昧的气氛,谢一鸣也不觉得可惜,毕竟误会才刚刚解除,现在还不能近一步发展,来日方长嘛!

“怎么了?是不是饿了?”谢一鸣关心道。

王如玉红着脸小声的道:“恩”

他为了追谢一鸣中午只是随便的吃了一点,再加上和谢一鸣打了一场和大哭了一场,饿了也正常。

谢一鸣理想了想,一脸神秘的道“我带你去吃好东西。”

王如玉有些怀疑的道“真的”

“当然”

谢一鸣带着王如玉朝王府而去…….

第十八章回家

谢一鸣和如玉带着谢小福连夜赶路,在第三天的早上终于来到扬州城外。看着依旧雄伟的城墙,上面布满了刀痕、剑孔和枪洞。谢一鸣第一次对他充满了感激,是它默默的保护着扬州城几十万人口不受流寇、山贼的骚扰。人只有在失去的时候,才会去珍惜。人虽死了,但活着的人必须为他们讨还公道。想到镖局那些惨死的人,谢一鸣眼中射去冰冷的寒意。

一刻钟后,谢一鸣等人回到了镖局。

“爹、娘。孩儿回来了。”

“叔叔、婶婶,好。”

“老爷、夫人,好。”谢一鸣等人向谢枫夫妇行礼。

“咦,这不是如玉侄女嘛!”林青婉自从如玉进门后,就一直盯着他。至于宝贝儿子早抛到一边去了。林青婉赶紧走到如玉跟前拉着她的小手道:“如玉啊,我可怜的孩子。看你憔悴的,脸蛋都尖了。告诉婶婶,鸣儿那臭小子是不是欺负你了。”

谢一鸣见如玉一脸疲惫,很是心痛。这一路自己只顾着赶路,完全忘了如玉这个娇滴滴的女子怎么可能承受这么大强度的连夜赶路。可她一路上却没有半点抱怨,谢一鸣觉得这一辈子能找到这么一个善良的姑娘是自己一辈子的幸福。不又抬头看向自己的女神,如玉这时候也被林青婉说得有些不好意思,下意识的朝谢一鸣这边看来。刚好两人的目光碰到一起,如玉从谢一鸣的眼中看到了他的歉意。如玉心中一暖,觉得有他的这一眼,自己就是受再多的苦也是值得的。慢慢的两人的目光纠缠到一起,如玉的双眼温柔似水,谢一鸣心中充满了爱意。要不是有人在旁,谢一鸣都像将女神搂到怀里,聊聊人生,聊聊理想呢。

谢一鸣以极大的毅力客服了自己情意,现在可不是谈情说爱的时候。

谢一鸣转头对谢枫道:“爹,陈爷爷怎么样了?”

谢枫将刚才的情况看在眼里,很是欣慰。自己这个猴儿般的儿子终于定下心来了。

见他问道陈子昂的情况,不由得收起了笑容,露出几分悲伤得到:“你陈爷爷经过大夫的精心治疗。现在已经醒了,但他的情绪很是低落。并且这次他断了右臂,一身功夫杯废了七八层,以后不可能在走镖了。”

谢一鸣伤心的道:“爹,我想去看看他。”

谢枫点点头道:“去吧,陈叔叔从小就跟你亲,他看到你回来一定十分高兴的。你也要好好的劝劝他,叫他放心。就算他以后不能走镖,我们镖局也会照顾他下半生的。”

谢一鸣重重的点了点头眼睛有些红了。

此时,如玉走上前,轻声的道:“谢大哥,我陪你一起去看陈爷爷,好不好?”

谢一鸣感动的道:“好,陈爷爷看到你一定很高兴的。”

看着谢一鸣和如玉远去,谢枫感慨道:“如玉真是个善解人意的好孩子。”“是啊”林青婉附和道。她对这个准儿媳是满意极了,人不仅长得漂亮还这般聪明、善良。

却说谢一鸣与如玉来到陈子昂修养的地方。这是一处十分清静的小院,庭前长着一遍绿油油的竹子,使整个地方充满了生机,十分适合养病。谢一鸣对老爹的安排十分满意。

谢一鸣上前轻轻的敲了下们。不一会儿,一个小丫鬟打开了们。见是谢一鸣,不由惊呼一声,高兴的道:“啊,是少爷呀。少爷您终于来了,这几天陈老爷子天天念叨你呢。”说完眼睛一直盯着如玉。好好看的姐姐啊,这一定是未来的少奶奶,也只有这样的美人儿才能配得上自家的少爷。小丫鬟暗暗的道。

谢一鸣和如玉随着小丫鬟来到陈子昂的床前。只见他脸色苍白,双眼无神,不知道在想什么,对谢一鸣的到来一无所知。谢一鸣见到他这个样子很是难过,要知道以前陈子昂可不是这样的。那时候他双目有神,整天乐呵呵的,是个慈祥、精明镖师,是大家的主心骨。可现在半个月不见,却成了这个样子。

谢一鸣轻轻的唤了声“陈爷爷,鸣儿来看你了”

陈子昂死鱼般的眼珠子转了转,半晌才反应过来。

“少爷,您终于回来了。”声音沙哑而低沉,好像被人掐住了脖子。

谢一鸣看了心里难受,坐到床前紧紧的握着他的手道:“陈爷爷,鸣儿来迟了,让你受苦了。”

陈子昂好像恢复了些生气,苍白的脸上出现了一点血丝,看着他激动的道:“少爷,全死了!二十三人就剩下我这个废物了。”说着老泪纵横,哭得像个孩子。

谢一鸣心下不忍,赶紧安慰道:“陈爷爷,你别伤心。我一定会为你们报仇的,放心吧!”

“对,要报仇。要将那群家伙千刀万剐,要用他们的血来洗刷他们所犯下的罪孽,以慰我那二十二位兄弟的在天之灵。”陈子昂厉声道。整个人充满了戾气,面目狰狞,恨不得吃了他们的肉,喝了他们的血。

一旁的小丫头被陈子昂的恐怖表情吓得将手中的茶杯掉在地上,碎了满地。谢一鸣用眼角的斜光看了她一眼,吓得下丫头全身战栗。如玉心下不忍,挥手将她打发出去了。下丫头看了谢一鸣一眼,见他面无表情,如蒙大赦的退了出去。

片刻后,陈子昂缓缓地恢复平静,毕竟如他们这样的老江湖自制力都是十分强的。之所以失态,是因为这次的事情对他打击太大了。

谢一鸣见他恢复了正常,赶紧问道:“陈爷爷,这次到底怎么回事?”

陈子昂闻言后,好似想起来什么。整个脸部肌肉微微的抽搐,瞳孔收缩,露出恐惧之色。谢一鸣没有催促,陈子昂慢慢的闭上眼睛,缓缓地道:“半个月前来了一个富商,自称是做药材生意的。要我们护送一批货物去南疆,以此来换当地的药材。本来我们是不同意,毕竟我们从来没有哪里。”谢一鸣暗暗点头,南疆对于现在的人来说还是很神秘的,镖局决定不去是很对的,毕竟未知就意味着危险。但他们最终却去了,这其中一定有自己不知道的事情,谢一鸣没有吭声,静静地听着。

陈子昂接着道:“可他出的报酬十分的可观,我一时没受住诱惑,就接下来了。现在想想要是没有大危险,他怎么舍得出那么高的价,没想到走了一辈子的镖最后却栽在一个‘贪’字上。”说着满脸的悔恨。

陈子昂擦了把鼻涕接着道:“一路上风平浪静,什么事也没发生。五天后,我们到了南疆。就在我们以为这次的南疆之行要圆满结束时,危险来临了。”说到这陈子昂停顿了一下,好像是在回忆,又或者在组织语言。谢一鸣知道关键的时候到了,没敢出声打扰。”

“我们刚进入一个林子,一阵奇异的笛声响起,接着就是嘶嘶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一眨眼的功夫,我们就被成千上万的毒蛇包围。在大家还没反应过来,我们就被毒蛇给淹没了。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却无能为力,不到一盏茶的功夫,所有的人都死了。”说着趴着床上痛哭。

“那你怎么逃出来的?”如玉在旁边问出了这个关键性问题。谢一鸣也抬头望着他,希望得到一个合理的解释。

陈子昂解释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些蛇不攻击我。”见谢一鸣一脸疑惑。赶紧争辩道:“少爷,难道你不相信我。我在镖局已经有三十年了,镖局就是我的家,我怎么可能背叛镖局呢。”

谢一鸣见陈子昂激动异常,赶紧安慰道:“陈爷爷,我怎么可能怀疑你呢。接下来怎么样了?”

听了谢一鸣的话,陈子昂的心情也平静了下来,知道自己太敏感了。整了整语言道:“我见大家都死了,自己却为何没事,当时也没想那么多。我只想着一定要活着出去,要将大家遇害的事情通知你们,不能让他们死的不明不白。我一路逃窜,没人遇到任何的阻扰,现在想来是敌人故意放我走的。”

“那你为什么会受伤?”谢一鸣不解的道。

“我逃了一路,夜里实在累得走不动了,就在野外休息。没想到,三名身穿夜行衣的蒙面人突然到来。他们见到我一言不发,拔刀向我砍来。他们刀法诡异、凶狠,三人配合更是天衣无缝,十几招下来我就白砍中了三刀。我见在这么下去,自己早晚都会死在他们的刀下,一狠心拼着失去一条胳膊,冲出他们的包围逃了出来。”x

谢一鸣听到陈子昂十几招就被人伤在刀下,暗暗判断敌人的战斗力应该只是比他稍胜一筹的。毕竟他那是已经筋疲力尽了,战斗力大打折扣能在敌人联手下逃了出来就算失去一臂,想来敌人的功夫比陈子昂高也有限。不由放下心来,自付对付他们还是没什么压力的,现在唯一可虑的就是那驱蛇的手段了。至于凶手是谁?谢一鸣到不要担心,毕竟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只要他们做了就一定会留下把柄的。到时候自己一步一步调查,一定会有所收获的。

安慰了陈子昂几句,叫他不要担心,自己一定会找到凶手,为镖局死去的人报仇的。

谢一鸣回到客厅,父母已经坐在那等他了。见他来,谢枫赶紧问道:“鸣儿,有没有什么办法?现在为了这事镖局都人心惶惶了,再不解决的话,镖局的人心就散了。”

“爹,你放心,儿子心中已经有底了。我吃过饭后就直奔南疆,一定会将整个事情弄清楚的。”谢一鸣胸有成竹的道。

“好,好,不愧是我儿子。不过今天天色已晚,再加上你赶了几天的路,就算是个铁人也受不了。这样,你今天休息一晚明天在上路。”谢枫一言而决。谢一鸣想想也有道理,这次南疆之行肯定不容易,自己还是准备充分的好,也就没有反驳。

用过晚膳后,谢一鸣陪着如玉在自家小院中散步。

想到明天就要离开她了,心中涌现一丝不舍。如玉好像能看出他的想法,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道:“明天,我要陪你一起去,你别想扔下我。”

谢一鸣不由大惊失色:“不行,不行,太危险了。我不同意你去。”

“这次我跑了上千里才追上了你,这次无任如何也别想甩开我。你不带我去,我自己去。”谢一鸣见她满脸坚定,心下苦笑,知道不能不同意了。

“好吧,你去可以但必须听我的,否则打死我也不让你去。”如玉看着他,知道这是他的底线,点头答应。心里却暖洋洋的,知道她是关心自己。

由于赶了几天的路,他们都很累,谈了几句就各自回房休息了。

第二天在父母的嘱咐下,谢一鸣和如玉向南疆而去…….

推荐阅读:
唐门风云
斗战圣尊
求生笔录
江湖闲事
染剑
靳染一世
仙袂梦靥
扑倒冷傲神医

本文链接:http://www.sxzhlp.com/htmls/49752/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帮助中心 | 申请链接 | 网站地图 手机版

Copyright © 2006-2019 小歪朵嘉浓化妆品 All Rights Reserved. Processed in 2019-05-23 08:42:08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