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歪朵嘉浓化妆品
小歪朵嘉浓化妆品 > 娱乐明星 > 娱乐圈之超级巨星

娱乐圈之超级巨星

更新时间:2019-05-21

“你后悔过么?”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墙上印刷着这八个大字的一间房间里,一个虽然满脸沧桑却双眼炯炯有神,身着缀钉三枚四角星花肩章警服的已有五十上下的中年警察,脱下了头上戴着的警帽放在审问台之时,忽然对着对面一个锁着手铐脚链的年轻人问道。

随着中年警察的话音,在旁边一直写写记记的年轻女警,也是在那一刹那微微的愣了一下。好奇的女警,这时也是抬起了头,侧瞄了一眼中年警察之后,又是把目光放到了笔记本上。只是,从其略微竖起的耳朵,也能看得出这一个年轻女警,对于这一个问题也是升起了极大的好奇之心。

年轻人...到底会怎么回答呢?

想到这里,年轻女警又是抬起头,眼神落在对面的年轻人身上。

年轻女警的目光中,倒映出这一个手铐脚链齐全,身边还站着两个押解,或者是看管人员的重刑犯的年轻男子的相貌。

年轻人,或者已经算不上是年轻人的年轻人,年龄大概二十五左右。已经是被剃了了半光头的形象,却也无法抹除掉年轻人刀削般的阳刚帅男相貌。

虽然说嘴唇上有着少许剃不干净的胡须扎,但干净的脸颊还有整理的很好的囚服,依旧是能看得出来这一个年轻人平常喜爱干净的风格的。

“我可以吸一根烟么?”

只是,年轻人答非所问的回了一句。而其本来显得毫无波动的神情,却是有了不少的变化。最起码,年轻人一直散焦的瞳孔却是聚焦在了中年警察的身上。

“啪...”

一阵火光之后,中年警察把叼在自己嘴里点燃的香烟,递到了年轻人的身前。

“谢谢...”

从牙关里吐出这两个字,年轻人低头叼起了香烟,然后深深的吸了一口,直到一只刚刚点上的香烟烧到了一半之后,才用带着手铐的手夹住。

“呼...我有后悔的选择么?”

长长的吐出了一口烟雾,年轻人先是闭上眼睛享受了一番,这才若有所指的回答了中年警察的问题:“我...一直以来只是想要生存,仅此而已。”

“生存...但是以你前几年所取得的成就,萧邦你已经是成为了人上人了。最起码,你已经是比许许多多的人都要富有了。这样一来,你又有何来的只是为了生存而已?”

萧邦的话,让年轻女警仿似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一下子就全炸了开来。怒视着萧邦,年轻女警咬牙切齿的迸发出了这一番话。而年轻女警眼神的愤怒,更是一览无遗。

萧邦,虽然眼中依旧是犹如深渊般毫无波动,但嘴角的弧度渐渐的挂了起来。

至于是自嘲自己现在的处境,还是讥讽年轻女警的突如其来的质问,那只有萧邦自己心里最清楚了。或者,两样都有吧??

“小兰,你先出去平复一下自己的心情吧!接下来的问话,让我来就好了。”

中年警察,眉头微微的皱了一下,然后转头对着年轻女警也即是他口中的小兰言道。

“张局,我...”

没想到自己的愤怒却是换来了这样的一个结果,委屈的小兰转头看着张局,本来想要开口的话语却是对上了张局的眼神之后却是在一瞬间全部给咽了下去。

“砰...”

狠狠的把笔记本仍在台上,虽然小兰满心的不甘心,但局长大人的话,小兰也没办法应嘴拒绝。狠狠的瞪了几眼萧邦,满脸愤恨的小兰,也不得不起身离开了审问室了。

“哎...萧邦,你还有什么遗言么?如果我能做到的话,我想我会尽量的满足你的。”

等到小兰离开了审问室,张局长先是沉默了数十秒钟,才长叹了一口气,眼神复杂的看着对面的萧邦询问道。

沉默...长久的沉默...

直到张局长再次说起这一句话之后,萧邦才用渐渐变得颤抖的双手,从紧贴心脏的上衣口袋中掏出了一张已经是泛黄了的相片。

右手紧紧的握着这一张泛黄的相片,左手却是轻轻的抚摸着,犹如情人般的轻抚一般,萧邦从一开始就没有任何波动的眼神,也是起了变化。

“张局...栽在你的手里,我萧邦也认了。虽然说,这样的结局我早就想到过,但我萧邦近十年来纵横整个特区,也不想最后的时候倒在一个小喽啰的手里。”

良久之后,萧邦从自己沉溺中的内心世界清醒过来,在直瞪瞪的看着张局之时,眼中也是闪过一抹精光,而一股舍我其谁的气势,也是瞬间充斥了整个审问室。

不过,这样的气息来得快也去得快。一切,还没有等张局和身后的两个押解人员反应而作出回答之时,萧邦也是瞬间把气势一收,再次开了口:“张局,这一张照片,是我父母留给我的最后的遗物,也是我唯一的念想。如果可以的话,张局你就在我服刑之后到我老家的父母坟前上一炷香,然后烧了他吧。这样一来,我们一家三口就能够再次团聚了。”

即使是看得出萧邦眼中的不舍,但萧邦还是轻轻的把这一张照片推到了张局长的面前,而萧邦也是第一次有了笑容,却是笑的让张局内心刺痛。

略微的偏了一下头,隐约中,可以看到张局眼中有了一抹不忍。

警匪警匪...

如果不是双方对立的关系的话,或许,我们能够成为一对很好的忘年交吧?

恍然之间,张局长又是想到了十年前,第一次与萧邦相遇的那一天。

哪一个几乎就要饿倒在地上的男孩子,那一双依旧倔强不屈的眼神。

只是,天意弄人,当时自己为什么只是强硬的给这一个男孩子留下一点财物,而没有把他带在身边呢?

再次正视着萧邦此时显露出来的倔强的眼睛,张局长心里瞬间充满了针扎般的疼痛。

“放心吧!我...我一定每年都去看一下你的父母的。”

双手拿起这一张照着一个高大帅气的男子,还有一个托着一个几岁的小男孩笑得灿烂漂亮女人,幸福溢于于表的全家福照片,张局长在失神了半会,才点头沙哑的回应道。

“谢谢,那我就放心了...”

萧邦再次笑了起来,犹如一个纯真的小孩。

“小邦...小邦,你怎么了,你不要吓我啊...医生,医生快来啊...”

这就是被子弹爆头之后的感觉么?这就是死亡的感觉么?

专家教授不是都有说过,被子弹一枪爆头的人,都会在瞬间失去知觉的么?

为什么,我的头却感觉这么的疼呢?

小邦??

是有人在叫我么?那又是那个人呢?或许,这就是妈妈的声音吧?

头疼欲裂间,恍恍惚惚的萧邦,又是再次晕了过去。

三天后,一间充满了消毒水味道的医院的病房里,一个四十上下,面目慈祥,略带鱼尾纹的脸颊隐约间还能看得出年轻时候绝对是一个大美女级别的女士小心翼翼的拨了一个橘子,然后递到了王智的身前,笑吟吟的道:“来...小邦,阿姨给你剥了一个橘子,你快点吃吧。”

“谢谢阿姨...”

虽然说,在这三天里,自从萧邦醒过来之后这样的场景经常上演,但依旧是让王智冰冷如铁的心有了波动。

自己,到底有多久没有尝试过被人真真正正的关心过了?

看着眼前自称阿姨的女士,萧邦一向毫无波动的眼睛,也是有了少许的柔和。

事实上,即使是时间已经是过去了三天,直到此时萧邦也依旧有着一种庄周梦蝶的感觉。无神论者的萧邦,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这一个本来已经是被枪决了的犯人,为何一转眼间就穿越到了另外的一个世界。

当然,如果只是穿越到另外一个世界,以萧邦一向强悍的心脏承受能力也还是很快的适应过来的。但是,最让萧邦难以置信的是,自己不但是魂穿到了一个同名同姓的人身上,两人童年的经历也基本是没有什么两样。最主要的是,借着一次护士来检查的时候,萧邦向小护士借了一把小镜子,而镜子中所反映出来的人,就跟萧邦前世中年轻的时候没有半点的差别。

但,要是说这是萧邦如同重生小说中重生回到小时候,那也不是百分百的准确。

这一切,都是因为萧邦魂穿之后,得到了前身的所有记忆。而也正是因为这一份记忆,让萧邦确定自己已经穿越到了另外的一个世界。

或者,这就是传说中的四维度等平行世界吧!

内心自嘲了一下,想不明白的事情,萧邦也懒得再去猜测了。毕竟,只要是人还活着,那就一件值得庆幸的事情了。

只是,哪一张照片自己是再也不可能带在身上了。

这...可是自己还能记住父母相貌的最后印记。要是没有了这一张照片,是不是等到过了许久,父母的容颜就会在自己的记忆中退色模糊了呢?

一想到这个,萧邦劫后余生的喜悦感瞬间就低落了起来。

“小邦,怎么了呢?是不是哪里又不舒服了?”

毫无例外的,萧邦的变化,又怎么能逃得过一直关注着他的阿姨的眼睛呢?伸手探了探萧邦的额头感觉了一下温度之后,阿姨急促的询问了起来。可见,对于萧邦,阿姨这一份关心与担心,那是半点折扣都不打的。

“阿姨...我没事,只是想要一些不开心的事情而已。”

换上了自己觉得最灿烂的笑容,清醒过来的萧邦第一时间就笑着开了口。

连萧邦自己也没有感觉到,这两天里,是他笑得最多的日子。

“哎...难为你了。你跟刘月那小丫头的事情,阿姨也是听说了。不过,以小邦你的能力,还有帅小伙的样貌,我想以后还是能够找到一个更好的姑娘的。”

长叹了一口气,阿姨抓着萧邦的手轻拍了一下。斟酌了几番才劝说道。

“阿姨,你放心吧!我没事的。”

好吧!虽然阿姨猜错到了其他的方面,但萧邦也没有把这一件事情给点明白的意思。顺着阿姨的话,萧邦倒是反过来安稳起了她。

“嗯...阿姨相信你。”

点了点头,阿姨笑面如花的回道。

-----

“那小邦你在睡一会吧!毕竟你现在还受着伤,多多休息养好身体,才是最紧要的事情。阿姨,也不打搅你了。”

哪一个话题,阿姨很小心的错了开去没有再提起。而接着在跟萧邦聊了一会,看到萧邦精神渐渐的变得不振之时,阿姨把白色的被子拖到萧邦的胸口,算是有了停下了这一次的探望的意思。当然,这也是因为阿姨不想太累着萧邦。毕竟,此时的萧邦也算是一个骨折了的病人。

点了点头,萧邦也没有多说什么。的确,因为失血过多的原因,即使是经过了几天的治疗,萧邦也是依旧经常感觉到困乏。再者说了,这样的情况,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自己,接下来到底要怎么做呢?

等到阿姨小心翼翼的关上了房门,本来萧邦已经是闭上了的眼睛又是再次的睁了开来。看着洁白色的天花板,萧邦也不由的对自己接下来的日子里担心了起来。

事实上,这也由不得萧邦不担心。

虽然说,刚刚的阿姨一直表现的很关心自己,也的确是真心的关心自己。但,说起来阿姨也不过是自己的老师而已。而且,为了自己生病的事情,老师也已经是付出了很多。每天都在上完课之后赶过来照顾自己的事情不说了,最起码萧邦住院的费用,就基本上全是阿姨一手缴纳的。

说起来,对于自己魂穿的本身,萧邦也是一阵的无语。自己前世里都够凄惨了,没想到这一世却是比自己前世还要凄惨,简直就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毕竟,再怎么说,前世里在这一个年龄的时候,自己也已经是有了一个容身之所。而这个平行世界里的本身倒好,直到此时也是处于最最底层的那一撮人。

这一切,也都是因为这一个本身与萧邦前世没有什么太多的差别。小小的时候就失去了父母,然后小小年纪就成了一个流浪儿,直到有一天被送到了孤儿院,才算是有了一个容身之所没有踏上被饿死的哪一条路。

好在,这一个本身的倔强脾气,倒是与萧邦没有太大的差别。

小小年纪,不但是学习出众,而且在达到了一定年龄之后,就一边找一些小工厂之类的打起了童工赚取读书的费用。而也正是那时候,萧邦离开了孤儿院再次过起了流浪儿的生活。

这样的日子,已经是有了五六年的时间。

难道,我真的是命犯天煞孤星么?

两个平行世界的自己都是如此的经历,萧邦也不由的在心里自嘲了自己一番。

就这样,这一个本身,或者是异世中的自己,却是以无比的毅力考上了一所在全国都数一数二的高校。

大清皇家艺术学院。

推荐阅读:
衍邪
雷武惊天
把你的手放在我的掌心里
王者归来之剑典
四生四世樱花错
超世饮剑录
中国足球回忆录
霸道巅峰

本文链接:http://www.sxzhlp.com/htmls/50331/

转载请注明出处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帮助中心 | 申请链接 | 网站地图 手机版

Copyright © 2006-2019 小歪朵嘉浓化妆品 All Rights Reserved. Processed in 2019-05-23 08:49:29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