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歪朵嘉浓化妆品
小歪朵嘉浓化妆品 > 灵异奇谈 > 道法斗

道法斗

更新时间:2019-05-20

我老远就看到林义裹着他那身灰了吧唧的破道袍在学校门口等我,入道三年,林义的头发也蓄了起来,长发在他头上挽了个卷用一个木簪子穿起来,林义的头发油的很,让人觉得拿手一捏就能榨出油来。

林义的皮肤粗糙,大饼子脸上落的灰和汗混在一起,老远看去就像干瘪的树皮糊在脸上。从他身后的自行车和他一身的灰土我看得出他是骑自行车赶了一上午的路才到了我这。

林义嘴里叼着个冰棍,看到我从校门里出来他就大喊着我的名字朝我冲过来:“昭不同,昭不同!”

我心说这个混蛋跟着肖老道这么些年怎么越来越不懂事了,林义丝毫也没意识到我的尴尬,他冲到我面前一把拉住我的手兴奋的说:“昭不同你来,我跟你说个事!”

我却正打算和王月瑶一起吃午饭,根本不想搭理他。王月瑶从初中起就是我心中的女神,人长得漂亮,学习成绩也好,单恋了多年的我最近终于找到机会和她接近,所以,我正不遗余力的展开攻势追求她。

王月瑶被林义这么个疯疯癫癫的道士先是吓了一跳,接着又捂着嘴笑了起来,我们附近的同学见到了林义也都打趣道:“林道长,又来跳大神啦······”搞的我好没面子。

我冲林义使劲挑了挑眉毛,意思是王月瑶在这,让他先走,之后我再找他。

林义这才注意到王月瑶,他却完全不在乎,摆手道:“你俩的命格根本不搭,赶紧跟我办正事去!”

我甩开林义的手骂道:“你个鳖孙别做了两天破道士就跟我在这胡说八道!就你的那点本事我还不知道么,跟我装什么大尾巴狼!”

林义倒是不在乎我骂他,一脸严肃用冰棍点着我的鼻子说:“你没有阴阳魂魄,五德全无,谁跟了你都会变了五德,是要改命的······”

我不屑一顾,打断他说:“别在这跟我装,啥时候你又会算命了?什么不搭?那你说我跟谁的命格搭!”

“我不会算命,阴阳五行相生相克,人生下来五德就有了定数,五德定命,人家王月瑶的五德不错,安安稳稳过一辈子得个善终不成问题,可要是跟了你,非让你给搅和了不可!”

林义说话声音越来越大,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他在宣传“封建迷信似”的,我似乎已经听到了周围的人在嘲笑这个曾经是他们同学的道士了,林义却不在乎,竟然还跟人家招手打招呼,惹来阵阵哄笑。

我扭头看向王月瑶,她明显等的不耐烦,已经打算走了。我从王月瑶的眼中看到了和我周围同学一样蔑视的眼神,她一定也想不通我这个受正规教育多年,成绩也还不错的好学生怎么还会和一个才十几岁就装神弄鬼的神棍混在一起,她当然也不会选一个和神棍混在一起,整天神神叨叨的人做她的男朋友了。而我也一样,无论我多么喜欢王月瑶也都又无法与林义断交,除了因为我和林义从小一起长大有很多感情割舍不下,更重要的是,林义是迄今为止唯一一个和我有着一样能力的同龄人——我们都看得到鬼魂。

想到这,我也干脆装了把酷,完全不理王月瑶那幽怨的眼神,拉着林义大步离开了。

林义从小就是朵奇葩,罡火旺盛的他精力极其充沛,整天上蹿下跳,到处惹事生非。

林义的爸爸是水产公司的领导,常常带回一些海货来给林义吃。那时候我家和林家是邻居,每次林义的爸爸带了海鲜都会叫我过去打牙祭。

林义从来都没有放过那些活着的海鲜,只要它们还能动,林义一定会想尽各种办法将他们折磨致死。

那是在林义上小学的时候,有一次林义的父亲带回来了很多的蚌,林义就叫我去他家玩,说晚上叫他妈给我煮海鲜吃。

我刚到林义家,林义就迫不及待的拿了个筷子,挨着个儿的捅那些蚌给我看,活着蚌一碰到它的肉,蚌壳就会合紧,林义玩的不亦乐乎。玩了没多久林义就发现有一只蚌无论怎么捅它,它就是纹丝不动。林义以为那只蚌死了,就拿了出来,想用手给那个蚌把壳合上,可是那只蚌好像再用力张着他的壳似的,无论林义用手按还是用脚踩它就是合不上,一直张着。

于是林义又想出了别的玩法,他竟然脱下了裤子,把小鸡鸡放到了那个蚌里,对着那个蚌尿尿给我看。

就在林义正得意的时候,那只蚌忽然活了,一下子夹住了林义的命根子。林义疼的嗷嗷大叫,满院子乱跑。那个小鸡鸡上夹了个巴掌大的蚌壳的林义我一辈子都忘不了。

林义的爸爸急坏了,因为夹的地方太敏感,不好硬来,林爸爸捅咕了半天也没给弄开,没办法只好抱起林义去医院。

就在林爸爸刚要出院门的时候,门外来了个老道,那老道瘦高个儿,一副仙风道骨的样子。

林爸爸显然认识那个老道,但也顾不上多说话,恭恭敬敬的打了个招呼就要往医院走。老道把林爸爸拦下,对林爸爸说:“你这个孩子罡火太旺了,是海龙王派人来灭他的火了,你真去了医院也没用。”说着老道用手一摸那蚌,林义竟然不疼了,只见那个蚌的壳微微张开,虽然还挂在林义的小鸡鸡上,但却也不夹那么紧了。

林爸爸见状赶紧求老道帮林义把这蚌弄下来,老道摇头道:“弄下这蚌倒也不难,可我也要给海龙王一个交代。这样吧,这孩子今年七岁,我就让他再陪你七年,算是还了你的养育恩,七年之后,我来接他走,林义就是我的徒弟,三清道观下一代的执掌,当师傅的救自己徒弟,我想海龙王也说不出个不应该!”

林爸爸哪里舍得把自己的儿子送人啊,求了老道半天,可是老道无动于衷,硬是要收林义当徒弟。林爸爸一咬牙,抱起林义就往医院走。

老道大声喝道:“这孩子就算过了今天也活不过七年!不跟着我他就得死在水里!”

老道话音未落,拂尘一甩,夹在林义命根子上的蚌竟然掉了下来,林爸爸呆呆的看着老道,他知道老道是有本事的,不是那些骗人的江湖术士——老道姓肖是外乡人,二十多年前躲避*来到这里,靠一己之力在清屏山的山坳里建了“三清观”,他自称“三清道人”,每年来拜访他求他做法事的人数不胜数,肖老道是当地当之无愧最厉害的神棍。

“三清道长,您说的是真的么?”林爸爸几乎要哭出声了。

肖老道轻轻的抚摸了一会儿林义的天灵盖,然后看向我,意味深长的对我说:“以后多和林义在一起玩吧。”

肖老道拂尘一杨,转身走了。从那一刻起,林义就有了阴阳眼,我们也成了最要好的朋友,整天追着鬼魂跑······

七年之后,老道如约而至,林义竟然一点都不认生,张口就叫师父,跟着老道头也不回的走了。当然了,老道也不是从此就不让林义回家了,林义还是时常会回来看望他的父母,但他都再也不叫爹娘了,而是以“施主”来称呼他们。

“到底怎么了?”我和林义坐在路边的一个卖凉皮的地摊上点了两碗凉皮儿,我一边吃一边问他。

“庙岭有个人出事了,好像是被鬼缠了,今天派人来找我师父,可师父他去鸡冠砬子了,那家有个人死的邪,师父帮着办办丧事······”林义回答道。

“庙岭啊,那让老曲摆平不就得了!”我没等林义说完,就打断他说道。

老曲,原名曲禾木,是庙岭村那一代的神棍,是三清观的挂名弟子,也算是林义的师兄了。据肖老道说曲禾木虽然没什大本事,但庙岭那些孤魂野鬼他还是镇得住的。

“来请师父的人说了,那个被鬼缠的人老曲已经给看过了,说跟那些不好的东西无关,之后再也没去过。”

“那就是没关系呗,让他家里人拉他去医院看看!”天气太热,凉皮也不怎么凉了,我又喊老板给我拿来一瓶冰镇汽水,反正都是林义请客,不吃白不吃。

“看过了,一点毛病没查出来。你说一个人能吃能喝的,吃完了就往炕上一趟,一动不动,而且是只吃不拉,到了晚上十点就准时起来,对着镜子发呆。”林义抢过老板拿来的汽水,咕咚咚的灌了下去,接着说:“这事明显邪的很,老曲咋就能看不出来呢?”

我点头表示赞同:“这事我们没看都觉得不对,何况是老曲亲自看过?我觉得老曲不会看不出来!”

林义低头咂着嘴唇,斜着眼对我说:“我也觉得老曲肯定是看出来了,他不说破只有一个原因——他害怕治不了那个东西毁了自己的名声!”

我总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如果说老曲治不了那东西,完全可以来请肖老道帮忙,没必要隐瞒呢,难道连肖老道都搞不定这玩意儿么?

林义又要了瓶汽水递到我面前,他接着说道:“我的本事不见得比老曲大多少。虽然老曲是个挂名,学不到我师父的真本事,可是老曲搞这些玩意毕竟几十年了,既然老曲都摆不平,我怕为自己去了也搞不过,那三清观的面子就丢大了,所以,你还得帮帮我!”

我眼睛一瞪,把老板拿来的汽水狠狠的在桌子上摔了一下骂道:“又来找我干这些事?你他妈的把我当什么了,还有一年我就高考了,你知道么?”

林义倒是不以为然,冷冷一笑道:“知道还有一年你就要高考了,怎么还想着泡妞呢?”

我冲着林义使劲的一摆手,骂道:“少废话,我又不懂法术,你老让我跟着你有什么用啊?”

“你是不会法术,可是你天生没有命格和阴阳魂魄,鬼是看不到你的,而且你又能拉得动鬼魂,你知道有些地方我是去不得的,你再帮我一次,我也想看看离开我师父自己到底有多大本事!”

我的确是不想帮林义搞这些事,可我又怕他出事,无奈的摇了摇头,问道:“什么时候走?”

林义见我同意了,激动的说道:“现在就走,打车去,到了地方有人给钱!”

说着林义付了凉皮钱拉着我就要走。

我推开他的手说:“还没吃完呢,再说了,我也得给我们老师打个电话请假啊,要不我爸知道我逃学跟你瞎胡闹非得让咱俩绝交。你先打车,我打电话。”

我是住校生,一般一到两周回家一次,说来也怪,家人从来不反对我和林义在一起,而且我父亲还和肖老道是老相识了。

我的父亲是当地著名的中医,手艺是祖传的,父亲为人也很和善,脸上永远都挂着一幅笑容,人缘好的不得了。肖老道每两三个月就会来我家拜访。给我父亲送些山上采的野药换钱。别看肖老道一副傲骨,见了谁都是高昂着头,可是和我父亲说话的时候,肖老道却是恭恭敬敬的,每看到肖老道这幅模样我就觉得好笑,就算是出家人在面对钱的时候也不能免俗啊。

凉皮摊是报亭的老板开的,报亭里就有公用电话,我给老师打了电话,因为明天就是周六了,所以我琢磨这点事两天咋也办完了,就只请了一下午的假。再转过头的时候看到林义已经在马路对面打到了车,正努力的把他那自行车往出租车的后备箱里装,自行车好像大了些,林义弄的很费劲,我也懒得管他,转过头继续吃我没吃完的凉皮。

我老远就看到林义裹着他那身灰了吧唧的破道袍在学校门口等我,入道三年,林义的头发也蓄了起来,长发在他头上挽了个卷用一个木簪子穿起来,林义的头发油的很,让人觉得拿手一捏就能榨出油来。

林义的皮肤粗糙,大饼子脸上落的灰和汗混在一起,老远看去就像干瘪的树皮糊在脸上。从他身后的自行车和他一身的灰土我看得出他是骑自行车赶了一上午的路才到了我这。

林义嘴里叼着个冰棍,看到我从校门里出来他就大喊着我的名字朝我冲过来:“昭不同,昭不同!”

我心说这个混蛋跟着肖老道这么些年怎么越来越不懂事了,林义丝毫也没意识到我的尴尬,他冲到我面前一把拉住我的手兴奋的说:“昭不同你来,我跟你说个事!”

我却正打算和王月瑶一起吃午饭,根本不想搭理他。王月瑶从初中起就是我心中的女神,人长得漂亮,学习成绩也好,单恋了多年的我最近终于找到机会和她接近,所以,我正不遗余力的展开攻势追求她。

王月瑶被林义这么个疯疯癫癫的道士先是吓了一跳,接着又捂着嘴笑了起来,我们附近的同学见到了林义也都打趣道:“林道长,又来跳大神啦······”搞的我好没面子。

我冲林义使劲挑了挑眉毛,意思是王月瑶在这,让他先走,之后我再找他。

林义这才注意到王月瑶,他却完全不在乎,摆手道:“你俩的命格根本不搭,赶紧跟我办正事去!”

我甩开林义的手骂道:“你个鳖孙别做了两天破道士就跟我在这胡说八道!就你的那点本事我还不知道么,跟我装什么大尾巴狼!”

林义倒是不在乎我骂他,一脸严肃用冰棍点着我的鼻子说:“你没有阴阳魂魄,五德全无,谁跟了你都会变了五德,是要改命的······”

我不屑一顾,打断他说:“别在这跟我装,啥时候你又会算命了?什么不搭?那你说我跟谁的命格搭!”

“我不会算命,阴阳五行相生相克,人生下来五德就有了定数,五德定命,人家王月瑶的五德不错,安安稳稳过一辈子得个善终不成问题,可要是跟了你,非让你给搅和了不可!”

林义说话声音越来越大,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他在宣传“封建迷信似”的,我似乎已经听到了周围的人在嘲笑这个曾经是他们同学的道士了,林义却不在乎,竟然还跟人家招手打招呼,惹来阵阵哄笑。

我扭头看向王月瑶,她明显等的不耐烦,已经打算走了。我从王月瑶的眼中看到了和我周围同学一样蔑视的眼神,她一定也想不通我这个受正规教育多年,成绩也还不错的好学生怎么还会和一个才十几岁就装神弄鬼的神棍混在一起,她当然也不会选一个和神棍混在一起,整天神神叨叨的人做她的男朋友了。而我也一样,无论我多么喜欢王月瑶也都又无法与林义断交,除了因为我和林义从小一起长大有很多感情割舍不下,更重要的是,林义是迄今为止唯一一个和我有着一样能力的同龄人——我们都看得到鬼魂。

想到这,我也干脆装了把酷,完全不理王月瑶那幽怨的眼神,拉着林义大步离开了。

林义从小就是朵奇葩,罡火旺盛的他精力极其充沛,整天上蹿下跳,到处惹事生非。

林义的爸爸是水产公司的领导,常常带回一些海货来给林义吃。那时候我家和林家是邻居,每次林义的爸爸带了海鲜都会叫我过去打牙祭。

林义从来都没有放过那些活着的海鲜,只要它们还能动,林义一定会想尽各种办法将他们折磨致死。

那是在林义上小学的时候,有一次林义的父亲带回来了很多的蚌,林义就叫我去他家玩,说晚上叫他妈给我煮海鲜吃。

我刚到林义家,林义就迫不及待的拿了个筷子,挨着个儿的捅那些蚌给我看,活着蚌一碰到它的肉,蚌壳就会合紧,林义玩的不亦乐乎。玩了没多久林义就发现有一只蚌无论怎么捅它,它就是纹丝不动。林义以为那只蚌死了,就拿了出来,想用手给那个蚌把壳合上,可是那只蚌好像再用力张着他的壳似的,无论林义用手按还是用脚踩它就是合不上,一直张着。

于是林义又想出了别的玩法,他竟然脱下了裤子,把小鸡鸡放到了那个蚌里,对着那个蚌尿尿给我看。

就在林义正得意的时候,那只蚌忽然活了,一下子夹住了林义的命根子。林义疼的嗷嗷大叫,满院子乱跑。那个小鸡鸡上夹了个巴掌大的蚌壳的林义我一辈子都忘不了。

林义的爸爸急坏了,因为夹的地方太敏感,不好硬来,林爸爸捅咕了半天也没给弄开,没办法只好抱起林义去医院。

就在林爸爸刚要出院门的时候,门外来了个老道,那老道瘦高个儿,一副仙风道骨的样子。

林爸爸显然认识那个老道,但也顾不上多说话,恭恭敬敬的打了个招呼就要往医院走。老道把林爸爸拦下,对林爸爸说:“你这个孩子罡火太旺了,是海龙王派人来灭他的火了,你真去了医院也没用。”说着老道用手一摸那蚌,林义竟然不疼了,只见那个蚌的壳微微张开,虽然还挂在林义的小鸡鸡上,但却也不夹那么紧了。

林爸爸见状赶紧求老道帮林义把这蚌弄下来,老道摇头道:“弄下这蚌倒也不难,可我也要给海龙王一个交代。这样吧,这孩子今年七岁,我就让他再陪你七年,算是还了你的养育恩,七年之后,我来接他走,林义就是我的徒弟,三清道观下一代的执掌,当师傅的救自己徒弟,我想海龙王也说不出个不应该!”

林爸爸哪里舍得把自己的儿子送人啊,求了老道半天,可是老道无动于衷,硬是要收林义当徒弟。林爸爸一咬牙,抱起林义就往医院走。

老道大声喝道:“这孩子就算过了今天也活不过七年!不跟着我他就得死在水里!”

老道话音未落,拂尘一甩,夹在林义命根子上的蚌竟然掉了下来,林爸爸呆呆的看着老道,他知道老道是有本事的,不是那些骗人的江湖术士——老道姓肖是外乡人,二十多年前躲避*来到这里,靠一己之力在清屏山的山坳里建了“三清观”,他自称“三清道人”,每年来拜访他求他做法事的人数不胜数,肖老道是当地当之无愧最厉害的神棍。

“三清道长,您说的是真的么?”林爸爸几乎要哭出声了。

肖老道轻轻的抚摸了一会儿林义的天灵盖,然后看向我,意味深长的对我说:“以后多和林义在一起玩吧。”

肖老道拂尘一杨,转身走了。从那一刻起,林义就有了阴阳眼,我们也成了最要好的朋友,整天追着鬼魂跑······

七年之后,老道如约而至,林义竟然一点都不认生,张口就叫师父,跟着老道头也不回的走了。当然了,老道也不是从此就不让林义回家了,林义还是时常会回来看望他的父母,但他都再也不叫爹娘了,而是以“施主”来称呼他们。

“到底怎么了?”我和林义坐在路边的一个卖凉皮的地摊上点了两碗凉皮儿,我一边吃一边问他。

“庙岭有个人出事了,好像是被鬼缠了,今天派人来找我师父,可师父他去鸡冠砬子了,那家有个人死的邪,师父帮着办办丧事······”林义回答道。

“庙岭啊,那让老曲摆平不就得了!”我没等林义说完,就打断他说道。

老曲,原名曲禾木,是庙岭村那一代的神棍,是三清观的挂名弟子,也算是林义的师兄了。据肖老道说曲禾木虽然没什大本事,但庙岭那些孤魂野鬼他还是镇得住的。

“来请师父的人说了,那个被鬼缠的人老曲已经给看过了,说跟那些不好的东西无关,之后再也没去过。”

“那就是没关系呗,让他家里人拉他去医院看看!”天气太热,凉皮也不怎么凉了,我又喊老板给我拿来一瓶冰镇汽水,反正都是林义请客,不吃白不吃。

“看过了,一点毛病没查出来。你说一个人能吃能喝的,吃完了就往炕上一趟,一动不动,而且是只吃不拉,到了晚上十点就准时起来,对着镜子发呆。”林义抢过老板拿来的汽水,咕咚咚的灌了下去,接着说:“这事明显邪的很,老曲咋就能看不出来呢?”

我点头表示赞同:“这事我们没看都觉得不对,何况是老曲亲自看过?我觉得老曲不会看不出来!”

林义低头咂着嘴唇,斜着眼对我说:“我也觉得老曲肯定是看出来了,他不说破只有一个原因——他害怕治不了那个东西毁了自己的名声!”

我总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如果说老曲治不了那东西,完全可以来请肖老道帮忙,没必要隐瞒呢,难道连肖老道都搞不定这玩意儿么?

林义又要了瓶汽水递到我面前,他接着说道:“我的本事不见得比老曲大多少。虽然老曲是个挂名,学不到我师父的真本事,可是老曲搞这些玩意毕竟几十年了,既然老曲都摆不平,我怕为自己去了也搞不过,那三清观的面子就丢大了,所以,你还得帮帮我!”

我眼睛一瞪,把老板拿来的汽水狠狠的在桌子上摔了一下骂道:“又来找我干这些事?你他妈的把我当什么了,还有一年我就高考了,你知道么?”

林义倒是不以为然,冷冷一笑道:“知道还有一年你就要高考了,怎么还想着泡妞呢?”

我冲着林义使劲的一摆手,骂道:“少废话,我又不懂法术,你老让我跟着你有什么用啊?”

“你是不会法术,可是你天生没有命格和阴阳魂魄,鬼是看不到你的,而且你又能拉得动鬼魂,你知道有些地方我是去不得的,你再帮我一次,我也想看看离开我师父自己到底有多大本事!”

我的确是不想帮林义搞这些事,可我又怕他出事,无奈的摇了摇头,问道:“什么时候走?”

林义见我同意了,激动的说道:“现在就走,打车去,到了地方有人给钱!”

说着林义付了凉皮钱拉着我就要走。

我推开他的手说:“还没吃完呢,再说了,我也得给我们老师打个电话请假啊,要不我爸知道我逃学跟你瞎胡闹非得让咱俩绝交。你先打车,我打电话。”

我是住校生,一般一到两周回家一次,说来也怪,家人从来不反对我和林义在一起,而且我父亲还和肖老道是老相识了。

我的父亲是当地著名的中医,手艺是祖传的,父亲为人也很和善,脸上永远都挂着一幅笑容,人缘好的不得了。肖老道每两三个月就会来我家拜访。给我父亲送些山上采的野药换钱。别看肖老道一副傲骨,见了谁都是高昂着头,可是和我父亲说话的时候,肖老道却是恭恭敬敬的,每看到肖老道这幅模样我就觉得好笑,就算是出家人在面对钱的时候也不能免俗啊。

凉皮摊是报亭的老板开的,报亭里就有公用电话,我给老师打了电话,因为明天就是周六了,所以我琢磨这点事两天咋也办完了,就只请了一下午的假。再转过头的时候看到林义已经在马路对面打到了车,正努力的把他那自行车往出租车的后备箱里装,自行车好像大了些,林义弄的很费劲,我也懒得管他,转过头继续吃我没吃完的凉皮。

推荐阅读:
你听爱情在唱歌
小哥的异能生活
武林恩怨录
兄弟在呼唤你
三女求爱记
龙鹰霸天
天辰星I失落之地
以修炼之名

本文链接:http://www.sxzhlp.com/htmls/50347/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
下一篇: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帮助中心 | 申请链接 | 网站地图 手机版

Copyright © 2006-2019 小歪朵嘉浓化妆品 All Rights Reserved. Processed in 2019-05-23 09:34:13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