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幻想》

返回书页

第一章-----眼

作者:

神魔幻想录

最近更新: 枪宗 无尽仙途 星河暗统治 公主的复仇之恋 末世冒险王 修罗魁拔 创世神之诛神剑 情迷好莱坞
  眼(1)

  我仰着头,眼皮被人用手指扒开,一滴透明的液体从上方落下,滴到眼球上的那一瞬间,我下意识地绷紧了身体。

  “你每天至少要滴三次。”医生不客气地扒开我的另外一只眼睛,“眼里杂物太多。”

  眼药水在眼球表面滑过,清清凉凉的感觉只存在了一瞬间就马上消逝,取而代之的是剧烈的异物刺痛感。

  疼痛让我倒抽了一口凉气,医生却不为所动,继续撑着我的眼皮,凑近了观察,问:“你知道这样会有什么后果吗?”

  说着,他松开我的眼皮,摊开手对我说:“得拿去洗一洗。”

  他手里,赫然放着一颗血淋淋的眼球!

  我猛地睁开眼睛,大口大口地喘气。

  还好,是梦。

  “杜平,做噩梦啦?”大李握着方向盘,瞄了我一眼,问道,“车颠得这么厉害你也睡得着。”

  我勉强笑了笑,没有说话。汽车在山路上讨厌地颠簸着,此时却有一种真实的安全感,让我很快从噩梦带来的恐惧中平静下来。

  只是有些好笑,这个医生我不是很熟,怎么会梦到他。

  最近眼睛老是感觉不舒服,总是酸涩涨痛,给我看病的这个医生告诉我,这是每天对着电脑的后遗症。他给我开了两瓶特制的眼药水,效果好像还不错。

  想到这里,我越发觉得眼睛酸涩得难受,从兜里掏出眼药水往眼里滴了两滴,也许是心理作用,感觉好一些了。

  “还有多久能到?”我不再理会这个梦,转头问大李。

  “谁知道呢?看来今天回不去了。”李大雄看着已经逐渐暗下来的窗外,叹了口气,“我还答应儿子早点回去陪他呢。”

  手表显示现在是晚上7点多,我们在这山里已经开了五个多小时,车窗外依然是层层叠叠一眼望不到头的山峦。已经是深秋,白天比以往都短,落日的余晖照在枯黄的树干上,分外萧条。

  地面杂草丛生,车窗上浮了一层灰。汽车颠簸得非常厉害,有几次我甚至要护住自己的头才不至于撞到车顶。

  在这种情况下睡着,连我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不通火车,没有班车,这地方太偏僻了,简直与世隔绝。对了……”大李转过头问我,“这村子叫什么名字来着?”

  我从包里找出打印的资料,翻了翻,回答道:“木亘村。”

  “真难记的名字。”大李不耐烦道,“怎么这么久还没到,我都怀疑是不是真有这个地方。别是被骗了吧?”

  “好好开车吧。”我望着窗外随口应付道。太阳已经转到山后,橘色的暖光被巨大的山峦遮挡,像是被夺去生命力一般,逐渐地暗淡下去。

  眼(2)

  选择当记者,也许是我人生中一个最大的错误。新闻要拼速度,报道要挖内涵,素材要鲜为人知,导致我随时都处于精神紧绷状态,为了挖掘值得报道的新闻而绞尽脑汁。手机每天响个不停,一接到报料的线索,我就得马上赶去。

  报料人往往会夸大其词,一条狗咬伤了人这样的事,也能被他们形容成变异猛兽袭击。要么就是某个小区被淹了,急匆匆赶到一看,才发现只是楼上水管爆裂,浸湿了楼下的天花板而已。

  但是没有办法,为了不漏过任何有价值的线索,第一时间拿到有意思的素材,我没有太多精力去筛选,只能疲于奔命。

  在几天之前,我还完全不知道有这个村庄的存在。有个陌生的电话号码打到我手机上,报料这个偏僻的村子。

  他提到村子的两个神奇之处都让人很感兴趣:首先,村子里的所有人,无论男女老少,几乎没有衰老的痕迹,一直维持原来的面貌,几年没有分毫的变化。其次,这个村子的人,视力都非常好,个个都能夜里视物。

  报料人是用公共电话打来的,也没有留下任何联系方式。我每天要接无数个电话,却从声音上听不出来是哪个认识的人。

  虽然有些疑惑,但我也没多想。我认识很多积极报料的人,他们并不是想要那点报料费,八卦这件事本身就足以让他们非常兴奋。

  放下电话后,我查找了一下资料,发现这个村子果然存在,只是没在任何一条大路边,而是在山里。其他的信息就更少得可怜,应该是这个村子的人很少外出。不过正是这样,我觉得这个消息的可靠性更大了。从地图上看,村子就在我们这座城市的边上不远,于是我匆忙准备了一下,就带上摄像大李一起出发了。

  可谁知道山路这么难走,这条道也不知道是哪一年修的,甚至不知道是否已经废弃。在山里转了整整大半天,其他的车都没有见到几辆。还有进山不久,手机的信号也没有了,不过也正是因为这样,我才有闲暇,在车上睡了一会儿。看着外面越来越暗的天空,我叹了口气,做好了无功而返的心理准备。

  又硬着头皮开了一阵儿,转过一个山坳,此时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但隐约可以看到有一些房屋的影子。路边立着一块破破烂烂的木牌,在车灯的照射下隐约能认出上面写着“木亘村”三个大字。

  指着那个牌子,大李皱眉说道:“看起来有些奇怪啊。”

  我注意到那三个字的旁边画着很多椭圆,里面套着小圆,还有一些简笔画一般的小人。那些小人头大身子小,也许是孩童的涂鸦,但仔细看,会发现有种怪异的不协调感,让人很不舒服。

  车开进村庄,车头灯孤独地照在小路上。村庄内的所有房屋都没有一丝灯光。我们把车停在村子中心的空地上,发动机的声音停止后,我们发现整个村子死一般的沉寂,像是一个人都没有。

  大李吸了一口气,摇下窗户,大喊道:“村里有人吗?”

  没有任何声音回答,但我能感觉到,有无数的眼睛盯着我们。这种感觉让我毛骨悚然,我把手握成喇叭状,也拖长了声调喊:“有——人——吗?”

  “有人吗?”

  无论叫多少声都没有人回应。

  大李看向我,耸耸肩:“我估计你被报料人给耍了。鬼村?这个玩笑可一点都不好笑。”

  我能感觉到这村子里有人,但我没有把自己的感觉告诉他,因为这实在有点惊悚。我伸手到方向盘上,摁响了喇叭。

  刺耳的车鸣声猛然划破夜空,这一瞬间,我能感觉到,注视着我们的视线消失了。

  “吱——嘎——”随着破旧木门被推开的刺耳声音,旁边的屋里走出一个老头。他缓缓来到车前,语气很不友善地问:“大晚上的搞得这么吵,你们要干什么?”苍老的声音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里显得异常阴森。

  黑暗中我看不太清楚他的脸,努力睁大眼睛,却感到眼睛一阵酸涨。于是我从杂物箱里拿出电筒,拉开车门下了车,迎了上去。

  “老大爷,对不起,打扰你们了。我们是省电视台的记者,想来采访一下你们村子。”我掏出名片递给老头,“你们村长在哪儿?”

  “我就是村长。”那老头眼皮都没有抬一下,转身往回走,用不耐烦的语气缓慢地说道,“我们村子不欢迎外人,你们走吧。”

  我和大李对视一眼,明白有戏。这种对象不是第一次遇见,对付的办法就是死缠烂打。我打开电筒,晃了晃四周,叫道:“村长,这天黑山路陡的,现在下不了山,能不能让我们借住一晚上?”

  “回去!”村长忽然抬起头,谈话以来与我们第一次正面相对,厉声对我们吼道,“赶紧离开!”

  我当记者走南闯北这么多年,但这时却被电筒光照射下的老人给吓了一跳。

  村长的眼仁竟然是白色的,配合着老人凶狠的表情,一瞬间我几乎以为,站在我面前的不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而是一具没有生气的僵尸。

  显然大李也被吓住了,片刻之后,他才吃力地说道:“这么陡的山路,开车很危险的,您就让我们借住一晚吧。”

  老头不为所动,转身继续走。对付这种极其不愿意接受采访的对象,我只好拿出杀手锏,说道:“村长,即使你今天拒绝了我们,明天或者以后,也会有更多的媒体过来采访你们。既然你们不愿意接受采访,那我们就待一晚,明天一早就走,保证不告诉别人我们来过这里,这样总行了吧?”

  委婉的威胁似乎起了作用,老头转过身,用惨白的眼睛扫过我们,最后面无表情地对我们说:“进来吧。”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看到他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嘴角挂着一丝嘲讽。

  眼(3)

  屋子里充斥着一股淡淡的土味,很久没有人住的房子才会有这种味道,虽然黑得什么都看不见,但是我能想象屋顶一定有不少蜘蛛网,屋子里肯定有不少蟑螂老鼠之类的。

  大李问:“大爷,灯开关在哪儿?”

  村长找了个地方坐下:“我们这里没通电。”

  我有些无语,很难想象在这个年代,还有这么封闭落后的村子。

  “那有没有蜡烛?”大李说着,“噌”的一声打着了打火机,明亮的火苗蹿出。

  “住手!”村长忽然抓起身边的东西用力地砸向大李,情绪激动地吼道,“把那东西拿开!”

  那东西从大李耳边擦过,砸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是一个大口的搪瓷杯子,表面的瓷已经掉光了,看上去年头颇为久远。

  我们全都愣了,只是一个打火机,就拿这东西砸人?大李把打火机合上,惊魂未定地轻声骂道:“有病啊!”

  我不知道这老头是不是有什么怪癖,询问他能否打开手电筒,这下他倒没有反对。

  借着手电筒的光芒,大致看清了这房间的格局。这间屋子里算得上完整的东西只有灶台和饭桌椅,墙角堆了一堆东西,前后左右各有一个门,我摸了一下桌子,上面积了厚厚一层灰。

  这里非常古怪。我真不想等到明天,于是试着和村长套话:“大爷,听说咱们这个村子里的人,眼神都特别好?”

  “胡讲!”村长说,“就说我吧,得白内障这么多年,眼睛已经快看不见了。”

  没等我继续讲下去,他站起身来说道:“右边房里有床,你们就在这儿住一晚上。”村长站起来,走进左边的房间,走进门前又强调了一句,“明天一早就走吧。”

  右边的屋子里只有一张大炕,炕上放着两床被子。床单和被子不知道放了多久,用手摸上去一种黏黏的滑腻感,甚至还有许多交错的蜘蛛网。

  看着这张床半晌,大李冒了一句:“这地方到底是住人的还是住鬼的?”

  我们把被子挪开,把炕上的灰擦了擦,没脱衣服缩在墙角。

  “你怎么看?”大李问,“明天真一早就回去?”

  我摇摇头:“这村子太古怪了,村长鬼鬼祟祟的,肯定在隐瞒什么。明天一早我们再找其他人问问。”

  大李点点头道:“我也这样想的。妈的,明天回去我儿子肯定又会生我的气了,不搞点什么料出来,就真是亏大了。”

  山里的夜晚是比较凉的,但长途车程的疲劳还是让我们很快睡了过去。

  我又梦到了有人在给我滴眼药水。

  “滴答!”

  药水滴到了眼皮上。

  “滴答!”

  药水又滴到了手上。

  我的眼睛痒得要死,可是像是故意捉弄我,眼药水怎么都滴不到我的眼睛里。

  我开始着急,觉得眼睛痒得似乎要爆炸一般,我愤怒得几乎要狂吼出来。

  “滴答!”

  过于真实的触感让我猛然惊醒,与此同时,一颗硕大的水滴又打在脸上。

  外面下雨了,窗外传来清脆的雨声。屋内有数个地方漏雨,雨水噼里啪啦地打在地上,地上已经积了一层水,炕上的灰和雨滴混合成了泥。

  “怎么搞的?”大李也醒了,“这房子怎么待啊?”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雷鸣夹着闪电在屋外咆哮,屋顶像是被戳了无数个洞的破伞,漏的雨已经汇集成了直线。

  我叹口气:“算了,我们回车上睡吧。我去和村长说一声。”说完,我跳下炕,遮挡着头上漏下的雨滴,推开村长房间的门。

  半腐朽的门发出刺耳的声音,隐约看到屋内的炕上躺着一个人。

  “村长?村长?”

  我叫了几声,却没有回应,便悄悄走到他床前。这间屋子漏水的情况不比我们那间好,炕上的水已经往下流,可是床上的人却一动不动。

  这样也能睡着?我有些佩服地想。

  忽然,一道闪电划过天空,在瞬间的光亮下,我看到了躺在床上的村长。浑身除了脸之外,都被一团黑色的雾气笼罩着,他的眼睛是睁着的,白色的眼球在一片漆黑中分外突兀,无神地凝视着空中。

  闪电过后,屋内又回归了黑暗,紧接着一道炸雷在天上炸响。我看着炕的方向,脑中的轰鸣甚至比雷声还要大。

  走上前几步,我忍住心里的担心,胆战心惊地把手指放在他的鼻子下面——没有任何气息!

  他死了?!

  我惊得后退一步,撞到了旁边的箱子,猝不及防之下摔倒在地。

  “怎么了?”一道手电筒的光芒照到我的脸上。我的脸色一定非常难看,跟着赶来的大李也紧张起来。

  “村长……”我必须调整呼吸才能说出下面的话,“他死了……”

  “你们有事吗?”苍老的声音打断了我的话。我猛地转过头,炕上那个本来已经没有呼吸的老头慢慢坐起来,“这么晚了,你们到我房间里来干什么?”

  “那屋子漏雨。”大李不满地说,“我们打算去车上睡,过来和你说一声。”

  “哦,随便吧。”

  我死死地盯着村长,手电筒的光照在他的脸上,这张皱纹交错的脸看起来分外诡异。

  他身上那层黑色的雾气已经消失了,像是从来不曾出现过一样。

  村长转过头看我,在昏暗的手电光下,我觉得他脸上那些皱纹组成了一副诡异的笑容。他是在嘲笑我。

  我的心里有些发毛。难道他故意屏住呼吸吓唬我?可他身上那层黑色的雾又是什么?

  大李拖着满心惊疑的我走了出去。在我们要出门的时候,村长忽然说道:“你们的东西掉了。”

  我疑惑地朝地下看去,即使有电筒的光,坑坑洼洼的土地上依然看不清楚有什么东西。

  村长慢慢走到我们跟前,从墙角捡起一个东西递给我。那是一枚硬币,也许是在我刚刚摔倒的时候掉出来的。

  村长不再理会我们,我们走出门后,他就把门紧紧地关上了。

  回到车上后,大李和我对看一眼,同时说道:“村长在说谎!”

  看来报料人说的有一部分是真的,至少夜能视物这种能力,我们在村长身上看到了。另外我有一种感觉,这个奇怪的村子,奇怪的地方肯定不止这一处。

  眼(4)

  没有鸡鸣,没有狗吠,村庄在一片寂静中迎来了第二天的清晨。

  在陌生诡异的环境里很难入睡,我醒过来时发现外面的雨已经停了,掏出手机看时间,手机依然显示不在服务区,已经过6点了。

  按理说这个时间,农村里的人应该起来劳作了,可我们没有看到任何村民从家里出来。

  天色渐亮,我们没有那么害怕了,于是下车随便找了一户人家敲门:“请问有人吗?”

  没有回应,又敲了另外一扇门:“有没有人啊?”

  一连敲了几家,没有一户开门。

  大李摸摸头,往地上吐了一口口水说:“妈的,怎么像防贼一样防我们?不如……”说着做了一个手势,我明白他的意思是说偷拍。本来我并不喜欢这种方式,既然人家不愿意接受采访,偷拍是有违道德的。但现在好奇心占了上风,我点了点头。

  走过一条小巷,我见有堵围墙塌了一块,就对大李使了个眼色。他点点头,扛着摄像机就摸上了围墙头,我走开两步,给他放风。

  没过几分钟,大李从围墙上跳下来,神色慌张地说道:“里面有个人,他、他在吃饭!”

  我哭笑不得:“吃饭?那不是很正常吗?”

  “正常个屁!”大李骂道,“他不是在吃熟的东西,你知道吗?他是在吃生米!”

  我打了个寒战:“生米?”

  “对!我看得清清楚楚!他从米袋里拿出来的,一粒一粒的生米,直接就往嘴里塞。”

  一种奇怪的感觉涌上我的心头,我记得报料人说过,这个村子里的另一个特别的地方,就是所有人都类似长生不老,衰老的迹象在他们身上几乎没有。如果是普通的采访,听到这样的场景,我一定会认为这是他们长寿的秘诀之一,可现在我只觉得这个村子越来越邪门。

  大李脸上神情古怪,忍了半天,终于对我说道:“平子,我觉得这里实在是有点恐怖,要不咱们回去吧?”

  我正准备点头,忽然想到一件事,转头对大李说道:“我们总不能空手回去吧?既然那个报料人曾来过这里,并且知道这些信息,那么我们也一定有办法能从村民那里打探到些什么吧?”

  大李想了想,勉强点了点头表示同意,显然他也不愿意白跑一趟。

  可村民们完全拒绝与我们沟通,家家门户紧闭。我们一筹莫展,讨论了一下,决定先回到车上再作打算。

  车子旁边却意外地站着一个人。

  确切地说,是一个穿着红色短袄的小女孩。她看起来面黄肌瘦,非常瘦小,明显营养不良。但除此之外,一切正常。

  我缓缓地出了口气,终于在这村子里见到一个正常的人了。

  “叔叔,你是外地人吧?”小女孩饶有兴趣地看着我,没等我们发问,就开口了。这是来这个村子里以后,遇见的第一个对我表示友好的村民。小孩子身上总是更容易套出话来,我随口编了个理由:“我们迷路了,不小心来到这里。”

  “叔叔,这是什么啊?还有,外面好玩吗?”小女孩天真地笑了起来,“村子里的人都不喜欢外面的人。他们不让出村,可我想出去。”

  我摸了摸她的头,说道:“这是汽车,叔叔就是坐汽车来的。小姑娘,你为什么想去外面呢?”

  小女孩骄傲地撇着嘴说:“我哥哥说的,外面很好!”

  “你哥哥?他去过外面?”

  小女孩的表情忽然变得忧伤起来:“他不在了。”

  我好奇地问道:“不在了?”

  女孩点点头,像是要哭了出来:“他偷偷跑了出去,却没有带上我……叔叔,你见过我哥哥吗?”

  我心里一动,难道这女孩的哥哥,就是打电话给我报料的人?

  于是我安慰女孩道:“外面有好多好多的人,如果遇见你哥哥,我一定会告诉他,你在等他。”

  说着,我想掏些什么小玩意儿或者吃的给她,却尴尬地发现身上除了手机之外,就只有一包烟,一串钥匙,还有一瓶医生开的眼药水。

  看到眼药水,我顿时觉得眼睛有点酸,滴了两滴药水,我想着要向小女孩套话,于是眨巴着眼问道:“小姑娘,你几岁了?”

  小女孩好奇地看着我滴眼药水,目光一眨不眨地落在小小的塑料瓶上,我想了想,把瓶子给她:“告诉叔叔,这个就给你玩。”

  小女孩拿过那个瓶子,一脸开心,却不再理我,一溜烟儿地跑掉了,我又好气又好笑,又不好和小孩子较真,只能看着她消失在街角。

  大李倒是乐得哈哈直笑,说:“现在怎么办?要不要再去找村长试试?”

  我想到昨晚的情景,心里有些抵触,但事情不能一直这样没有进展。我点了点头,临走时,把车里的音乐打开,车门虚掩,大李奇怪地问道:“你这是干什么?”

  我嘿嘿笑了一声:“看来村子里的人从来没见过车子,让他们有点好奇心,说不定就会有人主动和我们攀谈。”我又晃了晃衣袋,继续说道,“放心,有钥匙,不会出问题的。”

  眼(5)

  “你们怎么又来了。”村长有气无力地说。不知道是不是我的心理作用,他的声音似乎比早上还要苍老。

  “我们是想采访……”

  村长冷笑一声,手扶在桌子上,看着我们,要站起来。

  突变就是在这时发生的。

  我看见村长那得了白内障的眼球出现了黑色,不是正常人那种眼白中有黑眼珠,而是一粒一粒,极其微小的黑点,像是散落在雪地里的芝麻一样!

  黑色的斑点密密麻麻,越来越多,片刻间充满了村长的眼球,直至整个眼眶,一瞬间他的眼睛已经完全变成了黑色。可是在下一刻,他的眼球突出,几乎要被挤出眼眶。与此同时,村长整个人的身体,都呈现出一种奇怪的状态,就像武侠小说里描写的那种缩骨功一般,整个人都正在膨胀起来!

  我怀疑这只是我的错觉,因为下一刻,那种膨胀感忽然消失,村长站立着的身体没有任何征兆地垮了下去,就像泄了气的人形气球,或者说是融化掉的冰棍一样倒在了地上。

  这情况来得太突然,我和大李没有一个人反应过来。

  这是一种很奇特的感觉,就像是有个人在你面前表演魔术,它实实在在地发生了,你却没法认为那是真的。

  “这、这是怎么回事?”大李的声音明显在发抖。

  我当然无法回答,硬着头皮上前摸了摸村长的脉搏,发现他已经毫无疑问地停止了心跳。

  但奇怪的是,他的手摸上去非常凉,而且皮肤紧绷,肌肉非常地硬。虽然我不懂医学,但也知道这种情况非常地不合理,这不可能出现在一个刚刚死掉的人身上。

  可是明明一分钟之前,眼前这个人都还在和我们说话。我感觉自己快要崩溃了,莫名其妙的采访,居然闹出人命,我身上的冷汗瞬间打湿了衣服。

  脑中快速转动着,这个封闭的山村看起来异常排外,如果让他们看到现在的状况,不知道会出现什么后果。

  我盯着村长的尸体,冷汗直冒。忽然,我发现有些不对劲:村长僵硬的尸体一直保持着那个姿势,但是眼球忽然转了一转,似乎向我眨了眨眼。

  我鸡皮疙瘩一下冒了起来,继续盯着村长的眼睛,问大李:“你刚刚有没有看到村长在眨眼?”

  大李惊慌地说:“平子,你不要吓我,死人怎么可能眨眼睛?”

  我壮起胆子,凑到村长脸前,看了半天,回想起村长的古怪举止,下了决心,从兜里掏出一把钥匙,猛然插向了村长的眼球!

  “杜平你干什么?疯了吗?”大李大叫着想要阻止我,但是在下一刻,他的喊声戛然而止。

  我猜得果然没错。

  钥匙上挂着村长的眼球,血淋淋的眼球后半部爬满了东西。不是头发,不是沙子,更不是肉眼看不清的灰尘。

  是虫!

  极小的,密密麻麻的,黑色的虫!不光是眼球里,它们还存在于村长那具没有生气的身体里。

  村长黑洞洞的眼眶里不停进出着细小的黑虫,不知道数量有多少,像是潮水一般,从眼骨爬进村长的体内,又从村长体内不断涌出来。

  血淋淋的眼球挂在钥匙上,那些蠕动的虫子看起来无比恐怖,我下意识地把钥匙扔在地上,退后几步,面对眼前匪夷所思的场景,干呕起来。

  或许这些虫占据了村长的身体,包括眼球、大脑,甚至每个器官,它们以一种寄生的方式和村长共存着,所以,村长早就死了。

  对,就是这样。

  昨天晚上我看到的,覆盖在村长身上的黑色雾气,就是这些虫!所以那时候村长才会没有呼吸。

  可如果他早就已经死了,为什么他到刚才依然在和我们说话?

  这时大李忽然大声尖叫了起来,喊叫中充满了震惊和恐怖。我马上就知道他为什么如此惊慌,因为那些虫子像喷泉一样从村长的身体里涌了出来,村长的身体迅速干瘪枯萎了下去。这一切不是电影,而是活生生地发生在我们面前!

  这不是最恐怖的。最让人震惊的,是这些虫子汇集在一起,犹如两道黑色的潮水流淌开来,而蔓延的方向正是我和大李。

  这一瞬间,我明白了村子的真相。

  眼(6)

  村长一定早就死了,这些虫占据了村长的身体,它们用一种奇特的方式与村长的尸体共存着。他的动作,和我们的对话,其实都是那些有智慧的虫子在控制着!

  所以村子里的人都很长寿,所以他们可以在黑夜里不用灯光也能看见东西。难怪村长想要隐瞒拒绝外人到来,因为这个村子的真相是如此的恐怖!

  更恐怖的是,这些虫子似乎看上了我和大李的身体,他们抛弃了村长,向我们涌来,瞬间就到了我们脚边。

  我忽然想起村长怕火的那一幕,迅速掏出打火机和包里的香烟,把烟盒撕开点燃,然后朝虫子扔了过去,果然,随着燃烧的纸张掉落在地面,虫子们马上如潮水般退去。我大喊一声:“快跑!”拉着大李就走。大李却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把摄像机扛在肩头上,一边倒退着一边开机器。我拍了他一巴掌:“娘的,到现在你还在拍什么?赶紧逃啊。”

  大李边退边说:“这段素材一定要拍下来,虫子的速度很慢,放心,追不上我们的。”

  我气得大喊:“这他妈整个村子肯定都是虫子,等一下其他虫子赶来,我们就逃不掉了。”

  大李一听这话脸色一变,终于放下摄像机和我一起冲出屋子。果然,刚一出屋子,就看到外面那些村民原本紧闭着的房门全都打开了,许多面色枯黄的村民从屋子里走出,安静而迅速地向这里移动。

  老人、女人、男人、小孩,穿着简单而破烂的衣服,头发脏乱,表情呆滞。

  村民们像是被一种无形的力量控制着,所有人都闷不作声,他们的动作一模一样,不,甚至连表情都一模一样!

  村民们像是要进行某种仪式一般,接二连三地走过来,我忽然想起一部电影,主角面对无数变成丧尸的小镇居民。现在,我们面临的情况也同样可怖。

  “快上车!”我大声叫道,飞快地朝汽车跑去。

  还好,汽车离我们并不远,那些村民的速度不是很快。我拉开车门,一屁股坐在驾驶室里,招呼大李上车,当他把副驾驶的门关上后,我松了一口气,整个身子似乎都软了下来。

  但下一刻,我身体又变得僵硬起来,整个人都呆住了。

  没有钥匙!我记起来了,钥匙扔在村长的尸体边。

  大李看见我僵在那里,显然也反应过来了。这时已经有不少人围了上来,离车最近的村民估计只有十来米远了。大李犹豫了一下,脸上露出了下定决心后的坚定神情,他把摄像机扔向后座,打开副驾驶的门跳了下去,我来不及阻止,他就反手重重地把门带上了。

  村民们一下被大李吸引了过去,我看着他快速地消失在村长的屋子里,心里怦怦直跳,为我的疏忽懊恼万分。

  那间屋子里不停地涌入村民,时间大概只过了几秒钟,但我感觉却有几个小时那么漫长。看着被挤得水泄不通的房门,我心里绝望起来,大李不可能从那么多人里挤出来了。

  我想闭上眼睛,但此刻的情景让我毫无办法,我紧张地注视着,忽然听到大李的一声大喝,我吓了一跳,心差点跳了出来,来不及猜测发生了什么,就看到村长那间屋子的窗户嘭地一下被撞开,接着大李的身影再次出现在我面前。

  我激动起来,摇下车窗,大声喊道:“快来!”声音沙哑得我自己都听不出来了。

  大李没有来得及说话,因为那间屋子已经被围了很多人,他虽然暂时从屋子里逃了出来,但显然还没脱离危险,屋外的人纷纷扑向了他。

  在村民的包围中,大李快速灵活地躲闪着,但随时有可能被扑倒,看上去惊险万分。他努力向车子这里跑动,可碍于前面挡满了人,虽然左挪右闪,却只靠近了车子几米远。照这样的趋势,我们中间这几十米的距离他是很难逾越了。

  就在这个时候,大李又发出一声大喝,再也不躲闪,而是全速跑动起来,接连撞翻了好几个人,直线往我这里冲来。我手心都已经出汗了,看着他越跑越近,但在离车子还有十来米的时候,终于气势一窒,被两个人拦腰抱住。

  我脑子一热,就打开车门跳下车想去接应他,大李大喊道:“快上车,不能都死在这里!”说完举起手,使劲一扬,钥匙划过一道弧线,准确地扔到我面前。我虽然浑身紧张得发抖,手却没有丝毫的抖动,只一下就把钥匙稳稳地接住,迅速坐回位置上,把钥匙塞进钥匙孔,迅速地点火发动。

  我已经想好了,开着车去撞开这些不知是死是活的家伙,也要把大李救回来,

  再抬头时,我却吃惊地发现,大李已经不在了,他刚刚所在的地方已经围了一大群村民。

  我脑子里“嗡”的一声,立刻推开车门准备下去救他,车门却好像被什么东西挡住了,一推之下没有推开。我从窗户探出头去,却是那个穿着红衣服的小姑娘。她弓着腰,努力地顶着车门,一脸急切地对我说:“叔叔,你快走吧,来不及了。”

  我刚想说什么,却见那群村民已经散开,而大李,我的好朋友,已经变得和那些村民一样,摇摇晃晃地朝我走来,我看着他的眼睛,发现已经变成一片白茫茫的。

  我下意识地对小女孩说:“你不是很想去外面玩吗?叔叔带你走吧。这个地方太可怕了。”话音刚落,忽然想到,这个小女孩一直生活在这里,应该也早就被虫子给侵占了,心里顿时有些后悔。转念一想,这个小女孩看起来和其他村民都不一样,也许没有问题呢?

  内心瞬间闪过复杂的思想斗争,小姑娘却没有察觉,依然死死地抵住我的车门,摇摇头道:“叔叔,你如果见到我哥哥,告诉他我很想他。而且你不用害怕,叔叔,你不会一个人的。”

  我最后看了一眼大李,忍住想要哭的感觉踩下了油门,在其他人围上来之前发动了车子。

  眼(7)

  回到城里,我第一时间报了案。对于那些匪夷所思的情节,我一个字也没有提,因为我知道,不亲身经历,是没有人会相信的。

  我只告诉他们,我们去做一个采访,但是狂躁的山民扣押了我的同事,我请求他们去救他。

  两天后,警察找到了我,并告诉我那片山区发生了大火,村里那些老朽的房屋全部在这场大火中化成灰烬,警方在那里发现了一百八十七具烧成黑炭的尸体,其中就包括大李。

  为了防止瘟疫,尸体被迅速埋掉了。

  作为唯一的生还者,我被各方所关注。

  “为什么你们要去那里?”

  “为什么你一个人都没有救?”

  “为什么这场大火,没有一个村民逃出来,究竟发生了什么?”

  对于警方的连番询问,我只是保持沉默。

  有谁能相信我经历过的事情?

  因为一切证据表明,我和后来的那场大火并没有关系,而我又什么都没有说,经过连续两天不停地盘问,他们最后还是悻悻地把我放出来了。

  从警局里出来,外面车来车往,我却一点都没有回到现实社会的幸福感。阳光有些刺眼,彻夜的审讯让我眼睛涨痛无比,我摸摸兜,却想起眼药水已经给了那个小姑娘了。这里离医院不远,正好顺路,我想。

  接待我的还是那个年轻的医生。他看见我进来,笑着问:“怎么,还是痒?是不是最近又在电脑前过久,用眼过度了?”

  “不知道,最近没怎么碰电脑。”我客套地笑了笑,“再给我开点眼药水吧,用了很多牌子,还是你这里配的最舒服。”

  “你已经不需要那个了。”年轻的医生忽然一展笑容。

  我有些错愕,不明白他的意思,问道:“可我感觉不时还会刺痛、酸涨啊。”

  医生摇摇头,问我:“你知道引起眼睛疼痛的原因主要是什么吗?”

  我下意识地回答:“眼里的杂物太多。”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忽然想到了村长死的时候那诡异的样子,觉得一阵恶心,对医生问道,“对了,医生,我想请教你一个问题。虫子有可能进到人的眼睛里吗?”

  “当然。”他坐下,*地点头解释,“很多虫的虫卵小到人眼看不到,可以通过各种途径进入人体。”

  “它们可以控制人类吗?”

  “很难说。”医生说,“也许刚进入人体的时候,它们只是没有思想的寄生物,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它们就可以进化成为有独立思想和性格的另一种新生物。”

  也许是看到我的脸色非常难看,他耸耸肩膀:“这只是生物学上的一种推测而已。很多科幻小说里也有过这样的描写。”

  我继续问道:“如果真的发生这样的情况,人类会不会逐渐被这种虫子给全部占领,然后控制?”

  医生显然对这个话题饶有兴致:“这可不一定。既然它们有了智慧,那么可能会有不同的选择。也许一部分虫子会觉得寄生在一个人的躯体里是很安全的,它们可能终生寄居在一个人的身体里。”

  我呼吸有些急促:“一部分?”

  医生笑了笑:“但是也许会有另外一部分虫子,会不停地选择更好的寄主。”他轻松地道,“假设它们是一个智慧的种族,那么任何种族中都有聪明的先行者和愚笨的落后者,笨家伙们会安于现状等待灭亡,只有走在时代前端的聪明人才会想着突破困境。你说,对不对?”

  我想起村长身体里爬出的那些虫子,汗毛又竖了起来,摇头道:“从一个人的身体迁徙到另外一个人身上?那太可怕了。应该也是不安全的吧?虫子总会害怕很多东西,比如火啊,杀虫剂什么的,这样总会被聪明的人发现的。”

  年轻的医生哈哈笑了起来:“那是最笨的办法。它们一定会学着用很多方法来增加同类的。”

  我的心跳剧烈加快,盯着他的眼睛,问道:“例如?”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第一章-----眼)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

(快捷键:←)上一章节 章节列表 (快捷键:→)下一章节
最近更新 仙逆纪元 东方天骄 极武破霄传 神魔大战之武侠传奇 伏藏 猎寇 妖娆魅天下 临安夜话 凤舞无极 黑蝶少女 重生之豪强救世主 剑侠无双 你的爱是我永远的伤 网游之猛龙翻江 神帝问道之传承 龙神百晓决 修罗之逆天 波澜问天 笑杀天下 湮灭史诗 总裁之小小宠妻不要命 明媚青春淡淡殇 只手遮天在火影 有狐相伴 水色无尘 我原来是大少 红楼梦醒变倾天 全系大魔法师 华娱大明星 网游之逆天狂战 蛟龙衍 剑似流星 当时年少不懂爱 魔兽战歌 烟光年代 九星灭世录 傲路 穿越之傻妞很招人 英雄联盟之王者争锋 大顺英雄传 独宠冷情王妃 玩儿闹 顾府疑梦 绝世战皇 斗笠哥传奇 噩梦起点 生死挣扎 疯鬼 少数民族那些事 一决雌雄 玄幻异界大战 仙仙要恋爱 五行仙尊 异世之灵动天下 傲气诛魔 火影之残雪樱落 五界诛神传 地球之外 浪漫夜曲 奇遇联盟之组织 龙行天下之帝国 篱吾嬴政之心 帝仙一世 木偶情缘 极品痞少 宝宝上学记 修罗帝临 幽冥王传说 黑毛犬和花花狗 我是能力者 小小的诺言,守不住小小的 血眼轮回 大荒帝途 天空延岸 布衣皇妃 天魂问世录 灵耀苍穹 神级武魂 现代西游之轮回 九绝武神 年少如花 唯吾至尊 我的八字很轻 诛仙之梦圆诛仙 长歌破 宇皇无双 修仙之化蝶 兽终幻想 武帝界主 乱易 破灭之境 仙凡世界 武源 异世之崛起杀神 妖孽们惹不起 傲江湖 傲天龙行 灰烬断章 九州奇侠 绝世霸神 爱上两个不同的你 巫王传奇 阴阳魔神录 贪财小魔女 少年纵横都市 起点遗命 重生之激情岁月 梦几章 仙游记前传 慢慢的爱上这个拽丫头 玉里烟 西游之逆佛 元素操纵师 三国梦殇 雪之妖媚 剪不断的青丝泪 医路狂龙 四叶之约 一浮生 逆倩
最新入库 网游之风凌纵横 血泪城 苍星传说 狂后 仙途记 龙之丘 拳皇异界外传OL 无赖之死神代言人 断天霸皇 短扎 祭炎 冷兵器进行时 爱情左转右拐 智邪 误惹邪魅殿下 不朽传说之吞噬之祖 三女求爱记 反穿王爷现代妃 铁魂 法灵决巅 永久未完 超级转校生 时光让我遇见你 罪红颜之惹火九小姐 斗战神皇 当星的泪光划过天际 桃花渡口话倾城 如果初恋不是单相思 许卿梅花妆点点 绝世战皇 EXO之霓裳 SAN侦探集 我主万宇 神诚机械 嫁卿就叔 大隋奇侠之八骏风云 原来不过如此 我家有个仙女 修心记 大世界之无限修仙 十一月是谁 噬骸仙尊 蛇王相公,生个蛋 现代灵异杂谈 末日感染 三界秩序 少主II涅槃 最强欲魂 这个杀手有点酷 结发千年 逆封之风雨阁 坑爹的穿越 魔羽动九州 潜龙逆天 极武破虚 啊P修真传 诺言未必值千金 灵魂摆渡篇 异世之冥域阎王 炎神语 少爷我是你的未婚妻 进击的巨人之鬼族 网游之坏蛋传说 几度爱情之我的爱 烽烟俱尽 邪王的陪葬王妃 穿越之凤主 炼器无双 地狱学堂 血魅幻想 会长大人的追妻赌约 抗日之无敌战队 天之目 从灵犀走到无关痛痒 谁主沉浮之未央乱 妖孽皇后痴情儿 那年12班 超能狂徒 亡者之奠 混世容王妃 生锈的战争齿轮 剑决天下 影子煞手 爷们儿,请大步前行 异界英雄联盟系统 天魔时代 冷少掠爱 悲惨少年奇幻之旅 绝恋三世 洪荒世界之穿越的灵魂 夜落羽纷飞 我的千年男友 折翼的纸天使 萌兽养成记 地产风云之蝶舞倾城 异界之暗黑剑神 我的捉鬼人生 火噬苍穹 一路相随一世倾心 浮世年华谁安好 踏神童话 当腹黑撞上甜心 李少传奇 龙王志 黑魔传说 超级异能狂想曲 浩宇之神的哭泣 江湖新规则 网游之纵情一生 阴阳神尊 我不想一个人 超次元美女 小男生进化大暖男 神灵机甲 有一种永恒叫知己 东方不败之醉生梦死 掌御九天 无上战仙 百层大厦 煮海焚天